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蔺苏/楼台】伪狼(十七)(坚决不虐)

=设定请留心前言=台苏换魂梗=双线剧情=

===============================


十七、顺心而为



蔺晨说完甩袖而去。

蒙挚盯着蔺晨的背影,默默地剥了一瓣橘子放进嘴里。

 

怎么扒啊?

 

蒙挚心里腹诽,这聪明人就是可怕,说啥就是啥,当初这得麒麟才子得天下这事儿就是琅琊阁说的呢。景琰总惦着找蔺晨问小殊的事儿,不如直接问怎么破敌啊,北方军事吃紧,最迟下半年又要出军了……

蒙挚边吃边走,回到了萧景琰住的院子里,此时萧景琰正在院子里溜达,见蒙挚回来便道:“蒙将军……你去哪儿了?”

蒙挚:“门口啊。”

景琰:“……唉,不提了。你可有什么主意,邀蔺阁主出来一见?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了,小殊生前我便欠他太多,若死后都不能见上一面,我又如何能安心治理这天下……”

蒙挚:“……要不您喊?”

萧景琰:“啊?”

蒙挚:“站门口,直接把人喊出来。”

景琰焦急道:“莫说身份不允许,便是寻常百姓也不好直接叫喊啊!这成何体统……”

蒙挚:“那我没招了……”

 

萧景琰眉头紧锁,来回踱步,一跺脚:“罢了!就这么办吧!小殊为我舍弃良多,我失一回面子又如何?!”

蒙挚:“啊?”

接着萧景琰快步冲出,来到琅琊阁最靠近主屋的地方,运起内力:“蔺阁主!萧景琰求见小殊一面!尸体也好,灵位也罢!望阁主成全!”

 

蔺晨不小心把茶水喷了出来。

 

萧景琰锲而不舍的喊着。引来不少围观。蒙挚招来变装的禁卫军,保护萧景琰。自己也一直紧扣剑柄,观察着周围伺机而动。

 

蔺晨心道,得了!不用去叫人散布信息了,这样自报家门只就直接等着人来杀吧!

明台:“??这谁啊??你把谁扣起来了?人家侄子找你要人来了。”

 

蔺晨不小心又喷了一口茶。

 

蔺晨擦擦嘴:“你侄子!”

明台:“啥?”

 

蔺晨:“他喊得是林殊的殊,不是叔叔的叔!他就是那个你玩了命捧上皇位的萧景琰。”

明台:“那他不在宫里励精图治跑这里来干什么??话说皇宫在哪儿……”

 

蔺晨:“在金陵啊……”

明台:“没啥概念……他想见我?”

蔺晨:“恩。”

明台哈哈一笑:“见就见呗,我也想看看这人是长得有多倾国倾城导致我如此旧情不忘~”

蔺晨绿着脸:“你说啥?”

明台狗腿道:“在倾国倾城也没你好看没你好看……”

蔺晨:“哼!”

明台蹭过去:“蔺晨哥哥是小的救命恩人~小的尚未痊愈也还没报恩不会离您而去见色忘义的~~~”

蔺晨抖抖鸡皮疙瘩,“你想见?”

明台:“你不要我见我就不见咯,就让他在外面一直喊吧~”

蔺晨叹了口气,如果知道拒绝梅长苏这句话怎么写,他蔺晨早就是人生赢家了!

 

明台眨巴眨巴眼:“我藏后面偷偷的看~~不露面行吧~”

萧景琰和蒙挚被灵仆引至外堂,蔺晨背着手对刚走进门的两人说道:“我还真是小看你们了,这扯着脖子喊得主意也亏你们想的出来。”

蒙挚摸摸后脑勺:“嘿,哪里哪里……”

蔺晨:“…………”

蔺晨白了蒙挚一眼,对萧景琰道:“直接告诉你本人也好。这琅琊阁接天下人的生意,唯独不包括阁下。”随即一拱手,“好走不送!”

萧景琰焦急的抬起手:“先……”

蔺晨抢道:“你既然坐上了这皇位就该一心为你的家国百姓,请不要操心与你无关的事情。”

明台躲在屏风后面,见到萧景琰的脸后惊的整个人都不好了,死死捂住嘴不出声。

阿诚哥?噫?阿诚哥?阿诚哥就是萧景琰?哎呦我去……

 

蒙挚耳根一动,听到了屏风后的动静:“谁在那里!”

蔺晨一抬手:“不论谁都是我琅琊阁的人,蒙将军就不必操心了。”

蒙挚:“……哦……”

 

明台偷笑,心道:哎呦喂这蒙将军长得这么英明神武的怎么一秒就能变呆萌啊~

 

武功高强之人本就五感敏锐。蒙挚自打发现屏风后有人就隐隐觉得这人十分熟悉。有时候,越是单纯的人直觉越准。蒙挚也不是那种三思而后行的人,突然的灵光一闪,凭着直觉直接开口:“小殊?”

蔺晨和萧景琰同时一惊。

蔺晨撇撇嘴,道:“萌大将军这是何意?”

