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蔺苏/重生/HE】《好》(三)

三、脱胎换骨

 

几日后,老阁主为梅长苏拔毒,蔺晨随侍左右。

 

梅长苏全身浸在冰冷的药液里,然后全身骨骼被一把精致的小锤一寸寸敲裂。碎骨曾是一种惨无人道的刑罚,将犯人绑在座椅之上,从脚趾开始一节节敲碎骨头却不弄破皮肤,绝大多数的人在敲到膝盖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碎掉的骨头混进血肉,两条小腿看不出丝毫原先的形状。

碎骨拔毒自不是将骨头敲成粉末,而是敲裂、用药剂淬出毒素同时保持骨骼的形状。药液的冰冷除了淬毒之外也有降低血液流速减少骨骼变形的作用。

老阁主把浸了药液的布巾覆在长苏脸上,举起了小锤。

 

蔺晨额角已经痛的麻木,每一下敲击蔺晨都会感同身受般感到钻心的痛,然而蔺晨知道,自己所感受到的必然不足长苏所受痛苦之万一。现在长苏的脸被盖上,蔺晨反而可以舒一口气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梅长苏就进入到了漫长的修养期。老阁主偶尔会用内力探查长苏的脉络。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在这神州大地上寻找各种稀缺的药材。于是老阁主把照顾病人和管理琅琊阁的任务基本上都扔给了蔺晨。

 

蔺晨毫无怨言的应下了。

 

长苏的屋子十分温暖,炭盆足足摆了七个。屋子正中间有个地炉,燃着无烟的木炭,炉火上有一口铜锅。蔺晨亲自配了些草药放在水里煮。药液的蒸汽可以增加屋子里的湿度,又可以杀菌,避免空气不洁惹的伤处恶化。

 

床头不远处,摆了几盆君子兰。蔺晨坐在长苏身前,微笑道:“据说你是将门之后,想来这花花草草的文人爱好是不通晓的吧~这花叫君子兰~啊,不过现在还没开花,只有些叶子。”

长苏此刻因为刚刚拔毒,连眼睛都被绷带缠上了,有没有开花自然是不知道的。但蔺晨却好像长苏能看见似的对着君子兰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接着道:“屋子里摆些君子兰,会让空气好一些。隔些日子我也会通通风的,到时候你可得捂严实了!”

蔺晨献宝似的坐到长苏身边,歪过身子说:“跟你说,这君子兰可是紧俏货~就算是金陵皇宫都不一定有呢!这个是一群外邦人跨海带来的!据说船只遭遇海难,船上的花种飘到了另一片土地上,当地的百姓将船上的东西都洗劫一空。一些花种散落在当地的土壤里,谁知那花种竟顽强的在异地破土而出。但因为很少开花,也长得不好看,直到很久以后才被一位旅行家发现,将其带回了中原。”

蔺晨喝了杯茶润润嗓子,“然后呢,我中原人才济济,马上就发现了它的药用价值!它的用法既不内服也不外敷,只需好好养着,摆着,便会对人有好处。功效似乎是让周遭的空气变好。”

 

梅长苏静静的躺在榻上,听着蔺晨口若悬河的讲着亦真亦假的传说,有些开心、有些怀念。

短短七天一闪而过,这天蔺晨拿来了药和纱布。是了,今天是长苏换药的日子。

梅长苏十分介意,如果可以他很希望像上辈子一样由老阁主来给他换药。骨肌再生是什么意思?才七天便摘下纱布会看到什么?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长苏现在几乎是无法动弹的,但隔着纱布传过来的恐惧和抗拒竟如此明显。蔺晨有些不解,见长苏企图挣扎只好加重语气道:“你不要乱动,虽说你现在是想动也动不了吧,你的肌肉骨骼现在都十分脆弱,要尽力放松!听到没!不要强行用力!”

蔺晨手指轻轻搭住长苏手腕,按在大陵穴和神门穴上,缓缓灌进内力。刺激这两处穴位本身就可以调节精神状态,辅之以蔺晨的内力,见效颇快。长苏渐渐稳定下来,蔺晨微笑着说道:“林殊啊,你前几日的心态看上去还是不错的,怎这一换药就紧张成这样?难不成是不信任我的技术?”

蔺晨一边说一边用内力梳理着长苏的经脉,方才长苏一阵激动,许多处脉络受损。血液行之不畅必然导致新生的肌肉骨骼不够完好。

人的经脉何其复杂繁多,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内力不断送出的蔺晨就有些疲累了。面上却还是温柔的笑脸:“我给你梳理一下经脉,能好的快一些。我说,林殊啊,你这么担心我拆你绷带,是不是担心自己长相啊?”

长苏自然是担心的,因为前世蔺晨似乎是很喜欢自己的长相。虽然他并不是倾世之姿,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清秀的人,蔺晨却总能调侃的好似倾国倾城一般。

蔺晨调笑道:“想不到小殊还有一颗女子般的爱美之心,想来曾是美人?”然后歪了脑袋不禁笑出声,“听说你是少帅~这万军阵前,站个花容月貌的年轻将军。啧啧,这场面,对面的军队一定不舍得打过来哈哈哈,无往不利!常胜将军啊!”

