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蔺苏/楼台】伪狼(八)(坚决不虐)

=设定请留心前言=苏台换魂梗=双线剧情=

==========================

八、大姐强行上线

============

明楼正准备脱外套,就听见门被粗暴的打开,哐的一声前奏卷着明镜暴风骤雨般的气愤和尖声喝问:“明台呢??!明台呢??”

明楼:“额,大姐,您回来啦……”

明镜丝毫没理会明楼,将躲在明楼身后的明台提着耳朵揪了出来:“你告诉我!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怎么回事!!!”接着把港大退学通知书和桃色小报往明台头上一砸:“我看你要怎么解释!!”

“我,我……”长苏被这气势吓了一跳,温柔温和的静妃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疾言厉色,想到刚才大哥对静妃的称呼是大姐,那么想必自己也是叫大姐的。

“大,大姐……我……”梅长苏哪里知道要解释些什么。

明镜怒不可遏的喝道:“跪下!!!”

梅长苏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跪姿十分标准。

“你竟然学会骗我了!你想气死我啊!!你太让我失望了!国家有难,我也不要你去保家卫国,我只求你好好读书,将来能为国所用。你倒好!你在学校里竟然惹是生非被开除了学籍!”明镜气的浑身颤抖。

梅长苏努力消化着话里的内容,明镜继续道:“你知不知道,你能上这个港大,你大哥花了多少心思啊!我才离开几天,你居然背着我跑到那种龌龊的地方!花天酒地呀!被小报记者抓了个正着啊!亏得你大哥跟人家报馆熟才替你截下那些脏东西来,要不然,我还有脸出门吗?”

龌、龌龊的地方??

梅长苏有些慌张的摸了摸衣领,这个明台难道是个纨绔子弟?港大?小报记者?那是什么?梅长苏满脸疑惑的看向明楼,心道,给个解释啊大哥……

明镜顺着梅长苏的视线迅速瞟了眼明楼,明楼一脸无辜。明镜盯着梅长苏:“你看你大哥做什么?难不成还是他编排你的?你有理你说话呀!”

明楼挑眉,看着迅速又低下头的长苏。微不可查的坏笑了一下。心道,不管是明台在玩什么花样,还是突然被前世附身了什么的,看这小子被大姐教训就是忍不住的身心愉悦啊:

“明台,到底怎么回事呀。大姐问你话呢,说呀。”

梅长苏一脸的这什么情况?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我说什么啊!

“大姐……我、我错了……你别生气了……”总而言之先道歉,歪头看向明楼,“大哥,谢谢你,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梅长苏忿忿的觉得,他被这个大哥坑了。别看这大哥现在眉头不解的,总觉得他在偷着乐!

 

明镜继续扫射:“你说说你!我早知道你这么自甘堕落我又何必花那么多心思呀!我把你送到法国去,我把你送到香港去,你说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吗?你说你让我怎么跟他交代!”

明镜扭头擦掉眼泪,梅长苏心里一颤,死去的母亲?这……难道明台不是这家的孩子?

梅长苏又抬头看向明楼,明楼微微叹一口气,扶住明镜:“大姐,大姐你别生气了,明台毕竟还小,凡事还来得及。”

明镜转移火力道:“我还没说你呐!你这大哥怎么当的!他被港大开除,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知道!要不是人家把这个退学通知书寄给我,我还蒙在鼓里呢!你不要整天只顾着升官发财好不好呀!你也顾顾家里!你看现在,家里都成什么样子了!”

明楼秒怂:“是……”

梅长苏忍不住的偷着乐,大哥的气场原来能变的这么弱!之前还一派一家之主的作风。长苏绷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明楼。

明镜看到躲在最后排的阿诚:“还有阿诚!整天穿的像个纨绔子弟!好好的孩子,都跟你学了些什么啊!穿得像个小开一样!看什么!把外套给我脱下来!”

阿诚一脸惊讶,无辜中枪啊!大姐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阿诚老实的脱了外套。

明镜:“没说你,我说明台!!”

