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蔺苏/重生/HE】《好》(一)

前言:长苏重生梗,蔺苏诱受向,强行改设定,日常虐狗,全0向(?),HE。

 

一、孽镜台前无好人

 

梅长苏得偿所愿的在北境的战场上终结了一生,端的是死而无憾了。魂魄飘离了肉身,梅长苏想回头看看身边的人,却被一条凭空出现的锁链套住了脖子。梅长苏抓住锁链,不料这锁链竟似有千斤重,一口气泄了,整个人都跪倒在了地上。

一阵阴风吹起,周遭景致顷刻间失了颜色。浓雾间出现两个细长的身影,接着传来一句声调毫无起伏的“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梅长苏心道,这便是阴差黑白无常了吧。

锁链一扯,梅长苏跌跌撞撞的被牵走。白无常晃着手中的哭丧棒,浓雾间出现一道巨大的门,这便是连接阴阳两处的鬼门了。通体漆黑镶着金文的巨门缓缓打开,梅长苏被拉了进去。四周青面獠牙的小鬼似乎忙的不可开交,没有人在意这个新来的魂魄。一路不知走了多久,梅长苏只觉得铁链极重无比,锁骨都要被压断,几次承受不住跌在路上,无常二爷却丝毫不理会,扯着梅长苏的身子接着前行。好不容易到了阎罗殿,梅长苏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像一个手脚残废的犯人一般被扔在了大堂里。

秦广王虎目圆瞪,大手一挥,梅长苏便被差役们押到了右手边的孽镜台前。

台高一丈,镜大十围,上横七字,曰:“孽镜台前无好人。”

梅长苏苦笑着,在镜子前看到了自己生前所做的一切。梅长苏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即便是为了复仇却也牵扯进了无辜的人。即便不是一丝干系都没有,自己也没必要害的他们一无所有。然而这都是复仇所必须经历的,梅长苏不后悔。

现在大仇已报,梅长苏了无遗憾,直到镜子中出现了琅琊阁。

青山碧水,恍若世间仙境。自己拔毒期间仿佛一个废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然后蔺晨被老阁主无数次的飞鸽传书叫了回来,帮忙照料他。从此以后。蔺晨的碎碎念一刻都没停过,有时竟然还自备茶水,说累了、口渴了,就喝上一杯。然后继续说。

十多年前的蔺晨还真是年轻的不像话啊,每次蔺晨滔滔不绝的时候最终都是被老阁主揪着耳朵拎走的。老阁主说叫他回来不是让他来打扰病人休息的,然后蔺晨反驳回去,“你确定他能听的到?”

世人都道江左梅郎,除了体弱,无一不精可谓完美。没人知道蔺晨在各方面也都是天才,无论学文还是习武。只是他不喜欢日雕月琢的只研究一件事情,用老阁主的话来形容,就是太浮躁。但是蔺晨只把一件事情修炼到登峰造极了。

那便是医术。

这个半路出家的蔺大夫,短短几年就可以实力碾压所有郎中了。

蔺晨曾在隆冬腊月摇着折扇一脸陶醉的对梅长苏说:“若是弄一个天下十大神医榜,我蔺晨不排第一那都没天理了!”

然后梅长苏把自己缩进大氅里:“所以你这天气扇扇子是要把自己弄伤寒了然后给自己治病么?”

蔺晨啪的一声合上了扇子,指了指长苏:“这叫风度!”

 

镜子里现在是梅长苏第一次摘掉绷带的时候。蔺晨偷偷跑去烧香许愿,念叨着:“神仙保佑,希望是个绝世美男……”然后被老阁主抓了回来。

老阁主叉着腰数落着蔺晨:“肤浅!幼稚!皮囊皆是表象!内心才最重要!你刚才什么意思?小殊要不是美男你就要撒手不管了是么??”

蔺晨撇撇嘴:“我管,我管……”

老阁主:“我岁数大了,不能照顾小殊一辈子,以后都要靠你了知道不!”

蔺晨:“老爹您福寿绵长,不要咒自己嘛~”

老阁主:“闭嘴!反正我是把小殊托付给你了!你答应是不答应!”

蔺晨瞥了眼包成木乃伊的梅长苏:“答应……答应……”

老阁主一甩袖:“给我发誓!”