梅长苏心道等我能说话了,看我怎么找补回来……

蔺晨接着道:“不用担心,即便是在乎容颜的女子不够漂亮也有他们的长处,依然会有人喜欢。何况你是男子,又本就是个有头脑的智将,即便容颜有损,有个智慧儒雅的好气质也会吸引人。毕竟,对于长相,世人对男子的要求总没有对女子那样苛刻。”

梅长苏心道,我不是怕世人苛刻,我是怕你苛刻啊!如果你不介意我的容颜,那么谁介意都无所谓。

梅长苏任命般的放弃了挣扎,药是一定要换的。况且长苏也能听到蔺晨那有些不匀的喘息,想来是为了稳定他的情绪耗了不少内力。

 

绷带拆下、肌肉新生、自然面目可怖。蔺晨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反倒对长苏笑笑:“肌肉再生的很好,骨骼的变形也很微妙,将养下去,说不定会是个美男子呢哈哈。”

蔺晨轻咳一声,他总是隐隐的觉得长苏如此介意自己的容貌是因为自己。想说些安慰的话又张不开口,万一是自己自作多情呢?

 

一个月后,长苏的眼睛可以看东西了。蔺晨在绑绷带的时候就空出了眼睛的位置。长苏看着眼前这位“好久不见”的朋友,笑了笑。蔺晨看到笑容后立刻严厉的禁止了:“不许笑!会长皱纹的!等你康复的差不多了才可以笑知道吗?”

长苏收起笑容,直直的盯着蔺晨。喉咙用力想说点什么却只是呜呜几声。

蔺晨走到跟前,伸出手掌轻轻按住长苏的喉咙道:“不要强行用力,放松肌肉,试试用鼻音来发出声音。”

长苏恩了几声。蔺晨感受着指尖传来的震动笑着对梅长苏说:“声带没问题~等舌根的肌肉恢复好了就能说话啦~”

梅长苏记得自己上辈子足足半年才能勉强说话,所以他不着急。人生苦短,等他恢复的差不多了又要开始十多年的复仇路了,和蔺晨在一起的时间也就越发珍贵。

 

又过了几个月,老阁主宣布,长苏可以摘掉绷带了,接下来要适当的锻炼,适应自己这个崭新的身体。这辈子蔺晨没有去烧香祷告也没有放烟花。梅长苏心里有些可惜,没了不正经的蔺晨也就没了老阁主的那句要蔺晨照顾小殊一辈子了。梅长苏也不多做纠结,只悄悄叹了口气。老阁主把废旧的绷带团起来扔掉,突然抬头皱着眉盯着蔺晨。

蔺晨:“父亲??”

老阁主随后把蔺晨拉了出去低声道:“小殊命苦,糟了横祸,家人亲友枉死,他一人势单力孤,又是个要强的性子,咱能帮的就尽力帮。我和他爹是老朋友了,我希望你们也不要生疏。小殊看上去挺依赖你的,所以你小子给我尽心尽力的把人照顾好了,听到没?”

蔺晨低头,心道:很依赖我?父亲也是这么觉得的?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

老阁主敲了蔺晨的头一下:“听到没?干啥?以后你少给我往外跑!在家照顾好小殊听到没有?”

蔺晨撅撅嘴:“那十大美人榜怎么办?我不太相信您的眼光诶~”

老阁主气哼哼道:“你老子眼光比你好多了!看什么美人?看好家里的这个就行了!知道了吗?”

蔺晨往屋子里看了看,笑道:“行~行~我一定好好看着。”

 

 

 

 

==================== 

说道碎骨拔毒,lo主就忍不住会想到刮骨疗毒。最早知道三国这个典故的时候我不是感慨关二爷神勇而是惊叹华佗太TM厉害啦!刮骨头?大动脉怎么办?神经怎么办?感染怎么办?发炎怎么办……同时流那么多血又不输血,二爷这血量堪比少年漫画的不死男主啊!

因为lo主惯性纠结,所以强行写了一段拔毒的过程……十分纠结破伤风这种症状所以只好让长苏表皮不伤只砸骨头了- -……按理说,古时候是没有发炎这个词的,古时候炎症是很危险的!所以发烧也是很危险的~大面积受伤就更危险了!(所以小霍其实八成是死于炎症的吧??←跑题)

按说古代肯定也是有消炎的药物的,只不过比不上抗生素这类立竿见影。不然要金疮药还有卵用?只不过古代不叫消炎叫去肿去热止血balabala……抗生素这类紧俏的西药是民国年间才有的,所以大姐给共军送青霉素大哥头疼有阿司匹林吃……明家真TM有钱!!(跑题)

那啥,可不可以去倚天剧组拿点黑玉断续膏用用……(滚开)黑玉断续膏简直神药啊- -可连接骨头修复神经复活肌肉组织而且还是外敷的!

毕竟琅琊榜是架空,我这破同人文也不是啥严谨的小说。就强行加一些现代医疗知识啦~蔺少阁主威武!

顺便……君子兰的故事是我瞎掰的~(揍!

评论(20)

热度(231)

  1. 青柠长平光光光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