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醉生梦死,请保佑我自然醒。我现在快乐的好真实…

收获快落😁😁😁😁

朱孔雀那张是这个人P的☞@tiantianjiwoguanjiajiu

#朱一龙抢齐衡的妲己人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要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哥你真棒😂😂😂😂😂😂😂


【我又双叒加了几张】

啊啊啊啊啊啊啊!在线索命啊啊啊啊!

做了几个大动图~逐帧做的~来啊一起舔啊啊啊啊!!!


最后两张是600宽的~小点~因为长~


好想拱白菜啊55555


【粗鄙脑洞】↓↓

白菜:集齐一万个想day我的人脑中的废料~我的情蛊就炼成了!

居A龙:????你干什么……

白菜:给你下蛊啊~~

居A龙:我还用吗?


搂过去。


“你就是我的蛊啊”



=======================

【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突然脑坑~

【偷偷摸鱼】


必须红蓝!还好大哥是七彩的~~(叉)

【居北】沙雕ABO—《就别装B了》10

沙雕ABO

谈恋爱罢辽\清水无车\不要搞我

前文戳→【1】【2】【3】【4】【5】【6】【7】【8】【9】

========

10,你要是不装B说不定早就火了。



当白宇洗了第三遍澡出来,朱一龙终于没有虎视眈眈的守在门口拖着他春风N度了。Alpha的精力真踏马可怕……白宇扭头看了一眼浴室,想起方才他们俩在这花洒底下那通硬度和弹性的PK就开始腰疼,难道无论什么性别对水都有偏执吗?

 

不过……确实爽……

 

白宇摸了摸湿滑的墙壁,心道,就是这墙壁太滑了!没个着力点……水再这么一冲就更没个抓的地方了,几个来回俩人就只能趴在地上了。又凉、又不干净、还容易受伤。等以后他们装新家的时候绝对要在浴室里装几排扶手!恩!

 

轻微的门声想起,白宇探头出去看了看,果然是朱一龙拿着饭进来了。恩,看他龙哥那红的堪比小龙虾的脸就知道又被同志们围观了。

 

白宇已经穿好背心衬衣了,只是下面还是条平角裤,被上衣遮住些、若隐若现的。两条修长的腿就这么大刺刺的在朱一龙眼前迈来迈去、膝盖还挂着些擦伤。

 

朱一龙目不转睛的盯着,不知道是心疼弄伤了白宇,还是想把人拖到柔软的床上再来一遍。

 

白宇吃着东西,鼓着嘴说到:“哥哥,你先养精蓄锐吧还是!”

 

朱一龙坐到白宇旁边:“蓄了一年的量了,够我放纵几天的。”

 

白宇:“噗!咱这一年少做了吗?啊……虽然是没有拍戏那会儿做的密集,但每次都保质保量啊!”

 

朱一龙凑过来:“我还想……”

 

白宇推开:“不,你不想!一辈子那么长呢!省点用~~”

 

朱一龙微笑着:“恩,一辈子……”

 

白宇:“对嘛~我相信我龙哥儿不想当个未老先衰之人,有个未古已枯之根的~~”

 

朱一龙:“…………”

 

白宇愉快的破坏了一波气氛,看着这个趴在自己肩膀上,幸福的冒泡泡甜的流糖水儿的龙哥,还是没忍住问出了那句疑惑:“龙哥啊……”

 

朱一龙:“恩?”

 

白宇纠结的眼神乱飞:“你……真那么开心…啊……,真是,因为……那什么,真是因为我答应你的告白了?唉……就,挺…难以置信的……”

 

朱一龙灿烂的笑着:“恩,等你答应我求婚,我得更开心。”

 

白宇也笑了,还笑得挺含蓄。摸摸鼻子,真的是,只要和他龙哥凑一块,总能觉得之前自己考虑的那些困难啊、问题啊都不是那么难解决的事儿了……

 

只要这个人在身边,就没有坏结局。

 

白宇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舒爽的叹了口气:“龙哥啊,你懂我的,我之前想的那些有的没的,现在再看简直傻的可以!我为什么去年不直接坦白了呢?”

 

朱一龙:“恩,你要是去年就坦白了,朱一打都满月了。”

 

白宇:“咳咳咳!!龙哥!少去B站啊!!”

 

他龙哥乖巧的盯着白宇:“恩?”

 

白宇扶额,他龙哥装傻卖萌玩儿的太溜了!皮完了就假怂,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你,你能怎么办??宠着呗!