蔺晨:“不论林殊是美是丑,我蔺晨照顾他一辈子。”说完看了眼老阁主,“可以了不?”

老阁主:“这还差不多!”

 

梅长苏坐在床上,总觉得这情景有点没眼看……

 

然后老阁主开始为梅长苏拆绷带,蔺晨偷偷的双手合十,被老阁主瞪了一眼就乖乖的手背后站好了。

 

接着当晚,蔺晨买来了几千斤的烟花放了一个通宵。

 

梅长苏看着镜中的故事,不禁挂上了柔和的微笑。

他以为,“梅长苏”十几年的一生,每一刻都是为了复仇在活着。然而有个人,却在努力的给他希望和快乐。这个人便是蔺晨。

蔺晨无数次把他从地狱里拉出来,他却不肯感受阳光。他固执的相信自己浸淫在黑暗里,唯一的光亮也仅是复仇的火焰。步步为营机关算尽,直到最后,他都不肯走进阳光里。

 

梅长苏看到镜子里的他固执的要上战场,看到蔺晨气愤且痛苦的神情。旁观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竟发现自己是如此绝情。十几年来,蔺晨何时如此痛苦?

 

如果说,复仇路上势必要伤害很多人,那蔺晨何罪之有?

 

画面消失了,秦广王:“林殊,尔年少时身为武将本就积累了无数杀气,然战场杀伐自有功过清算,可暂且不论。其后为复仇,虽情有可原却数罪并犯,地狱之行却是躲不了了。”

梅长苏低下头。

 

秦广王:“孽镜台观尔生前之罪孽,今日让尔回顾平生是怜尔身世。”

梅长苏低声道:“多谢阎王……”

 

接着阴差上前,欲将梅长苏押往二殿。却见判官一脸惊奇的和秦广王耳语几句。秦广王脸色骤变,大喝道:“且慢!”

原来林殊的大名在十三年前就已经从生死簿上划掉了!梅岭一役死伤太多,鬼差锁魂时出了纰漏,竟将林殊之名报上。而当时顶替林殊之名的魂魄却没有做任何辩解,就这么替林殊投了胎。

一错皆错。弥补之法只有利用阴间同阳间的时间错落。找到阴间同十三年前出错的时间点交错的时机,将梅长苏的灵魂再投回去。

这种错误其实不是阴间第一次犯,鬼也有疏漏的时候。并且,因为审判终止,不能送去十殿投胎,自然也没喝那孟婆汤。因此,世间总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带着记忆重生的人。

秦广王对梅长苏道:“是本尊疏忽,欲送尔还阳,可有意见。”

梅长苏大惊,道:“自然是没有的……”

秦广王点点头,将梅长苏送去了五殿。五殿阎罗王心慈,而且……送人还阳这事儿做的比较习惯……

阎罗王扶额,翻了翻梅长苏的生平,道:“还好尔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不然,岂能放尔回去再肆祸害人间十三载?!”

梅长苏拱手施礼:“多谢阎罗王大人。”

阎罗王道:“吾也曾居人间为民为臣,知世道混乱,知人心不古,但为人却不可一意孤行,累人害己。纵使有血海深仇要报也要讲个度,无论是谢玉还是梁王他们都逃不了下地狱受刑的结果,尔要手刃仇人今生已经做到了,再活一次还是放下仇恨多积善缘吧。”

梅长苏不欲说谎敷衍:“恐怕,林殊很难做到,我报仇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要让世人知道赤焰军的冤屈,若是有罪的人生前不能得到惩罚,死后就算下了十八层地狱,阳间活着的人依然不知道他们的罪恶!”

阎罗王捻捻胡子:“不为自己这句话,大多数都是个借口。无论是作何选择,想清本心便好。你可愿去望乡台上一看?”

梅长苏无法反驳,其实这十几年来,自己何尝不是在逼自己忽略报仇外的所有事情,忽略掉所有感情。仇是报了,恩却还不完了。

梅长苏点头答应了阎罗王,站上了望乡台。他其实是真的很想看看自己死后的事情的。

想看看景琰、想看看江左盟,想看看琅琊阁,想看看飞流,想看看……蔺晨……

 

他看见景琰有了太子,他看见庭生已经变得长身玉立。他看见飞流竟然留在了军中,在蒙挚麾下,只是这孩子不会笑了。

那蔺晨呢?

