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又怂,又博爱,潇洒一点,快乐一点,我好喜欢强强啊!!

我实名感谢zly

hhhhhhhhhhhhhhh

我们脑洞有毒!

别打我~

连她一起打!→ @tiantianjiwoguanjiajiu 


看个乐呵就好~



我在干什么!

我竟然写了个程慕生X韩神的文来…………

玛德写的很流畅……

哇……写到忘了更文…………

………………
啊!
我对强强充满爱……
………………

一想到要sun韩神我就亢奋

…………
(其实写BY48哪个都亢奋)
…………

完了我觉得他们好配啊……

…………

朋友们……我再开个坑可以吗?大概五六张章就完了……

…………有车的那种……

学术型开车…………

怕单纯的孩子吃了闹肚子……

↓随手拼了个高糊的图↓


要是木有人拦着我我真的开啦

想插队开个面裴

控制不住惹!!!

一直没开车我都上火半个月了😂😂😂😂😂😂😱



不会写到正文里的大家放心!
面面还是个孩子呢!
😂😂😂😂😂😂

想开个新的写面裴哈哈哈……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22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

======================

22

白宇:“赵,赵云澜……面面他不solo难道你还希望他和裴裴发生点什么不成!”

 

朱一龙:“居然连面面都不放过。”

 

白宇:“你个颜控果然是只喜欢脸的!还想把两兄弟都收了不成!面面他还是个孩子啊!”

 

赵云澜撸起袖子:“今天不打死你们我就不姓赵……”

 

居北二人疯狂后退,朱一龙:“你本来就只喜欢沈巍的脸啊!”

 

白宇:“就是!你夸过沈巍别的么?除了大美人小美人还有别的吗?还嫌弃他不给你压,嫌弃他瞒着你!”

 

赵云澜突然就愣住了:“你们这是哪儿知道的细节!!!”

 

白宇:“你先甭管这个!怪不得沈巍不敢让你看到面面,原来是怕你见一个爱一个哦!”

 

赵云澜:“果然还是得打死你们……”

 

 

 

天上这三人正兀自追打,一道利刃般的黑气直破云霄,吓了三人一跳。低头一看,发现鬼面站在裴文德身边,一只手举过头顶,正前方的大地裂开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鸿沟,方才冲向裴文德的几只妖怪悉数不见。

 

大概是灰飞烟灭了。

 

鬼面重新蹲下,对震惊到失语的裴文德说:“虽然不想管,但你毕竟是我们的恩人,总不能让你死在我眼前。”

 

裴文德:“你,你们?”

 

对面的妖怪和整个缉妖小队一起恐惧的盯着鬼面。

 

鬼面对那群妖说到:“只有这个人不许动,剩下的我不管。”

 

裴文德:“你!!”

 

 

话虽如此,对面的妖也不再敢冲过来,互相给了个眼神,连忙撤走了。

 

裴文德捂着胸口慢慢坐起来,警觉地问鬼面:“你是什么!是人…还是妖!难不成……是魔?”

 

鬼面:“都不是。”

 

裴文德青筋暴露:“妖物!你耍我!?”说着挥出长刀劈向鬼面。

 

鬼面不闪不躲,刀刃砍到鬼面身上立刻崩断成两截,连衣服都未曾划破。

 

众人一起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可是,淬过妖血的宝刀啊……”

 

鬼面:“好低等的血……”

 

裴文德:“你……”

 

鬼面:“我不是妖那种低级的东西啊,我是鬼王。”

 

众人咽了口唾沫各自抚上了刀。然而鬼面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接着跟裴文德说:“不是黄泉路上那种鬼,我们脱胎于混沌,是三界生灵之外的鬼族。”

 

裴文德:“你刚才说我是恩人是什么意思!”

 

鬼面笑笑:“你是给了我们生命的人啊。你们人间有个类似的说法,就是父亲。”

 

裴文德一口血喷出来,远处的沈巍一个没站稳差点来个平地摔。

 

天上的白宇和朱一龙笑的一起滚到了地上:“天啊,我觉得面面说的好有道理啊!”

 

白宇:“确实~确实啊!!”

 

朱一龙:“面面不会被沈巍打死吧~~”

 

赵云澜:“玛德!劳资又不是踩蛋的公鸡!!溜达一圈回来就孵出一堆小鸡仔儿!!”

 

 

 

其余的人纷纷神情复杂的看着裴文德。

 

裴文德:“胡言乱语!”