 

去年的自己想着事业为重,装成个Beta,把大好的真爱当泡友处理,还好他龙哥没变心、还纵容他这番犹犹豫豫。白宇摸了摸后颈的腺体,现在,他也照样没打算放弃事业,相夫教子去。什么时代了,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就换家饭店呗!还怕车到山前没有路吗?

 

白宇轻轻的抱住了朱一龙:“对不起啊,龙哥,让你等了我一年多……”

 

朱一龙搂回去:“等得起的……”

 

白宇:“其实,我还是没get到自己哪儿好啊!龙哥!你给我解解惑吧~~~~”

 

朱一龙:“好吧,你就是想听我夸你呗。”

 

白宇嘻嘻笑着:“心有灵犀~”

 

朱一龙抱着白宇的肩膀蹭了蹭:“我该从哪儿夸起呢?首先就是特别想抱着你吧,你有种特别强的吸引力,抱住了就不想松手……”

 

白宇:“大概我上辈子是个抱枕吧……”

 

朱一龙笑道:“一害羞就岔话题,张牙舞爪的,特别可爱……”

 

白宇:“哼……龙哥!认清现实哦!我可比你高大威猛!”

 

朱一龙捏了下白宇的腰,白宇哎哟一声:“我错了我错了,还是您龙精虎猛!弟弟我都是假把式!”

 

朱一龙揽着白宇慢慢的转圈:“笑起来可爱,声音也好听,腰线特别好看,腿也……”朱一龙说到哪儿,手就摸到哪儿,白宇就跟过了电似的一下连着一下的哆嗦:“哥、哥哥啊……咱能夸点正常的么!”

 

蹭到床边朱一龙搂着白宇一起倒了下去,虽然已经开窗通风过了,屋子里的味道淡了不少,但被褥上可是留着满满的作案证据的!被单上的味道窜进白宇鼻腔,脑子瞬间开始自动回放昨夜景象。朱一龙手撑在白宇耳旁,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白宇。

 

“还有嘴唇,特别好亲……”

 

朱一龙低下头开始品尝,白宇全面妥协的上交了自己的唇舌。感觉到手顺着衣摆摸了进来,白宇一个激灵,抬手搂住了朱一龙的脖子,大开门户的邀请朱一龙进来尽情探索。

 

白宇舔舔嘴唇:“就这些吗?别的……不夸夸?”

 

朱一龙眼神烫的厉害,人也烫的厉害,尤其身下这个人十分作死的抬着膝盖乱蹭乱顶,让朱一龙忍不住开始怀疑是不是Alpha也有发/情/期了……

 

 

 

在酒店大厅里候着的助理和经纪人对视一眼,心道要不要打个电话提醒下自家老板,下午要去见导演呢…………

 

 

…………

 

 

等到导演见到了容光焕发的朱一龙,CP脑猛的一转:“哈哈哈!一龙啊!我看你已经搞定了嘛~~~还要演吗?”

 

朱一龙认真道:“演的!一定要演的!辛苦您了……”

 

导演笑的一脸疼爱:“行~我也是挺乐意锦上添花的!但是你要没那水平演不出来,合作就停,谈恋爱可不等于有特权啊。”

 

朱一龙:“恩!”

 

 

…………

 

朱一龙的工作行程依然密密麻麻的,白宇问了下助理发现这一个礼拜他龙哥光广告就拍了两支了!

 

切,还不是沉迷工作嘛!说好的追他呢?玫瑰呢?香槟呢?戒指呢?

 

白宇哼唧唧的叉着腰,趁着朱一龙不在没人能管他买了个美式咖啡喝的不亦乐乎。怀春少女似的吐槽了一波他男朋友除了睡他几遍就没有别的示爱方式了。

 

说起来,他龙哥甜言蜜语的水平也很不过关啊!真是个假A哦!经验这么稀薄才会被他白宇这个小糙汉撩到手啊!你说你可惜不可惜!

 

白宇嘚瑟着又喝了一口:不过,我倒是很值了~啊哈~

 

 

助理蹭过来小声道:“嫂子,你少喝点咖啡吧,龙哥吩咐过我们的……”

 

白宇抬眼:“??不喝咖啡喝啥?诶不是……你叫我啥??”

 

助理:“宇哥。你要不喝水吧!龙哥刚代言了个保温杯我们这有好多样品,给您泡杯枸杞?”

 

白宇:“你咋不给我泡大枣呢???”

