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蔺苏/楼台】伪狼(九)(坚决不虐)

=设定请留心前言=台苏换魂梗=双线剧情=

==================================

九、生于忧患

==============

明台精神不好的时候就睡着,醒了总是能看到蔺晨和飞流,或者其中一个。蔺晨不在的时候八成就是在药房,就算他不说明台也能闻出蔺晨身上越来越重的草药味。

这不,看窗外的人影就知道是蔺晨要进来了,果不其然带进来一股草药味。

明台:“唉,这药草明明生的时候挺好闻的,为什么熬成药以后那么难喝。”

蔺晨:“当年神农尝百草,吃的可比你多的多了,人家可是一句怨言都没有~”

明台:“那是因为他是生吃的!”

蔺晨失笑。

明台接着道:“不然把这些草药都熬成汤药给他吃,我不信他一天能喝下七十多种~!”

蔺晨揣着胳膊,歪着脑袋看着明台:“恩,这么说~咱长苏是比神农还厉害啦。”

明台:“恩?”

蔺晨:“单就你醒来这几天,每天就差不多要吃掉一百二十多种了~再加上此前的十二年,啧啧~~”

明台沉默下来,看着蔺晨嬉笑的脸:“这……都是你配的吗?”

蔺晨对上明台的目光,挂上一幅欠揍的坏笑,整个人都凑了过去:“怎么?这是感动了?”

明台:“去去去去去,就算刚才有那么点感动现在也没了!”

蔺晨:“对了!我居然忘了!”

明台好奇道:“你忘了什么啊?”

蔺晨把脸一板,朝着明台伸出一只手。

明台:“?”

蔺晨:“诊费!”

明台一巴掌把蔺晨的爪子打了下去:“没有!”

蔺晨:“堂堂江左盟梅宗主竟然赖着诊费不给。”

明台:“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蔺晨:“也好,没有钱用别的来还也行~~~”蔺晨摩拳擦掌中。

明台一脸鄙视的看着蔺晨:“你这表情很像地痞恶霸你知道么?”

蔺晨哼哧一声:“地痞恶霸会这么劳心劳力的救你么?我辛辛苦苦把你从鬼门关捞回来两次,要点报酬有错么?”

蔺晨一边说一边甩着黑长直在明台面前晃来晃去:“所以说有错么?”

明台扶住额头:“没有没有,你对,你都对……你快别晃了!我眼晕……所以你想要什么?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而且这条命还是你救的~”

蔺晨:“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就要你一句话!”

明台:“啥啊”

蔺晨:“来~叫一声蔺晨哥哥~~”

 

明台抄起手边的书就砸了过去。

 

蔺晨熟练的躲开了:“哎~前些天不还蔺晨哥哥蔺晨哥哥的叫吗?怎么?这回不肯叫了?”

明台:“哼,我怕你承受不住,又要去给自己灌补药!”

蔺晨:“没关系~我已经免疫啦~来吧~”

明台有一种被调戏了的感觉,大丈夫能屈能伸,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于是努力回想着亲戚家的小孩子们是怎么撒娇卖萌的。明台清了清嗓子:“咳!好吧!你听着哦~”

蔺晨得瑟的揣着袖子:“好~洗耳恭听~”

明台凑过去,歪着脑袋,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蔺晨,奶声奶气的来了一句:

“蔺~晨~哥~哥~”

 

只听哐的一声!蔺晨脚下不稳,一脚踢到了矮桌,而后捂着鼻子跛着脚迅速的冲出了屋子。

明台又一次完胜。

明台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往垫子上一靠,拿起本书翻了起来。

 

明台忽然想起来上次和大哥打架,自己就一脚踢到了桌子,疼的哟……天道好轮回!呵呵呵~~

 

…………

“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梅长苏趴在床上,一遍一遍的念给自己催眠。

明楼推门进来,“怎么了?咱明家小少爷感叹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了?”

梅长苏把头埋进枕头里不说话,明楼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梅长苏闷声道:“你进来都不用通报一声……额,都不出声音的吗?”

明楼:“恩?出什么声音?哥哥进弟弟的房间是不用打招呼的,随时都能进,你不知道吗?”

梅长苏直觉告诉他这句话是大哥胡说的。

梅长苏:“你到底知道多少了。”

明楼:“知道什么啊?”

梅长苏不忿,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瞬间压到屁股的伤,又哎呦一声重新趴着摔回了床上。

明楼忍不住笑了出来,把托盘放在了桌子上。

梅长苏:“你进来干什么。”

明楼抬眉:“我记得,好像是你要找我说什么吧。”

梅长苏:“我没什么要说的,大哥快去休息吧。”

 

明楼坐到床边,长苏不爽的往里蹭了蹭。明楼侧身看着他,微笑着说:“你刚才不是还问我知道了多少么?”

长苏抬眼看着明楼,明楼伸手揉了揉长苏的脑袋,梅长苏嫌恶的把明楼的手扒拉了下去,“你到底说不说!”

明楼:“我知道你对这个世界不熟悉。”

长苏轻微抖了一下,咽了口唾沫,认真的看着明楼。

明楼笑笑:“但是你很聪明,记忆力很强,学习能力也很强,应变能力……也很强。”

长苏继续用盯着明楼:“还有呢?”

明楼又过去揉了揉长苏的脑袋,这下长苏没有反抗。名楼看了下长苏的睡衣领子,笑着说:“这次扣子系的很不错,怎么看表学会了吗?要我帮你么?”

梅长苏:“我,我……”

明楼:“你是从古代来的?”

