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7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

 

=======================

7

鬼面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进了什么圈套。闭上眼仔细的探查了一下朱一龙,发现真的没有任何共感了。

 

双生鬼王,情感共通,失去这唯一的牵连,竟有了种一叶浮萍的感觉,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了,现在连个讨厌你的都没有了。

 

乖乖巧巧站在鬼面身后,为了防止一脚踩空掉下去,一人扯着鬼面一边衣角的居北二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开启脑波交流。

 

白宇:面面这个背影,让我想起了一个表情包……

朱一龙:弱小可怜又无助?

白宇:但是能吃。

 

两人没忍住笑出声:“哈哈哈哈哈”

鬼面回头:“笑什么笑!”

 

白宇:“面面啊,咱别走青海了,改道四川怎么样?”

鬼面:“干什么。”

白宇:“去吃个火锅呀!”

鬼面:……

白宇:“你吃过没?你哥他可喜欢了!”

朱一龙点了点头。

 

鬼面忍无可忍:“回!龙!城!!再废话我把你们扔下去!!”

 

二人出于巨大的求生欲窜过去死死抱住了鬼面的腰。

鬼面:“!!!!!!”

 

白宇小声BB:“小叔子真瘦……咱回去好好养养?”

朱一龙:“多吃几顿肯德基。”

白宇:“对对对对,可有不少镇魂女鬼表示增肥有奇效!”

 

鬼面觉得可能是今天从地里爬出来的姿势不太对。

 

 

 

 

天刚破晓,三人来到了光明路,朱一龙换回西装造型,鬼面有样学样的变了个一模一样的。

 

白宇咂咂舌头:“哪能变得一毛一样啊!就算是双胞胎都太奇怪了!来,我给你个照片,你照着变一个。”

 

朱一龙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见白宇掏出手机翻出了珍藏的几张毛猴:“来~面面你就……”

 

朱一龙:“你走开!”然后推走面面,“你不用理他,他今儿没吃药。”

 

白宇哭丧着脸:“给我一次看毛猴的机会吧~~我真的特别想看个真实版的!”

 

朱一龙拉着面面一脸嫌弃的远离白宇:“你走开你走开GOGOGO”

 

鬼面:…………这和 谐的画面是怎么回事??

 

白宇:“那要不这个,你扮成这样肯定没人觉得你们长得一样!连季节都对上了!”

 

朱一龙和鬼面伸脖子过去一看,是个穿着绿羽绒服的豆子:“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吗???!”

 

白宇哈哈笑着一脸灿烂的闪避朱一龙的泰拳攻击。

 

鬼面:………

 

最后朱一龙拿出几张罗浮生的照片给鬼面当参照物,又在头发后面扎了个小揪揪。二人围着鬼面转了几圈。

 

鬼面突然有点尴尬:“好,好看么?”

 

白宇一脸感慨到:“双倍快落!”

 

朱一龙:泰拳警告.jpg

 

 

 

三人打算赶在上白班的人到公司之前去赵云澜的办公室里坐会儿。刚到门口还没来及踏进去,就感觉一股阴风朝他们涌过来。

 

白宇迅速瞥了身边的朱一龙和鬼面一眼,心话你们谁又要变身了??

 

二人一脸无辜的摇摇头。

 

一串打更声突兀的想起,天都快亮了,这谁啊!

 

鬼面:“是阴差。”

 

居北一惊,心道这地府的消息也太快了吧!昨天斩魂使刚掉马,天还没亮呢,就派阴差来堵人了??

 

鬼面一闪身躲进了特调处:“我还不能露面。”

 

白宇起先还好奇这鬼王难道还怕阎王不成,后来一想,地府可是防贼似的防着鬼王的,生怕他哪天把封印折腾坏了。又揣着贼心贼胆的希望斩魂使和鬼王能互相牵制,自己好渔翁得利。要是看见这哥俩这么和平共处的怕是又得变着法的出别的幺蛾子。

 

所以,鬼面其实已经有点把赵云澜和沈巍当自己人了?

 

一抬头看到朱一龙也是惊讶里透着一点窃喜,就知道他们又默契的想到一块了。

 

白宇勾着朱一龙:“龙哥啊,我感觉咱们这回说不定不仅能打个HE出来,还能再打个完美结局出来。”

 

朱一龙笑笑:“先应付阴差吧。”

 

纸糊的阴差飘了过来,朝着二人恭敬的作了一揖。

 

 

这边刚躲进门里扒着门缝打算偷看的鬼面突然被人从背后轻轻拍了一下。吓了一跳扭头一看竟然是汪徵和桑赞。

 

汪徵:“沈老师?”

 

汪徵和桑赞不知道沈巍就是斩魂使证明昨天晚上参与战斗的要么是没跟他们提要么就是没回公司。鬼面有点小尴尬的对二人笑了一下:“那个,我不是……我是他弟弟……”

 

汪徵:“咦?沈老师有弟弟啊!”

桑赞看着汪徵眼里冒出的花痴之光,戒备的瞪了鬼面一眼。

 

鬼面:“恩……你们是下班了是吗?”