 

助理:“好的嫂子!”

 

白宇:“喂!你别真去泡大枣啊喂!!还有你刚才叫我啥??”

 

助理挂着哲学的微笑迅速飘走。

 

 

白宇切了一声开始刷手机,一遍遍循环那首《小半》。回想起拍戏时的点点滴滴,真想穿越回一年前,告诉他龙哥你不是单箭头啊……

 

啊,好想带他龙哥去旅行啊!逃离喧嚣去个安安静静的地方,在海边牵着手溜达。然后要说足一年份的情话!

 

…………

俩人跟搞地下情似的过了一个星期,没办法,谁让白宇的公司还以为他人在西安呢。世界太现实,想浪漫可真难啊!

 

他龙哥搂着他的宝贝白宇跟他说过,要不要加入他的工作室,改个名字叫白龙工作室,来个彻底的夫妻开店。白宇翻了个大白眼表示万一哪天你个大居蹄子有了新欢不要他这糟糠小白菜了,自己连个婚前财产都没有还不得净身出户。

 

然后被他龙哥“教训”了一顿。打屁股那种。

 

白宇陪着朱一龙长沙上海杭州无锡来回转了好几圈,终于回到了北京。俩人奔至白宇的小窝,没羞没臊的又深入交流了几次。

 

朱一龙餍足地从白宇的肩胛骨吻到腰窝,只觉尺颊生香意犹未尽。流连许久后贴上白宇的耳朵:“咱们去买个房吧。”

 

白宇意识还在飘着呢,迷迷糊糊接了一句:“好啊,那浴室我来装修……我要个……扶手……”

 

白宇说完就睡了过去,朱一龙大大的脑袋上挂着小小的问号,什么扶手??

 

 

 

等装修的那天朱一龙看到白宇冲装修师傅比比划划都没闹明白这是干什么用的。等师傅装好了走人了,白宇俏皮的笑了笑,把朱一龙拉了过来。

 

“你看~这个高度就很合适了!当时在酒店我就想给咱家的浴室弄一个了!”

 

朱一龙幸福指数又升上去了一大块,“咱家”什么的,真好听~~~

 

“昂~~你那个时候就想到有个新家啦?我都没敢跟你提呢~”

 

白宇咳了几声:“额……嗯……那什么……你别跑题!”

 

朱一龙笑道:“行,不跑,你接着说~”

 

白宇背贴着墙壁,手抓着扶手:“哥哥你过来!再靠我近点……”

 

朱一龙福灵心至的靠过去把白宇抱了起来,白宇手撑在扶手上,两条大长腿夹紧了朱一龙的腰,还作死的磨了磨:“哥哥你看~是不是省力不少?”

 

朱一龙笑的又幸福又无奈的,觉得怀里这个人也是又撩又可爱,偶尔切换到小妖精模式,能让他直接就缴械投降了,甚至突然想感谢那些扒料的人,让他只等了一年多就能把人光明正大的圈怀里。

 

啊……离光明正大还差点……

 

白宇撩完就跑的蹦了下来,索性朱一龙也没打算在这尚未完工的浴室里糟践他们那身干净的衣服。来日方长,不急,不急~

 

 

白宇这边手机一震,一看又是公司的信息。行踪前些天暴露了,其实也好,人在北京直接去公司面谈也方便,毕竟可不能让他龙哥一头努力啊。

 

既然公司那么想续他,那续了也无妨,只是必须得要走些决定权。不然太受制于人了,到手的单子跑了就算了,连想跟他龙哥秀个恩爱同个框也得被管制就太没意思了。

 

路,不是越难走越有意义。

 

看似退了一步,换来个海阔天空也是不错的啊。

 

 

白宇:“钢铁锅~~含眼泪喊修瓢锅!!!”

 

朱一龙:“????”

 

白宇:“哈哈哈哈哈哈~~~~”

 

 

 

…………

…………

 

 

有些话不必明说,看到白宇接了商业活动去给兰蔻站台其实就明白了。他的小白好像更成熟了,而他自己却显得更幼稚了。其实这些改变都是好的,都是为了他们成就更好的自己而改变的。

 

他们互为契机、互相成就。

 

俗也要说,就是天作之合。

 

 

 

一大堆事件之后首次曝光的白宇,迎来了久违的长枪短炮,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

 

白宇,那么好看的?