 

年芳二十八的裴公子突然喜当爹正浑身上下散发着不适,背后的树林里突然跑出一个白衣女子。

 

白宇激动道:“女主出场了!白娘子出场了!”

 

朱一龙:“你说你,没事儿抢人家许仙的CP干什么。”

 

白宇:“那,那也不是我要抢的啊!是导演让抢的啊!再说,我也没抢啊,那剧情!剧情就!是吧……”

 

朱一龙:“昂……”

 

白宇:“不过裴裴在这里是镇魂令主了!不是法海了!所以肯定不会去抢女主的!龙哥你放心!”

 

朱一龙:“昂~”

 

白宇:“= =”

 

还受着重伤的裴文德这次没办法华丽救人了,眼见着阿仑甩出锁链捆缚住了白青青,白青青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朱一龙捂嘴忍着笑:“还好冲出来的是蛇妖不是面面哈哈哈哈。”

 

白宇挂着满脸黑线看着他亢奋的龙哥:“哥哥,珍爱生命,远离B站啊!”

 

赵云澜:“B站是啥?”

 

白宇:“一个你已经给沈巍生了一堆娃了的地方。”

 

赵云澜:“??????!!???”

 

 

下面一行人辛苦的打着那个形似毛猴的怪物,面面站在裴文德边上袖手旁观,看着自己胸前的血手印,心话沈巍为什么不阻止昆仑君喝妖血呢?就这么放任昆仑君霍霍这大好的容器?

 

一夜间经历了三场战斗的缉妖小队节节败退,危难之际大和尚灵佑登场,结出一个卍字金印困住了怪物。

 

白青青不敢贸然现出真身,却见那大和尚不是冲她而来,而是径直走向了鬼面。

 

灵佑:“人死后魂升于天,魄入于地,唯三尸游走,名之曰鬼。”

 

鬼面懒得看他:“你一个和尚研究道法干什么?”

 

灵佑:“殊途同归罢了,施主,不如回去你应该在的地方吧。”

 

鬼面眼中寒光乍现:“你算什么东西?”话音未落,黑气箭一般的射向灵佑和尚。灵佑忙掏出佛珠念咒,金字梵文做墙,挡住了鬼面的攻击。

 

鬼面满脸不屑的加大了力气,金墙顷刻崩裂。鬼面的手掌凌空虚握,灵佑浑身的关节立刻发出脆响,鲜血喷溅出来。

 

鬼面拧了下手腕:“我送你去西天见你们佛祖怎样?”

 

眼看鬼面就要握紧拳头,裴文德连忙喊道:“别杀他!!!”

 

鬼面停下手。

 

灵佑断断续续道:“施主,堪不破……”

 

鬼面对裴文德说到:“他再说一句话我就捏死他。”

 

裴文德立即招呼队员们过去堵上了灵佑的嘴:“老和尚!你少说几句吧!”

 

 

灵佑是个很识时务的和尚,老老实实闭上嘴开始打坐疗伤。

 

裴裴这一晚上透支太严重,半天脸色都不见好,虚弱的问鬼面:“我,我何时,施恩与你……”

 

鬼面:“我哥不让我说,不过我可以偷偷告诉你……”

 

鬼面在意识里突然遭受到了沈巍的重击,眼冒金星的抓住了头,接着沈巍的声音出现在了脑海里:

 

——他不能知道那么多!他不能想起来!!

 

——为什么?

 

——你以为能承受住昆仑君的容器有很多吗?

 

——那把昆仑君的灵魂拆一拆就好了,我相信你要是不插手的话,地府会这么做的。毕竟现在生灵越来越多,魂魄不够用。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要是想刺激我就冲我来!离他远一点!!

 

——我的兄弟啊,我真可怜你,他都想不起来你了,还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在这折磨自己有什么意义?

 

 

沈巍的声音突然消失,鬼面就当他终于开始考虑自己说的话了。

 

 

 

居北对视了一眼,心想沈巍不会是从这时开始思考要复活昆仑君的吧。不知道赵云澜有没有猜到,如果赵云澜真的也猜到了,会不会就相当于做了弊……

 

最后就无法肉身成圣了啊……

 

居北有些忐忑的看了眼赵云澜,心话是不是得阻止他知道点什么,不然沈巍谋划了千年的HE就要付之东流了啊!那岂不是也要跟剧版镇魂似的变成SE了啊!

 

白宇:“赵云澜啊,咱能快进不?你能不能看快点啊……”

 

赵云澜:“慢慢看呗!有什么我不能看的不成?”