汪徵点头。

 

鬼面:“现在,先别出去……外面……有点状况……”

 

于是三个人一起扒着门缝偷偷往外看。

 

阴差恭恭敬敬道:“见过二位大人。”

 

白宇:“哟!这什么风把阴差大人吹来了?不巧,晚上加了个班,身上没带纸钱,改日烧给你们可好?”

 

阴差:“不敢不敢,大人平时对小的们多有关照,不敢贪得无厌。”

 

白宇笑笑没说话。

 

阴差对朱一龙又作了一揖:“大人,那处的封印裂口又大了……希望大人能去处理一下……”

 

啊,这不是那段把沈巍引走,然后诱惑赵云澜去西梅村的情节么!然后赵云澜就瞎了眼睛,获得物品猫铃铛一个。

 

带入了剧里瞎了眼的可怜的小澜孩,朱一龙皱眉,责怪的看了看鬼面,心话你没事儿折腾啥!鬼面突然一怂,错开了视线去看天花板。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我干什么要躲????

 

朱一龙:“哦,知道了,我找个时间去看一下。”

阴差:“大人,情况紧急……”

 

朱一龙演技上线,拿出沈巍的气势:“怎样?”

阴差吓得都快抖出残影了。

 

鬼面在屋里默默点头,这个才是正常的沈巍啊!之前那只沙雕一定是他看错了!

汪徵:“咦?沈老师也是有职位的人呀?赵处那种?”

 

鬼面:“额……对,差不多。”

汪徵直起身:“你们一会儿是要进来开会的是吧,我给你们泡壶茶再走吧。”

 

鬼面:“额……谢谢……”

汪徵笑颜如花的跑去烧水了,边走边在特调处的微信群里发了条:哇!沈老师有个孪生弟弟诶!明明长得一样,但总觉得比沈老师还要好看呢~~~

 

可惜昨天累成狗的成员们没有一个回复的。

 

桑赞也看了眼群,吃味儿的用家乡话表达了他的醋意。汪徵笑着在桑赞额头上亲了一下。

 

老吴拍了拍被刚才那一幕刺激出一身鸡皮疙瘩的鬼面,热情的笑着:“年轻鬼嘛~正常正常~沈老师的弟弟呀,你叫什么啊?”

 

鬼面被居北二人叫了一天的面面(尤其白宇),竟下意识的说道:“沈面……”

 

说完他就打算给老吴来个洗脑了。

 

于是等朱一龙白宇处理完阴差,进屋就看到面面汪徵桑赞老吴四个人就跟拍家有儿女的似的和 谐的坐在一桌,有吃有喝有话说的。

 

不过桑赞一嘴一个“小沈洁扒”“面洁扒”的喊着在作死的边缘翩翩起舞。

 

白宇过去无情的把三个闲杂人等轰走,临别赠言一句:“就不用谢我救命之恩了!”

 

 

 

朱一龙就跟看着考试挂科的学生似的看着鬼面:“面面啊,你说你瞎折腾什么?把脑子用在正经地方不好吗?”

 

鬼面嗤笑:“我瞎折腾?是啊,我就该老老实实的待在地底下!”

 

白宇用力的扒拉了一下鬼面的脑袋:“别总忘坏处想,你哥他是那个意思吗??”

 

鬼面:…………

 

朱一龙:“是啊,你说的也有道理,不折腾裂了你怎么出来呢……”

鬼面:“哼……你!”

 

朱一龙:“恩,裂缝的底线是多大?”

 

鬼面:“啊?”

 

朱一龙:“就是既能让你在人间溜达,又不至于毁了封印的程度是多大,你自己能控制吗?”

 

鬼面:……………………??

 

 

 

白宇:“对啊。你能控制吗?”

 

鬼面:“什么意思……你们不打算守着和神农的约定了吗?”

 

朱一龙:“所以才在探究底线啊,大封破的标准是什么,要是有点缝就算我早就该死好几次了。”

 

鬼面:…………

 

白宇笑道:“语言这种东西,只要能说出来的,都会有漏洞。况且当时还说好生生世世不能见我呢~这不已经破了一条了~”

 

白宇双手撑着桌子,直视鬼面:“还是你设的局呢。”

 

鬼面喉头一紧,落了一滴冷汗下来。

 

鬼面和沈巍共情共感,神农定的那条残酷的诺言没有一点神仙的气度——永世不能相见,如果忍不住,那就让昆仑君精血被吸干、魂飞魄散而亡。

 

 

沈巍的心绞出血浆般痛的彻骨,鬼面明确的感受到了,所以他乐于以此来折磨沈巍,感受着沈巍见到赵云澜时的那份震惊和慌乱,他会觉得通体舒畅,身心愉悦。

 

然而这个沈巍现在竟然在和他商量把他放出来???

 

 

一个空壳子有了灵魂以后就会没了脑子吗?


========================

to be continued

开始魔改

球小心心求小澜手~~

评论(55)

热度(1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