 

连化妆师给白宇上妆前都揉了揉眼。这是滋润的太好了??化妆师这么想的也就这么说出来了。

 

白宇:“滚滚滚滚滚滚~”

 

化妆师:“我给你搞个死丑的造型你信不~~”

 

白宇:“别别别别别……”

 

化妆师心道,看来只是壳子变好看了内里还是那个沙雕呀~~

 

白宇隐隐觉得有人在说自己坏话。

 

 

这些嗅觉灵敏的记者们就更别提了,那眼就跟开了光似的。还没问出什么来就已经在脑子里写起小黄文了。

 

远处的粉丝们举着灯牌,白宇看了忍不住有些感慨,也有些感动。白宇冲他们挥挥手,换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

 

只是在“白宇哥哥”的呼声里怎么好像夹杂着几句“爸爸爱你!”“嫂子!!”“小老弟!!”这些奇怪的词汇???

 

白宇:????.jpg

 

记者们的录音笔、话筒、手机纷纷戳过来:

“请问您接受朱一龙的表白了吗?”

“你们在交往吗?”

“之前有传言你要和公司解约是真的吗?”

“你对之前网上的传言有什么要跟大家解释的吗?”

“当Omega爽还是当Beta爽?”

 

 

白宇:???????

 

白宇还没想好先回答谁,一个亲切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原来是旁边的屏上在放他龙哥的新广告。

 

人群也突然默契的安静了下去。

 

 

“小白,有你真好。”

 

 

这个AI精灵叫小白,大家知道的。只是从朱一龙嘴里念出来,怕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喊得是谁了。

 

人群默默的把视线挪到白宇脸上,只见白宇扭着头看着那个广告,甚至忘了管理表情。

 

视频里那人、那神情、那语气都太熟悉了。

 

 

大概是因为白宇气色太好,化妆师没有打很厚的粉底。这下子“红宇”就暴露在大家面前了。

 

白宇眼睛亮闪闪的,低下头蹭了蹭鼻子,脸红到了脖子耳朵。他轻微踮了踮脚,试图掩饰自己的羞赧,眼神扫了遍众人就无措的开始望天,最后只好咬着嘴唇朝着镜头笑笑。这个写满了“求放过”的微笑,让不少人倒吸了扣凉气。

 

 

白宇……那么…撩人的?

 

这人之前装成Beta是有什么毛病?乖乖当个Omega营业的时候扔点信息素出来还不得撂倒一片啊!!!!

 

不装B说不定早就火了!!






待续

===================

【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我我我…我努力一月份把俩坑都填平了!

_(:з」∠)_

求一波小心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还挺好听的~~

😄😄😄😄😄😄😄😄🙄

我准备好笑了~~~~



【9102年沙雕开头吧~~】


撞得漂亮!!!!!

地星撞海星了

不管

同框了🙄🙄🙄🙄🙄🙄










三大本命撞车厉害了…

扣酱生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菜:这个广告我要看一年!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1号

白菜:哥哥我错了😢😢😢😢

【居北】沙雕ABO—《就别装B了》9

沙雕ABO

 

谈恋爱罢辽\清水无车\不要搞我

前文戳→【1】【2】【3】【4】【5】【6】【7】【8】

========

9,该怎样的隆重,才能配的上你?

 


一路上,白宇这心情就千奇百妙的,越想越觉得自己是捡到宝了。

 

还是个大宝贝儿那种。

 

掐指一算两人也快俩月没那啥啥了,有点小期待啊怎么破!毕竟白羊嘛~那什么~大家都懂的!总之都是星座的错!白宇来回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歪着身子往朱一龙身上靠,蹭来蹭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寻思起这一年是怎么过的。

 

寻思来寻思去,就觉得朱一龙对自己可真是有求必应啊。白宇嘚瑟的鼓着嘴笑了笑,抓起朱一龙的胳膊搭在了自己脖子上。想起刚看的几条毒唯的留言,什么“白宇心机,给我哥立社恐人设,拜托我哥一点都不高冷谢谢。”“总给别人营造一种我哥离不开他的错觉!最贱Omega没有之一!”

 

白宇撇撇嘴,心话这不是给自己找虐么~~有条回复就怼的漂亮。

 

“你们这什么新奇的喂糖姿势?你哥一见到白宇就变慢热变社恐那不就更证明了你哥宠白宇么!”