萧景琰也一脸狐疑的看着蒙挚,蒙挚摆开架势:“对不住了蔺阁主!”说罢夺步而去,手臂贯上内力直扑屏风。蔺晨闪身上前阻挡住。蒙挚一声高喝:“陛下!快去!”

萧景琰略一迟疑便冲了过去,手刚要触到屏风之时,小飞流已然赶了过来抓住萧景琰手臂将人扔出仗远。

萧景琰在屋子中间站稳:“飞流?”

小飞流不说话,护在屏风前。蔺晨道:“二位也太瞧不起我这琅琊阁了!”萧景琰闻言一抱拳:“多有得罪,只是这屏风后之人到底是谁?”

蔺晨:“与你无关。”

蒙挚和蔺晨拆了几招,道:“是小殊对不对?飞流出面保护的一定是小殊对不对!”

蔺晨也没生气,反倒笑了:“不愧长苏一直把你当兄弟。”

蒙挚:“啊?”

 

明台躲在屏风后面无处可逃,心道怎么就突然发展到动手的地步了??还有这蒙将军直觉也太准了!这侦察能力至少能当个行动队队长了!

还有这大哥和阿诚哥的关系怎么这么不好?有点高兴是怎么回事……想想自己那个时代,大哥阿诚哥就跟连体儿似的,工作生活执行任务全部绑在一块,想起来就谜之不爽啊。

 

萧景琰激动道:“小殊没死是不是?是不是?”

蔺晨:“什么是不是什么是不是!都说了跟你没关系!马上给我走。”

蔺晨抬手送客,萧景琰小幅度的剁了一下脚,对蔺晨深深作了一揖:“感谢阁主救命之恩,求蔺阁主让在下见小殊一面。”

蔺晨扬着下巴:“我救谁都用不着阁下感谢,我蔺晨只救我想救之人。这琅琊阁不欢迎二位,还请慢走不送。”说完扭头看了眼蒙挚:“不过萌大将军要是想来,我琅琊阁还是欢迎的。”

蒙挚:“啊?哦……多谢……”

萧景琰:“小殊是我的朋友!你凭什么不让他见我?!”

蔺晨:“哼,你既然认定长苏在这屏风之后,他若想见你为何不出来?”

萧景琰无言以对,对着屏风道:“小殊,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认不出你,不该对你冷言冷语,小殊,你出来让我见一面好吗?”

明台捂住心口,有一种淡淡的难过的感觉,明台知道,这是梅长苏的感觉,不是他的。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鬼使神差的,明台开口了:

“你走吧。”

 

 

--------

梅长苏突然感到一阵难过,没来由的,突然间的。梅长苏深吸一口气,继续擦着枪,当务之急不是研究这感觉是怎么回事,而是解决掉眼前这个任务。

--------

 

琅琊阁的外堂里,迎来了片刻的沉默。

萧景琰:“小殊……真的是你?”

 

明台说出这句话以后,便回了魂,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说。只是想帮这个身体摆脱这种难过的感觉。

听蔺晨讲了梅长苏的故事之后,他都替梅长苏累的慌。他总觉得应该有更好的办法沉冤昭雪,但梅长苏却选择了无比辛苦的一条路。明台突然觉得,如果有可能,和梅长苏这个人坐下来聊聊就好了。既然会难过,就远远离开啊。和谁在一起比较开心,就留在那里啊。

 

明台想清楚以后就从屏风后蹦了出来。

萧景琰和蒙挚睁大了眼睛:“小殊!”

 

明台:“侄儿们好。”

众人:“……”

 

蔺晨:“长、长苏……”

明台过去拉住蔺晨手臂:“回去吃饭吧~~今天炖鸽子汤好不?”

蔺晨尚未来得及说话,萧景琰已经语气哽咽道:“小殊,真的是你?”

 

明台:“你既然已经见到了,就回去吧。”

萧景琰:“小殊,我……”

明台:“你来了琅琊阁之后,所言都是能见一面便好,对吧。现在已经见到了,就请回吧。当皇帝不是那么容易的,恐怕容不得您四处乱跑啊。”

说罢明台拉起蔺晨,走出了屋。小声道:“我说的不错吧~爱听不?”

蔺晨神情复杂的笑笑,扯了下明台的面颊:“你这么说了,就不后悔?”

明台:“为啥要后悔?”

蔺晨:“等你全部都想起来,后悔了咋办?”

明台摇摇头:“我觉得我就算全部都想起来,也是不会后悔的。”

 

事实上明台真是这么觉得的。虽然因为蔺晨和大哥长得一样,自带亲切感。可这种信任和依赖却不仅仅是明台的感觉。无意识的亲近,习惯性的放松。这些都是这个身体养成的习惯。

 

就像梅长苏可以凭着明台身体的记忆迅速学会开枪。明台也能够凭借梅长苏的直觉找到依靠。

 

萧景琰追出来:“小殊,既然你还活着,可愿意去见一下其他的故人?”

 

明台耳朵竖了起来,心道,这或许是个出去玩的好机会?????

蔺晨不禁扶额,敲了一下明台的脑袋:“你想出去玩是不是想疯啦?先养病啊!”



=====================



下了高清的伪装者……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嗷嗷嗷嗷嗷!

评论(24)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