 

白宇:“你有没有发现你特别任性。”

 

 

下面的裴文德见鬼面突然不说话,问道:“你要告诉我什么?”

 

鬼面狡黠的笑笑:“你试着自己想想?”

 

裴文德:……

 

阿昆:“老大……你,你还行么……”

 

裴文德:“没事儿,我休息一会儿就好。现在皇宫没人驻守,不立即赶回去,怕是会出事儿。”

 

话是这么说,裴文德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鬼面:“哇,你虚的厉害诶,要不要吃点啥补补?”

 

裴文德:“……”

 

鬼面抬头看像白青青:“我听说蛇胆不错……”

 

裴文德:“???”

 

白青青猛然抬头,惊惧的幻化出原型,挣脱束缚拼命逃走。

 

阿昆:“卧槽!果然长得太漂亮的都是妖怪啊!!”说完看了眼阿仑:“除了阿仑!”

 

鬼面弹出一缕黑气把蛇妖捆了回来,低头看着裴文德:“吃不?”

 

裴文德闭上眼冷静了一下:“都带回去!!”

 

鬼面歪歪头:“不吃?为啥?很补的,反正你身体里的妖血也是蛇妖的,补你简直对症下药。”

 

裴文德:!!!


赵云澜突然道:“沈巍不会一直偷偷给裴文德喂的就是蛇胆吧……”

白宇&朱一龙:……


 


裴文德艰难的爬上马,对鬼面道:“等我知道你是个什么!绝不会放过你!”

 

鬼面一脸问号:“我不是都说了我是鬼王吗?”

 

裴文德:……

 

 


一行人策马回宫,开源看了眼身后,并没有鬼面的身影,于是问道:“老大,您儿子呢?”

 

裴文德:“住嘴!!!”

 

 

 

众人来到宫门,穿透重重屏障,果然皇宫失守,皇帝寝宫门户大开,食精鬼王正吃得开心,被缉妖小队强行阻止了,灵佑和尚拼了老命替皇帝守住了一魄。

 

食精鬼王被压制住,口中赫赫出声:“吾乃食精鬼王!尔等宵小能奈我何!!”

 

 

众人立时不严肃的想起刚才那个鬼王,不谈气质肤白貌美,没查清楚是不是做过恶之前都得犹豫下要不要动手!都是鬼王,这差距这么大!眼前这个怎么看都是可以直接打死的那种啊!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白宇大声BB:“裴裴只恨妖,不过能接受别的物种也真的很意外了,所以其实裴裴还是看上了面面的脸吧!毕竟是昆仑君转世啊!昆仑君是个什么?是个可以对小孩子下嘴的没节操的颜控啊!”

 

赵云澜:“你们现在说我坏话都不打算背着我了吗!!”

 

朱一龙:“冷静下,其实搞不好裴裴只是舐犊之情……”

 

赵云澜:“你们有完没完!!!”

 

在被打死的边缘疯狂试探的居北二人在作死中获得了谜之快落,乐此不疲。赵云澜此刻疯狂计划着等出了树用镇魂鞭把这俩人捆起来拿三昧真火烧烧。

 

 

灵佑和缉妖小队本就身负重伤,疲于应付。食精鬼王怪笑几声挣脱束缚朝着几人扑过来。

 

赵云澜啧了一声:“要不反派都没脑子呢,大好的时机不去接着吃皇帝的魂魄,跑来打主角他们,这不等着一会儿被面面打出屎吗?”

 

白宇:“……你怎么也叫面面了???”

 

赵云澜:“…………”靠靠靠被这俩人影响了……

 

鬼面果然及时出现了,往裴文德身前一站,大片黑气涌出将食精鬼王撞了个支离破碎,仓惶逃窜。

 

鬼面在这天地间只认两个人,一个是他哥斩魂使沈巍,一个是有给命之恩的昆仑君。可惜这两个人都不认他就是了。

 

 

鬼面回头看向裴文德:“打死么?”

 

裴文德没来及说话,太子便带人进来了,一屋子人立刻噤声跪倒。鬼面自然知道跪拜是大礼,所以肯定不会拜这人间的小太子。

 

太子也只当这个白衣服的是缉妖司新收的怪人,皇帝被害也没理由先对礼节问题发难。这太子作威作福惯了,皇家威严加身便觉得旁人皆是蝼蚁了,没问几句就给了裴文德一巴掌。

 

鬼面眼神一暗,一抬手就把整个宫殿的屋顶掀翻了,房梁瓦片砸在地上愣砸出了地震的效果,太子惊恐的摔倒在地上。鬼面抬脚踩断了太子几根肋骨:“你是个什么东西!令主也是你能打的??”