 

车里虽暗,都能get到白宇开心嘚瑟的快发光了。朱一龙把贴着自己脖子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推出去了点。

 

白宇:“推我干什么~~~”

 

朱一龙:“…………你…收敛点……我可不保证我忍得住……”

 

白宇眨巴眨巴眼:“我不介意鸭~”

 

朱一龙倒吸一口凉气,盯着白宇的眼睛里几乎窜出火苗,Alpha的信息素炸出来压的白宇几乎窒息了一瞬。朱一龙把人压在座位上对着刚才被白宇自己咬红的嘴唇狠狠的啃了几口,喘着粗气克制住了往衣服里伸的手。

“我会真的忍不住的……”

 

白宇还浸在那好闻的Alpha信息素里回不过神来,传说中的高适配度?白宇咬了咬手指,目光有些许涣散的看着车顶,心道,这也太过相配了~

 

朱一龙在那整理领口深呼吸,又拿了瓶矿泉水出来喝了几口。白宇盯了一会儿,笑道:“噗~哥哥你不按剧本儿来啊,这时候你得说’你这是在玩儿火’!然后配上那种霸总专属的邪魅狂狷的眼神儿~~~”

 

朱一龙仔仔细细的把白宇端详了一遍,看的白宇心里都有点毛了,虽说在车里那啥啥吧,还是挺期待的,但是人家司机师傅还在啊!那什么,脸还是要的……

 

“多久没吃Beta激素了?”朱一龙摸了摸白宇的下巴问道。

 

白宇缩了缩脖子:“自打被曝光了就没再吃了,没意义了呀。”

 

朱一龙的手指蹭上了白宇唇上的胡子,又顺势揉了揉唇角,白宇有些羞赧微微躲了躲,朱一龙直接捧住了白宇的脸颊,凑过去仔细的嗅了嗅。

 

感受着他龙哥那挺翘的鼻尖在自己脸颊上蹭来蹭去又顺着脖子滑到了锁骨那里,白宇简直觉得这比法式深吻还社情。于是就把自己羞成了一个大姑娘,在那儿缩着脖子努力平息着自己这越来越激昂的心跳,一边吐槽自己这薄厚飘忽不定的脸皮,耍起流氓来可以没羞没臊,被激活了少女心还能纯情的冒泡泡……

 

玛德,自己搞不好还真有点妖后潜质!!

 

朱一龙闻够了,十分感叹的呼了口气:“真香……”

 

白宇诶了一声,愣了3秒开始狂笑:“龙哥你干什么你!王境泽撤回警告啊喂!哈哈哈哈”

 

朱一龙:“……”

 

白宇笑的整个扑在朱一龙身上,笑的颤巍巍的,朱一龙不紧不慢的顺势把人圈到了怀里。白宇咳了一声抬头盯着他龙哥,皱着小眉头歪了歪头:“你这时候得说~咳~‘这家伙竟该死的甜美……’然后用那种霸道总裁的专属桥段,扯扯自己的领口。”

 

朱一龙眼神追随着白宇每一个微小的动作,看着他拉了下自己T恤的领口做了个示范,看着他睁圆了眼睛鼓着嘴然后耸了耸肩。

 

真,真可爱……

 

朱一龙好像放弃了挣扎似的发出一声长叹:“小白啊……”

 

白宇:“干嘛?”

 

朱一龙:“你怎么这么可爱……”

 

白宇:“恩??请夸我帅好吧!是帅好吧~~~”

 

朱一龙捧起白宇的脸,在脑门上亲了一口:“恩,帅,特别帅。”

 

………………

 

 

车终于安全的开到了酒店,俩人“镇定自若”的上了楼。

 

朱一龙打开灯,白宇例行尴尬的僵硬的四处看了看。朱一龙抿嘴一笑,心话小白总是要先紧张一下的,然后为了和紧张的心情对抗就会变得特积极主动。等勇气用完了就会变得害羞、手误无措、躲闪着你的目光又口嫌体直的往你身上贴。

 

可爱的无以复加。

 

朱一龙微笑着看白宇转过头面向自己,舔了舔嘴唇。果然,小白颇为霸气的把朱一龙推到墙上,扣住下巴就吻了过来。吻得蛮用力的。

 

小白就这么从气势恢宏吻到节节败退,被朱一龙掐住了腰,一个激灵,把险些脱口而出的嘤咛声咽了回去,连同朱一龙的味道一起。

 

像是吞下了致幻的毒菌,顷刻间白宇的眼前被撒上了层层幻觉,像是把极光揉成了肌理那般使人眩晕。摇摇欲坠间朱一龙掐着白宇的腰把人抱起来了几公分,腾挪几步一起跌在了床上。就像骏马终于踏上了战场般如鱼得水,仿佛切磋是天职是使命那样势不可挡。