“噢……”长苏答应着脱下了外套。感觉大姐出现以后,这强敌环伺的感觉淡了不少,少了这种逼迫感,长苏开始寻思还要不要和大哥摊牌了。况且刚才得知他们似乎并非是亲兄弟,有用的信息掌握的太少,交涉中会处于不利。不过他需要一次谈话,探探这个深不可测的大哥。

“看看!看看!好的不学,都学会吞云吐雾了!什么这都是!马票!舞票!”明镜气呼呼的翻着明台的口袋,一一掏出来质问,看到个疑似打火机的不明物品道,“这是什么!你说呀!”

梅长苏盯着眼前明镜拿着东西晃来晃去的手,心道,娘娘……我真不知道啊……

 

明楼上前一步挡住桂姨的视线:“大姐,行了大姐,别生气了,给我吧。”说着拿下明镜手中的打火机,“您消消气,明台上学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好吧。您先上楼歇歇。我替您管教他。”

 明镜:“好,我是管不了了。你听好了啊!你替我好好管管他!不许留情!!”

明楼:“不至于吧……关几天算了。”

明镜瞪大眼睛:“你没听见呀!什么叫关几天算了,不许留情!!”

明楼继续秒怂:“好好……知道了知道了……”

明镜上楼后,明楼支走了和明镜一起回来的桂姨,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对跪在地上的长苏道,“大姐嘴硬心软,在咱家,大姐可是最疼你了。”

梅长苏鼓着脸看着明楼,心话,这我看的出来,不用你说明。你还是先把别的事情说明白吧!然后站起身:“这是怎么回事!”

明楼慢悠悠的说:“跪下。”

梅长苏看了看二楼,认栽的又跪了回去:“你必须给我个说明!”

明楼:“你想要什么说明啊?这都是你自己干的事儿啊,你自己都没印象了?”

梅长苏一时无语,难道真是这个明台干的?无法相信啊!但看着地上的两片纸又似乎证据确凿。

明楼紧盯着梅长苏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缓缓道:“犯错了,就要受罚。”

梅长苏抬头:“……!”

明楼:“家有家法,军有军规,我也没办法。”

 

接着阿诚搬来一个长凳,将明台按在了凳子上。明楼哼着小调拿着鞋拔子从二楼走了下来。

梅长苏心下着急,萧景琰!蔺晨!您们两个竟然沆瀣一气!干什么啊!联起手来欺负我吗??!

明楼拿着鞋拔子对着长苏的屁股一敲。

梅长苏做好了小时受军棍的心理准备,但这一下子打下来却几乎不疼。

梅长苏:“诶??”

明楼;“诶什么诶,不会大点声叫吗?”说着使上力气打了一下重的。

梅长苏:“欧!!!!!”卧槽不带出其不意的啊!    

明楼打的很开心,每一个欺负弟弟的机会对他来说都很珍贵!哎呀,忍不住打出节奏来了~~~

虽然不知道真相,但是梅长苏深深的觉得自己被坑了!蔺晨你控制下表情好不!看出来你打的很开心了!!!

这时桂姨端了茶水出来,明楼使足了力气打了下重的。

梅长苏一声惨叫!

为什么这个桂姨一出现,大哥他就要真打……要做戏给她看?她有别的身份?

但是好痛啊!蔺晨你轻点!!

明楼:“学着喝花酒,泡女人,在学校里打架斗殴,家里的钱你都敢偷,我补了你多少亏空!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啦!以后再这么胡作非为,看我不打死你!”

梅长苏:“啊!!!我不敢了不敢了!!”

……

……

镜头转向久违的琅琊阁。围着被子烤着火炉喝着老参汤的明家小少爷自然不知道有人替他挨了坑,背了锅。

明台:“你放了这么多的人参红枣,就不怕我吃了流鼻血啊。”

蔺晨揣着袖子:“你觉得你身体的血够你从鼻子里流出来的?”

明台吐吐舌,“不好喝~放点盐和胡椒吧。”

蔺晨:“要不要再给你放只鸡啊?!”

明台:“那自然更好~~”

蔺晨:“好你个头!不愿意喝这个我现在立刻就给你熬一锅苦药去!”

明台换上笑嘻嘻的嘴脸;“不劳蔺神医费心啦~这个挺好~挺好~”然后用小汤匙舀了一口喝下,咂咂滋味:“好喝!!”