 

太子伤到了肺,咳出了血,裴文德连忙制止住了鬼面。

 

鬼面目眦欲裂的盯着裴文德:“你知道你的灵魂多高贵吗?你知道有个人对你求而不得四千年吗?那个人为了仰视你宁愿把自己锁在黄泉之下,你就这么自轻自贱,让这么个东西打你?”

 

裴文德:“你说……什么……”

 

鬼面:“你再这样折辱他,我就提前送你入轮回!”

 

裴文德:…………

 

 

 

 

天上的居北两人甩出了好几排的省略号。

白宇:“我脑补了一个不太好的故事。”

朱一龙:“我也……”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道:

白宇:“原来面面喜欢的是沈巍!”

朱一龙:“原来面面喜欢的是昆仑君!”

 

 

白宇&朱一龙:!!!?????? 



大神木外面的鬼面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我感觉正有些不可描述的词汇加在我身上…………”

 

沈巍:…………



to be continued



=====================

观影时!靠!你敢打裴裴!!灭了你!!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21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

21


城里妖气弥漫,帝国的强弩之末,连都城都千疮百孔任由妖物随意进出。缉妖司本就人手不足,又受着天子和百姓的夹板气,费力不讨好,若没点信仰,还真就没人能坚持下去。

 

白宇:“裴裴的身份可不算差,正经官二代,宰相儿子诶!比赵云澜还根正苗红那种。”

 

赵云澜哼了一声。

 

白宇:“就是童年惨了些,人又固执,唉,怪可怜的。”

 

朱一龙一时嘴巴不受控制掐着嗓子来了一句:“你爱上了一只妖啊!!”说完自己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白宇:“龙哥!你坦白从宽!!你看了多少不该看的东西!!”

 

朱一龙笑的带着白宇一起抖。

 

白宇:“你偶尔也听听弹幕的话!乖乖叉自己出去好吗!”

 

 


这辑妖司的人都是一群刀口舔血的亡命徒,饮了妖血为了除妖,每次激战为了释放力量都要放不少血。

 

于是这辑妖司的后厨常备各种阿胶大枣补血……

 

白宇脑补了一下,沈巍装成个老嬷嬷给裴裴送十全大补汤的情景,笑的都快滚到地上了。

 

朱一龙放手看着白宇滚来滚去,掏出手机录了个视频:“这辈子的昆仑君说不定是最让沈巍操心的一任了,不过大庆呢?”

 

白宇:“大概还没出场,估计得等到裴裴对妖没有偏见了的时候,诶?龙哥你又偷拍我!”

 

朱一龙:乖巧.jpg

 

 

三人看着裴文德带着几个部下,策马出城,并真情实感的觉得裴文德挂在马身上的水袋里泡着人参枸杞。

 

那身段怪好看的,朱一龙偷偷咽了下口水。白宇心情十分微妙的盯着他龙哥好几秒。

 

朱一龙坦荡荡的对白宇笑笑:“你演的,真好看。”

 

白宇捂着脸:“龙哥!你怎么了龙哥!把那个撩一下就害羞的龙哥还给我~~~!”

 

朱一龙眨眨眼:“我害羞过吗?”

 

白宇认真的回忆了一下:emmmmm………确实……

 

 

 

 

 

赵云澜看了眼东面的天空:“三十三天外黑云起……这是鬼面要来了?”

 

白宇:“鬼面每次一出来都,这么大的动静吗?”

 

赵云澜:“毕竟涉及了大封。”

 

朱一龙:“emmm……我觉得他出来是找沈巍的吧……”

 

赵云澜:“啧,谁知道。”

 

 

 

不愧是演过面面的人,说对惹,鬼面出来还真是找沈巍的。


鬼面打小长得就慢,他哥已经可以出去陪昆仑君聊天了的时候,他还是一坨。

刚能出来溜达没多久就开始了神魔大战,乌泱泱打了个天昏地暗之后女娲化作后土盖住了大地,鬼面和其他鬼族就出不来了。

 

鬼族也分等级,沈巍早就不参与排名了,那在这极暗的大不敬之地里无论是觅食的还是惦着一较高下取而代之的就都盯上了鬼面。

 