江左盟依然是第一大帮派,黎刚管理的很好。琅琊阁依旧做着情报生意,但是蔺晨呢?

不在琅琊阁,不在江左盟,也不在金陵。

 

梅长苏一脸担忧的看向阎罗王:“请问,蔺晨在哪?”

阎罗王:“在望乡台上尔能看到想看的人,想看的地方。尔看不到他,是因为尔并非很想看到他。”

 

梅长苏浑身一抖,怎,怎么会?怎么会不想看见?

梅长苏捂住心口,是了,因为他害怕,害怕看到蔺晨。无论蔺晨是什么样的结果他都不敢看。如果蔺晨和从前一样开心的四处云游,他会伤心难过。如果蔺晨从此一蹶不振,他还是会伤心难过。

 

竟然如此在意……

 

梅长苏瘫坐在地,已经是灵魂的他本不会再感受到痛。但是此刻梅长苏却觉得比病发的时候还痛苦。

 

阎罗王:“吾可助尔看到他,看完之后便还阳吧。”

梅长苏惊讶且恐慌,但是却无法闭上双眼。

 

他看到了……

 

蔺晨带着微笑在一处风景极美的山里,梅长苏心中一痛,险些落泪。却听蔺晨口中悠悠念道:“有巨石蹲涧旁,两崖巉石,俱堆削如夹。西眺内门,双耸中劈,仅如一线,后峰垂雪正当其中,掩映层叠,如挂幅中垂,幽异殊甚……”

 

梅长苏一抖,这,这是《翔地记》中所书的景致!

 

蔺晨靠在树上,从包袱中掏出笔墨纸砚,又寻了个稍微平整点的地方,将纸铺在地上,一笔一笔的勾画眼前景致。

 

蔺晨神色温柔的下手作画,轻轻念道:“长苏啊,你身体不好又不肯听话好好养病,这翔地记里的景致我只好来替你看啦!你呀,且在那边等我,到时我一一说给你听。”

 

梅长苏终于没忍住泪水。

 

然而蔺晨的声音又传进了耳朵里:“知道光听你肯定不高兴,当年你不能动弹,我天天在你耳边絮絮叨叨,别看你自以为完美的装着面瘫脸,我可是感觉得到你已经烦的想丢东西砸我了吧~哈哈~~这回我带着画过去,你一边看画一边听我说~~”

 

梅长苏闭上眼睛,对阎罗王点了点头:“多谢大人,已经,可以了……”

 

阎罗王捻捻胡子:“恩,那便去吧。”

 

阎罗王大手一挥,眼前鬼门大开,梅长苏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漆黑的甬道尽头传来点点光亮,接着火光满天,刀戟碰撞,无数肉体被贯穿、劈开。

他,又来到了赤焰军全军覆没那个战场……

仇恨席卷而来,父亲的手,父亲的脸,父亲的那句“活下去”

 

即便肢体麻木也能感受到被啃咬的那钻心的痛……然后林殊便失去了意识。

 

他知道,林殊又一次死了。

 

又一次背负上了七万人的冤屈。

 

再次睁开眼,面前是位慈祥的老者。

 

一切,重新开始了。

 

 

 

=======================

古文出自《徐霞客游记》

 

下一章明年更新~~(揍

存文三章。隔日更。

主要目的是秀恩爱!秀恩爱!秀恩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lo主某天做梦梦到宗主扑到鸽主怀里把自己炸醒了……于是半夜爬起来码文- -(谜之行动力)因为主旨是虐狗所以行云流水异常好写!(滚)因为主要情节是宗主主动勾引(什么词!)鸽主所以写起来异常鸡血!(走开!)

笔力不足~还请海涵~如有撞梗~纯属巧合~

(如果真的有很像的文还请告诉我,因为我码文期间都会控制自己不去看别的文防止自己不慎借鉴……如果真的撞了,那真的是缘分啊wwww)

 

玩完仙四之后对酆都产生了谜之好感~曾废寝忘食的研究了许久~然而现在已然忘记不少了_(:з」∠)_。阴间的秩序其实比阳间的好~~为什么呢?因为鬼比人听话吗?(滚开)

一直很喜欢这么解释重生现象~~~如今终于用在蔺苏上了好开熏~(滚开)

评论(20)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