 

白宇的腰很细,腿很细,从脚踝一路抚摸上来手下触感越发的细滑,那平时连阳光都不曾光顾过的地方被朱一龙盖上了一个又一个印章。

 

黄河决堤,这水患第一次泛滥的时候大禹就把这治水的活儿交给了朱一龙,朱一龙干的心满意足,干的得心应手,干的轻车熟路,干的酣畅淋漓。一边辛勤劳作一边感谢上苍给他的机会,他也丝毫不想把这工作假手于人。

 

打定主意了,干一辈子。

 

白宇觉得自己似乎是一叶扁舟置于波涛之上,浪太大了,浪过头了,海浪涌的太猛,快把他拍晕了。如坠海底、如入云端的极致的欢愉给他的灵魂注射着一波又一波的兴奋剂。他甚至没有力气抬起手抓住身上的人,只好抓着身下潮湿的床单,假装自己的手脚还有知觉,假装自己身体的主人还是自己。

 

一股股电流从下往上直接射进脑子里,麻痹掉视觉麻痹掉听觉。白宇的视线里仿佛出现了自己的膝盖,他的脑子简直没办法描绘自己的姿势,耳朵也听不到自己发出了怎样的声音。白宇集结起了自己残存的所有意志。

 

对那个无比契合、无比喜欢的身影说:

 

“咬我……”

 

像是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封赏,朱一龙笑的贪婪而虔诚。俯下身对着白宇后颈的腺体咬了下去。

 

白宇在两面夹击下终于晕了过去。

 

晕厥之前,有些抱怨自己不佳的体力,没能把这场标记仪式参与完。

 

 

 

………………

 

白宇醒过来的时候,眯着眼睛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儿。感受到有只手搭在自己腰上就扭了扭身子翻了个身。朱一龙果然醒的比他早,一个吻就这么印在了白宇脸蛋上。

 

白宇:“……哥哥……你昨天没给我下药吧……我怎么觉得,我进入状况的速度有点太快了……”

 

朱一龙手在被子里把白宇的前胸后背都摸了一遍,笑着压过去让两张嘴又难舍难分的打了一架。

 

白宇:“哥哥对我可真是真爱啊……”

 

朱一龙奶声奶气的嗯了一声。

 

白宇:“你这真下的去嘴,我估计整张脸都睡肿了吧,眼睛还不得肿成灯泡了,昨天折腾成那样……”

 

说着白宇起身想去找自己的手机看看时间,这一动换就发现全身都跟灌了铅似的沉重又酸痛。

 

“哥哥……咱之前做的时候,好像没这么大反应鸭……”

 

朱一龙重新把人塞到怀里,对着额头脸蛋嘴唇又亲了好几下:“以前都是在你发/情/期的时候做的,那段时间的Omega都比较……”

 

白宇:“比较耐cao?”

 

朱一龙点点头:“……不过确实这次做的比较猛……”

 

白宇摸摸后颈,一想到这辈子自己终于有个Alpha了,心情就开始忍不住的激荡,装B太多年,清苦日子过的太久了,头一次开荤就赶上珍馐美味了,这什么天降的好运气啊!

 

白宇嘚嘚瑟瑟的蹭了蹭朱一龙光溜溜的胸膛,语气欠欠的:“嘤嘤嘤哥哥要对人家负责哟~~”

 

朱一龙看的陶醉:“恩,负责……”

 

见朱一龙答的那么认真,白宇害羞的咳了两声:“恩……结个婚?”

 

朱一龙把白宇摁进褥子里,连摸带亲的腻歪了好一会儿:“不,还不行……我还差点事情……”

 

白宇:“??还有什么?”

 

朱一龙:“不够隆重,配不上你……”

 

白宇笑出声:“已经够隆重了我的龙哥诶~~光那个追求宣言加上昨天的小半,已经很隆重了~真的!”

 

朱一龙楼着白宇:“不够……还不够……”

 

白宇:“还要……什么?”

 

朱一龙:“我要让所有人都嫉妒我。”

 

告白也好求婚也好,还远远不够盛大啊!


白宇甜蜜蜜的抖了抖鸡皮疙瘩:“我看我是完球了,这么中二的话我听着都甜的不行……”


待续

================

【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意识流开车

风头快过去吧~想写点粗鄙的(叉出去)


求一波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