蔺晨扑哧一笑:“我看你这回病的好啊,脱胎换骨。人都轻快了不少。”

明台盯着碗里的老参,用汤匙扒拉来扒拉去,一皱眉将碗凑近嘴唇,伸出舌头把那段老参卷进了嘴里,嚼来嚼去:“这东西挡着喝汤,好碍事!”

蔺晨单手托腮目不转睛的看着明台,笑着道:“你说它碍事?熬的就是人家的汤,你这叫忘恩负义~~”

明台白了蔺晨一眼:“那你熬了药把药渣都倒了就不是忘恩负义了?”

蔺晨做恍然大悟状:“有道理啊!那我下回连药渣一起给你~~可不能剩下!”

明台赶紧道:“别别别!”

蔺晨觉得明台鼓着脸说话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忍不住伸出手去捏了捏明台的脸。

明台:“别捏我!这嚼东西呢!差点咬嘴!”说着躲开了蔺晨的爪子。

蔺晨笑着收回了手:“等你好些了,再给你炖些温补的汤,现在啊,你就老老实实的吃药吧。”

明台苦着脸:“这人参好难啃,一股土味儿!”

蔺晨轻轻敲了明台的额头:“小没良心的!这可是长白山的千年老参,多少达官显贵、皇亲国戚买来吊命的!现在给你当萝卜啃你还不待见!”

明台:“这么名贵!!?”

蔺晨先是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十分严肃的说:“我骗你的。”

明台:“!!!!!”

蔺晨:“哈哈哈~我发现你这次起死回生之后可爱了不少~”

明台:“滚滚滚滚滚”

蔺晨:“哎,所谓虚不受补,你丫实在太虚了,除了日常治病续命的方子外,你这些天喝的都是些开路药,月末就是隆冬了,到时就能开些膏方给你了。”

明台表示他听不懂,想把正在嚼的人参吐了又找不到地方就只好一直含着,一脸委屈的盯着蔺晨。

蔺晨:“唉,我也是患得患失瞻前顾后啊,大补的药不能灌你喝,这独参汤我都犹豫了好久啊,我减低了参的分量,加了点鹿角胶。一会儿你休息休息,再喝点粥。”

明台鼓着嘴:“恩,你做什么我喝什么就是了。”

蔺晨递给明台一个钵盂,明台接了过去吧人参吐了进去,“这个不是老和尚化缘用的东西吗?你用他当垃圾桶啊?”

蔺晨:“我又不是和尚!怎么用是我的事儿~!”

 

小飞流跑到二人身前,盯着明台。

明台伸出手摸了摸飞流的头。

蔺晨:“哎,长苏啊,虽然你应该已经忘了,但是说过的话总要算数对吧。”

明台:“我都忘了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蔺晨:“小飞流可以作证啊!”

明台看看飞流,对蔺晨道:“什么事啊?”

蔺晨:“等你身体好点了,咱们要去很多地方啊~咱们这回就以琅琊山为出发点~”

小飞流:“凤栖沟!看猴子~!”

蔺晨:“恩~对~还要去小灵峡看佛光!然后去秦大师那吃素斋~~然后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

小飞流兴奋道:“苏哥哥!辣花生!”

蔺晨微笑点头,看向明台:“这顶针婆婆的辣花生,你还爱吃吗?”

 

明台抓紧手中的碗,一时心情复杂。

 

“我……爱吃……”

===================

终于把家法写完了!过渡章写的好心焦_(:з」∠)_

这几章伪装者剧场的戏份有些偏重,意料之外啊意料之外~~小少爷养好了身子就要去旅游了~~

话说lo主去查了霍州,在山西,有不少好景色~

假设金陵在江苏,

琅琊山在安徽……

从江苏出发。顺路去山西,最后回安徽……少鸽主您是不是有云来石???

不过那大雪纷飞的景色我就直接脑补成长安了╮(╯▽╰)╭~~

lo主决定把大纲扔了让这个文自由的飞吧(揍

现在的趋势是小少爷和少鸽主愉快的旅游聊天增进感情。梅宗主和大哥在民国出生入死顺便培养感情的故事?

这么写下去的话伪装者剧场的戏份会越来越多- -怎么办……

码了好几段肉麻的情节和对话~~等不及想用进来了>


评论(38)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