一个没注意,手臂被生生扯了下去,黑暗中喷涌出去的血也不知是红是黑,鬼面伸手感受一下血的温度,下一刻就穿透了眼前的鬼族,微一用力就将眼前那坨生物炸成了一朵肮脏的烟花。

 

新的手臂在雾气中幻化出来。

 

那群高等的低等的鬼族和幽畜默默的远离他,无论是出于智商还是出于本能都不会再过去招惹他,只敢躲起来伺机而动。鬼王与生俱来的强大,同样都是脱胎于混沌得命于昆仑君魂火,但两个鬼王却是优胜劣汰之后站在顶端的人,剩下的鬼族无论数量有多少,都是垃圾。

 

根本毫无威胁。

 

大封坚持了四千年,期间若不是沈巍守着,早就破了。神农当初做此打算也是为了能有个势均力敌的人压制住鬼族,即便这个人本身也同样是深埋地下的戾气。

 

鬼面在意识里问了沈巍很多次,神农在利用你,你为什么要听他的呢?你放我出去,咱们为所欲为不好吗?即便你想得到昆仑君,又何必委曲求全?

 

沈巍一直都不曾回答过他。

 

直到大封的大限将至,鬼面新奇的踏出了第一步。

 

这乍一来到人间的鬼面除了撒丫子狂奔,第二件事儿就是去找沈巍。好不容易出来了,不去牢头跟前嘚瑟一下那哪是鬼面的风格!

 

正躲在裴家后厨偷偷给裴文德的晚餐里加料的沈巍猛然一惊。瞬移般出现在了长安城郊的树林里,两股浓郁的黑气相撞,沈巍的斩魂刀毫不留情的挥出去。


“滚回去!”

 

生平只见过一样武器的鬼面挥出巨斧格挡住:“我为何要听你的?你毫无理由的困了我四千年,怎么还一副错都在我的样子?”

 

沈巍:“你本不祥,我们都不祥,本就不该存在。”

 

鬼面:“你这种自卑我不懂,连天地万物都是混沌所化,你我天生天养,三皇五帝都不足以与你我相比,昆仑君到底何方神圣让你如此自惭形秽?”

 

沈巍满脸的愤怒与厌恶:“不许提他!”

 

鬼面笑了:“嫌我脏?不配开口提圣人的名字?你自己不是也说了,你我是一样的,你怎就提的?还把昆仑君的魂火带在身上,还把昆仑君的神筋塞在身体里?你这不是在污染他吗?”

 

沈巍暴怒:“闭嘴!!”

 

斩魂刀骤然变大,挥动间卷起刚猛的风,鬼面化作一团黑雾,但声音却没间断:“大封不行了,你困不住我了,不如好好想想我的提议吧,天地算什么?神农算什么?这三界除了昆仑君对你我有恩,其他人有何动不得的?”

 

沈巍一刀将鬼面那抽象的身影劈成两半。

 

鬼面的黑雾逐渐散去:“我倒要去看看这昆仑君是何方神圣。”

 

沈巍爆喝:“你敢!!!”

 

 

鬼面有何不敢?一刀戳进沈巍死穴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赵云澜看着恐惧又愤怒的沈巍,心口开始疼,这个人自虐了几千年,因为自己几句话就把本性压抑到了骨子里,摆着君子端方的脸。然而这个改变他的人却过了五千年才看到,或许之前也看到过吧,然后便遗忘了。

 

忘了,就更伤人了。

 



辑妖小队感受到了林间浓郁的阴邪之气,临时改了路线,进了林子却发现空无一物,无人,无妖,无魔。

 

随着裴文德的身影远去,沈巍出现在了刚才裴裴踏过的地方,蹲下身,抓起那一抔泥土。

 

看不到表情却能感受到浓郁的哀伤。

 

 

白宇对赵云澜道:“你家小巍真可怜,就这样你还要拼命去查真相吗?乖乖被骗得了,他又不会害你。”

 

赵云澜当然知道。

 

但是赵云澜要的是对等的感情,自己这颗只装了三十多年记忆的脑子配不上沈巍的深情。


感情要还,就还足五千年的份;恋爱要谈,就从亘古开始。

 

这特么才是神仙谈恋爱该有的水平!