梅长苏一惊。

明楼完全捕捉到了这个眼神。明台穿衣服的方式,复古的下跪方式,对一些极其平常的事物都充满好奇,刚才那句说错的“通报一下”还有之前在诊所问的那句“你相信前世今生吗”……所以明楼猜测,或许是明台出门时沾染了什么晦气遭孤魂野鬼附身,而这个魂魄八成还是个古人,满清到民国不过几十年,被没投胎的冤魂抓了也不是没可能。

明楼不是个纯无神论者。只要有根据,他相信所有的可能性。

于是明楼接着问道:“能告诉我你来自哪个朝代么?”

梅长苏激动的险些再次坐起身来,明楼按住他:“屁股上有伤,又忘啦?”

梅长苏重新趴好:“梁……大梁!元佑六年……”

明楼一抬眉。梁?南朝梁?这么早?不过南梁年号似乎是天监,并没有元祐……

梅长苏:“但、但是、我下午看了你们的历史书,对本朝并未记载,所以……”

明楼表面淡定:“别急,吃点粥再说,你昨天就没吃晚饭吧,今天早晨去诊所又是空腹,那点点西餐哪里解饱?”说着伸手端过托盘里的水杯,递给梅长苏“喝粥前还是喝点水吧。”

梅长苏侧着身子坐起来一点,从明楼手中接过杯子:“谢、谢谢大哥……”

明楼笑笑对梅长苏说:“这个杯子叫做玻璃杯,用玻璃做的。”

梅长苏转转眼睛,答道:“哦……”

事实上明楼也需要一点时间整理一下,第一、明台这种情况不是装出来的,第二,被孤魂野鬼附身了,但是这个鬼魂所在的却是个根本不存在的朝代!

“前世今生”……明楼又想起明台那句话,难道真是明台的前世?介于某种契机出现在了明台的身上?但即便如此,和被附身又有什么区别……区别也不过就是明台依旧是“明台”罢了……

明台不是明家的孩子,所以明台这个弟弟最宝贵的不是血统,而是相伴十多年的感情。

突然的,眼前这个明台就告诉自己,他没了这十多年的记忆。

明楼有些伤心。

明楼对梅长苏说:“这件事不要让大姐知道……”

梅长苏:“恩……”

明楼:“最好还是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吧。”

 

但明楼其实还有一种想法,他下午和那个美国来的心理学家见了面,了解到了一种病症,叫多重人格。明楼看了一些此类病人的案例,事实上,明楼并不觉得明台有这种可能性。虽说有童年阴影的人发病几率高,但明楼相信明台小时候的丧母之痛已经被明家的养育冲淡了不少。再说受到过大心理刺激这点,不过是得知了自己哥哥是上司并且坑了他一把就被吓出了精神病?好笑!

不过,明楼现在有些宁愿自己的弟弟是被自己吓出了精神病了……

明楼:“你叫什么?”

梅长苏犹豫了一下,说哪个名字好呢……看着明楼和蔺晨一样的脸……道:“梅长苏”

明楼笑笑,唤了一声:“长苏。”

 

梅长苏又愣了一下,应道:“大哥……”

明楼:“你如果认识明台,你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据说让多种人格间互相交流,有利于病情的治愈,明楼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梅长苏点头答应了:“大哥。”

明楼:“恩?”

梅长苏:“在我那个时代,也有你。”

明楼:“是叫蔺晨?”

 

梅长苏:“!!”

明楼笑笑:“这叫缘分。”

 

明楼:“快把伤养好吧,然后再去哄哄大姐听到没?这个世界很乱,也还有很多东西要告诉你,军校里那些只怕是也要重新学啦。”

随后明楼起身,又揉了揉长苏的头发:“休息吧。”

 

 

明楼出去了。梅长苏的心情很微妙。他觉得当下不是思考自己心情如何的时候,还好大哥不是敌人,不然很难办啊。那声蔺晨应该是刚来这里时第一次失口叫出来的吧。或许大哥就是那时候听到了然后就记住了?真可怕啊,真可怕,不过也有可能是他真的知道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吧……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梅长苏喝了口粥,“恩,现在不用饿其体肤了。”

==================

↓花絮(滚)↓

蔺晨:“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就要你一句话!”

明台:“爱过”

梅长苏:“在我那个时代,也有你。”

明楼:“是叫蔺晨?”

梅长苏:“!!”

明楼笑笑:“这叫缘分。”

梅长苏:“还有阿诚哥、大姐、老师、汪曼春、林参谋……”

明楼:“哎呀大家都好有缘分啊!你大爷的……”

---------------------------------

那个最想写的梗又没写出来!急死我了_(:з」∠)_

保持智商不掉线好难啊!我要去吃核桃~~!

我觉得大哥和长苏都是那种很聪明,想很多,但是又不能让人看出来直到把自己憋出内伤型的!

(然而长苏憋出来的是内伤,大哥把自己憋成了气球)←揍

最喜欢高智商CP了~(然而lo主的智商不够_(:з」∠)_)……

大哥和长苏的这段交流删删改改好几次,姑且这个版本算是满意点的吧。(统共删了六千多个字儿了!好心疼啊!QAQ)

关于多重人格的案例最早18世纪初就有了,所以用在这里还算科学wwww

反而是庙宇和道观不好找啊!大哥想解决精分问题可以去外国找专家。可如果大哥想找到解除魂穿的方法必然是去问得道高人啊………(伦家不喜欢杂毛老道型的就喜仙风道骨的所以马路边遇到个济公这种桥段坚决不用><)…查了好几家道观都不能确定民国时还营不营业……

干脆大哥你带着长苏上蜀山吧!!!!(憋闹)

评论(33)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