 

 

 

白宇耸耸肩表示我们凡夫俗子谈恋爱不想扯上天地人神,不想扯上前世来生,不想扯上前任,不想没藏好蛛丝马迹就被全网通缉。

 

我们只想静静的虐狗。

 

如果可以,虐一辈子的狗,哈哈。

 

 


 

沈巍不敢靠近裴文德,但是鬼面是敢的,而发现沈巍只能咬着后槽牙生气却不能过来就嘚瑟的想原地蹦两圈。

 

辑妖小队经历一场恶战,收货妖头一颗,现在案甲休兵,倒在原地回血。

 

鬼面背着手溜达了过去。

 

大家迅速惊觉起来。

 

裴文德:“什么人!!!”

 

面面从夜幕里走出来,盯着裴文德瞧了会儿:“你便是这一任的令主啊。”

 

裴文德:“你,你说什么!”

 

梅:“裴,裴大哥,他……不是妖……看不出,是什么……”

 

鬼面打定了主意要刺激沈巍,同款的黑发披在身后,弯下腰对裴文德说:“我是沈巍啊。”

 

 

裴文德浑身一震,只觉得面前这张绝美的脸无比的眼熟,仿佛每一辈子都曾见过。

 

沈巍怒不可遏的化作滚滚黑雾卷住鬼面,声音直接砸进了鬼面的识海。

 

——我不许你碰他!!!

 

鬼面笑的疯狂又得意。

 

——我碰了又怎样?你打的过我?你舍得跟我同归于尽?舍得昆仑君失去你的庇护之后在轮回里把各种动物牲畜都当一遍?

 

 

沈巍痛的撕心裂肺,从沈巍去求神农把昆仑君送入轮回的那一刻开始,鬼面就很通晓怎样把沈巍的心拧出血了。

 

一声划破天际的哀嚎随着黑雾散去,也卷走了地上摊着的几个辑妖司队员的记忆。

 

“刚才,怎么回事儿……”

 

“好强的……煞气……”

 

裴文德看向鬼面:“你是什么人!你怎么在这里的?”

 

鬼面摊手:“我看你们都晕在这里就过来看看啊。”

 

梅冲裴文德摇摇头:“不是妖怪……”

 

没等梅的后半句话说完,刚才被杀的妖怪的同族就报仇来了,裴文德伸手在刀刃上用力一划,利器沾染上妖血发出诡异的光芒。

 

“一个不留!!”


裴文德一手把鬼面推开:“离远一点!!”

 

鬼面呆滞的看着自己雪白的前襟印上了一个黑红的血手印。

 

“靠!”劳资吃了你哦!!

 

 


几个体力告罄弹尽粮绝的凡人,靠着妖血和法阵堪堪和那群妖怪打了个平手。

 

一个妖怪头目朝裴文德伸出手:“把它的头给我,咱们今天各自收手!怎样!”

 

妖怪的头里有内丹,傻子才会交出去。

 

裴文德嗤笑道:“哼,妖之间果然没什么感情,原来是为了同族的内丹啊。”

 

那边的妖也不恼:“送给敌人不如便宜自己,何错之有?”

 

说罢又打了起来。

 

 

裴文德重伤倒地,鬼面愣在一边,伸手想把人扶起来,双手箍住裴文德的上臂之后又犹豫了。怎么扶起来啊??他一向都是抓着猎物的头直接拎起来的,然后从脖子开始啃。在不是为了吃的前提下把人扶起来,他没干过啊!

 

鬼面松开手,蹲在裴文德身边开始犯愁。要不然别管好了……

 

裴文德奄奄一息的看向鬼面:“不用管我,你快走……”

 

鬼面:“哎呀你怎么知道我不想管你了的~~”

 

裴文德:…………

 

 

赵云澜:“鬼面他母胎solo是有原因的!”

朱一龙:……

白宇:……





to be continued

=====================

半夜肝文~求小心心~小澜手~评论~

↓没啥意义的注解↓

虽然用不上但还是叨叨一下时间线,裴裴的霸霸裴休852年开始当了五年宰相,因为剧里已经称其裴相国了(相国作为官职早就没了所以这里应该是对宰相的称呼吧),所以裴裴出场的时间线大概就是852-859这五年内,距离2013年1160年左右。

四舍五入一千年前就还好啦~没问题了啦~~况且面面也只是说“千年前见过”~~锅是我的~~

那啥,如果时间真的完全对上才可怕呀哈哈哈!


于是电影里的皇帝和太子大概就是李忱和李漼吧。(但李漼并不是太子而是长子也木有母后,这些先不管了恩恩。)

↑↑↑↑↑

随手查的不很准确,对晚唐木有研究!在下是个沉迷盛世的俗人~

~沉迷魔改~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20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

======================

20

赵云澜看着眼前的白宇突然有了种看着待宰的小羔羊的感觉……虽然只看脸的话在他后面搂着他的那个更像个被宰的。

 

猛然想起他家巍巍也是个“外柔内刚”的狠角色,愁上心来,心话他要是有了昆仑君全部的力量是不是就能反攻了。

 

三个人就这么站在上帝视角看着周围风云变幻。

 

白宇:“这玩意能快进么……”

 

朱一龙:“说起来,这里要是大神木的记忆,为什么能看到开天辟地的画面?”

 

赵云澜:“……我哪知道。”

 

白宇:“不是说大神木是盘古种的吗?盘古能一边开天辟地一边顶天立地一边种树的?”

 

赵云澜:“你思考的角度有点奇葩啊朋友……”

 

朱一龙对赵云澜道:“你上次在神木里待了四个多小时?”

 

赵云澜回忆了一下:“差不多吧,你知道的可真细……”

 

朱一龙:“四个小时就全部放完了五千年的故事啊…………”

 

赵云澜:“……”

 

白宇:“这神木里的记忆,会不会沈巍早就动过手脚了啊……不然在这么一瞬间脑内了一个整套的故事也太流弊了!碾压全网的写手啊!”

 

赵云澜:“胡说什么呢!”

 

虽说这个时候的赵云澜已经猜到沈巍改了大神木的记忆,但他相信沈巍不会害他,他只是出于本能的对真相感兴趣。或许还想趁机拿捏一下他的好老婆,不要总是给他编故事,他的心很大的,什么剧情都能接受的。

 

朱一龙:“也有可能是整体架构没有动,只改了不能让你知道的部分。”

 

赵云澜:……

 

不能让我知道的部分?

 

 

 

现在,女娲正在搓手办,这就很bug了,女娲自己是蛇尾,她是怎么捏出女人来的??

 

如果此刻可以发弹幕,白宇一定会把这句话打上去。

 

三个现代人稳坐VIP席享受着地球上最好最逼真的特效,围观着小昆仑君乱跑,围观着神魔大战,感觉就差可乐和爆米花了。

 

朱一龙忍着笑:“一会儿小昆仑君就要长成突厥王子了~”

 

白宇一脸无语:“龙哥!咱能别这么破坏气氛么!那!那说不定是真水无香那样呢!是吧,反正都是我演的。”

 

朱一龙抑制不住的兴奋,白宇皱着眉翻了个白眼。画面终于转到了昆仑君驾龙撞山,这下三个人立刻就明白了,这个画面,依然是假的。

 

这个故事,是沈巍很早以前就预备好的。这样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转世的昆仑君,不止一次来过这里。

 

于是赵云澜就开始对沈巍几辈子都不想让昆仑君知道的事实更感兴趣了。

 

 

邓林里的昆仑君,威武霸气放荡不羁,从造型上看到真像个龙骑士。朱一龙没忍住嗤笑出声:“小心了,本突厥王子今天就要乱了你的心曲!”



白宇:“啊~龙哥你都是这山里最帅的猴了,咱能别互相伤害了么!”

 

河边一见钟情的小鬼王就这么栽倒了河里,从水里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昆仑君。

 

白宇立时就感慨了:“我算是知道什么叫清水出芙蓉了!”随即又一脸嫌弃的叨叨,“这小鬼王一定是没见过男人!要么审美就歪了!啊!我猜到沈巍为什么姓沈了!那就是审美的审啊!审美歪了的审啊!这个昆仑君是怎么乱了他心曲的!”

 

朱一龙一直搂着白宇就没撒过手,看着白宇在那深度自我嫌弃,还企图借着机会挣脱他,就收紧了手臂,下巴在白宇的肩膀上蹭了蹭,笑着说:“就是这么乱了心曲的啊。”

 

白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下一秒脸就烧起来了:“你这让我怎么接……”

 

朱一龙:哈哈~~

 

白宇躲着朱一龙的眼神开始认真夸:“我,我倒是觉得!这能惊鸿一瞥乱人心曲的昆仑君得龙哥那样才对!就公子景那个造型就行!完美!”

 

朱一龙:“你是说你的心曲看乱了是吗~”

 

白宇扶额:“天啊……龙哥……!”

 

朱一龙奶笑。


白宇小声BB:“小鬼王一见钟情就算了,这昆仑君对着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下去嘴的??”


朱一龙小声BB:“昆仑君下嘴的时候小鬼王已经长大点了好吧!”


白宇翻了个白眼。

 

赵云澜假装看不见旁边这俩,继续认真思考,想起沈巍一直怕鬼面接触自己,鬼面又直言一千年前杀了自己,再结合三生石里看到的景象。于是认定了这件事就是突破口。

 

大神木承载上下五千年,能看到绝对不止昆仑君的记忆,那么就要想个办法,直接过去千年前了。

 

赵云澜:“喂!你们两个穿越来的,等会儿再腻歪!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咱去看看一千年前那事儿的!”

 

白宇:“……不知道啊。”书里没有写啊!

 

赵云澜盯着朱一龙:“你呢?有办法么?”

 

朱一龙巍屈巴巴的眨了眨眼,白宇急忙道:“你你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就是昆仑君,你都不会我们能知道?”

 

赵云澜颇有些怒其不争的瞥了眼白宇:“你当他天真可爱是么!那么短的时间就能编出一套故事来诓我,还知道炼魂鼎在地府,说不定他再动动那大脑袋就能猜出来这快进定位的方法了。”

 

白宇寻思了一下,然后认真道:“可爱天真漂亮帅和聪明又不冲突,我龙哥就是这么完美!”说完给自己鼓了个掌。

 

赵云澜又想打人了。

 

朱一龙开心的抿着嘴笑:“小白说的对啊,你自己就是昆仑君,又待在自己的大神木里,应该最清楚操作流程了。不行你就试试意念控制什么的。”

 

赵云澜窝着火,决定提取下居北话里的有用信息,然后闭上眼睛开始思考,努力的连接上大神木的意识。

 

白宇小声对他龙哥说:“哥哥,要是这个世界的角色真的都是用的现实世界里的人设,那么……那个一千年前的昆仑君就真的有可能是裴裴了……”

 

朱一龙点点头:“虽然年代差了点,不过像鬼面那些个活了千年万千的人四舍五入个几百年凑个整数说也是挺正常的。说实话裴文德的各项设定都很像个镇魂令主啊……”

 

白宇对着那边闭着眼睛的赵云澜说道:“你试着想一下,长安,缉妖司,裴文德。”

 

赵云澜听到这几个字之后就像找到了遥控器,眼睛发亮,周遭的景色倍速快进,洪荒退去,文明萌芽,礼仪初现,金戈铁马掠过神州大地,铁蹄跑出了大唐的版图,三人站在云端鸟瞰大地,看着封禅的君主,看着拜天的百姓,仿佛自己真的是神。

 

 

 

古都长安。

 

 

白宇双手环胸,一脸壮志豪情:“看!龙哥,我老家真流弊!”

 

朱一龙:……

 

白宇开始摇摆:“西安人的城墙下是西安人的火车~~西安人不管到哪都不能不吃泡馍~~”

朱一龙:“你走开,我不会唱!”

白宇:“让我走开那你倒是放手鸭!”

 

朱一龙:“我不。”

 

 

 

赵云澜:…………



to be continued

=====================

三天没更,急速补上~~!

日常着急没写到_(:з」∠)_

大纲什么的就是看着着急用的吧……


祝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求小心心><


终于有姓名!!!!

要是视频就好了~~~~

投放频率特别低😭😭😭😭😭😭😭

能看到就好……

嗯嗯

【就像我遇到了你】

【突然觉得】

【人生变得好精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先炸为敬!!!


玄学发言!!啊啊啊啊!!


就那种!这个笑容!不是哪个角色的笑容!


是龙哥自己的笑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快看哭了!


先去淘宝点味全冷静下

介四一个脑洞!

不是有个居老师是重生来的梗嘛哈哈哈哈!

听到就忍不住开了脑洞!


然后和基友讨论出了一系列的沙雕剧情!

例如

《重生影帝之小白你往哪儿跑》

《重生之我才是法海——小白你往哪儿跑》

↑↑就很流量的名字了啊哈哈哈哈↑↑


狗血台词预警

“上一世,我得到了一切,却失去了你,这一世,我都要!”


艾玛……

真的有点想写了诶哈哈哈!



==================

祝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外卖不好吃,想日杨修贤

啊!如题!

这个艰巨的任务的任务就交给生哥了!!



满脑子废料要冒出来了!

(放下罪恶之笔)




在下开车都是学术流的_(:з」∠)_……

不好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