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31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31


居北俩人安抚了鬼面,又开始纠结该先去做什么,目标好定,过程艰辛啊。两人含着障目叶在忘川边溜达,鬼面闭了气息老老实实跟着。

 

白宇搓了搓头发,往朱一龙那边蹭了蹭:“龙哥,咱们要不要先去看一下三生石?”

 

朱一龙眼睛一亮:“小白,你真聪明!”

 

白宇:“嘿嘿……就……反正咱们现在不能去看大封石也不能去找阎王硬刚,是吧……”

 

朱一龙掏出口袋里那块三生石,被炼魂鼎淬炼过,黑亮黑亮的:“小白,你知道三生石的传说吧……”

 

白宇:“恩,女娲造人时,每造一个人,落下一粒砂,积成巨石,然后这石头吸收日月精华就成精了,然后有一天这石头裂了,蹦出来一个毛猴……”

 

朱一龙撸起袖子。

 

白宇:“哈哈哈哈哈,不是不是,我重说~”

 

朱一龙:“哼。”

 

白宇:“然后石头上生出两条神纹将石头分成三部分,表示姻缘轮回,后来衍生出来缘定三生,三生三世,情定三生什么的~~”

 

朱一龙:“我刚才好像听见什么奇怪的词汇,情定三生?”

 

白宇:“哈哈哈哈哈~~~不是~没有~龙哥演的可好了!真的!我特别佩服!真的!”

 

白宇神游了三秒,噗的笑出声:“面面总说沈巍绿,哥哥你演过的绿油油的角色也不少啊哈哈哈哈哈,你演沈巍真是缘分!”

 

朱一龙哼了一声,舔了舔后槽牙:“确实……”

 

白宇乖巧的后退几步:“龙哥你想干什么?”

 

朱一龙眯了眯眼,不说话。

 

鬼面凑过来拍了下白宇肩膀:“大概是想干你吧。”

 

朱一龙&白宇:…………

 

白宇:“…………???!!???面面你给我回去看点正常的东西!!!”

 

鬼面摊摊手。

 

朱一龙:“其实我觉得我能演沈巍真的是缘分……”

 

白宇:“?”

 

朱一龙:“我要是能有沈巍那么厉害就好了啊……”

 

白宇:“龙哥,你也很厉害的啊,怎么羡慕起沈巍来了~黑袍使的能力是学习,是吧~龙哥你自己说过的~是吧~~咱回去也多看看书~~就行了!我龙哥~没问题!”

 

朱一龙:“哼……”

 

白宇勾上朱一龙肩膀:“多看书~我陪你一块看!盗墓笔记看几本了?”

 

朱一龙推推眼镜:“已经看完一遍了。”

 

白宇一脸惊讶:“厉害啊!确实厉害啊!不愧是能杀青开机无缝衔接的人!”

 

朱一龙:“过奖,来咱接着说三生石……”

 

白宇:“所以说呢~这三生石,是小情侣最喜欢的东西了,浪漫!你想,三生石就是三生缘,在谁都没记忆的情况下……”

 

白宇眉眼弯成了一个十分好看的弧度,笑容照在朱一龙脸上,灿烂的有些刺眼。

 

“茫茫人海里,有那么个人,就是会让你觉得一见如故。”

 

朱一龙微微低头,把笑容藏了起来。

 

白宇摸摸鼻子:“哥哥……你真的……一点都不比沈巍差,真的,咱不就是谈个小老百姓水准的恋爱么,不需要毁天灭地的实力,惹不起的、刚不过的,咱躲。”

 

朱一龙轻轻把人抱住,有很多话窝在心里说不出来。白宇真的懂他,也看的很透。

 

白宇轻轻拍着朱一龙的后背:“龙哥?你别再是感动的说不出话了吧!”

 

朱一龙:“你走开……”

 

白宇:“你让我走吗?”

 

朱一龙:“你敢走个试试。”

 

白宇:“哈哈哈~~我好不容易回来了,轰都轰不走了我跟你说~~”

 


三生石在手中微微发热,白宇也掏出他的那一块。两人对视了一眼,白宇笑道:“看看,咱们总跑题,连这石头都着急了。”

 

朱一龙道:“其实,关于三生石有个最早的传说,就是圆泽和尚和李源的三世情谊,是一段友情……”

 

白宇:“嘿嘿嘿!那等咱回去了,去杭州的三生石旅个游~~逃离喧嚣一起去度个假期~耶~~”

 

朱一龙笑道:“你就皮吧。”

 

白宇:“龙哥啊~你就放心吧,我也是想通了没多久的,朋友恋人两不误~有什么不好的!是吧!咱霸气一点~两个三生石都给他占上!”

 

说完白宇抿着嘴睁圆了眼睛握着拳头比了个“鹿小葵加油”的poss,朱一龙呆了两秒,笑道:“小白啊,你可真可爱。”

 

白宇:“这叫帅!”

 

朱一龙:“帅。”

 

白宇咧着嘴嘻嘻笑着,捏着那小块三生石和朱一龙的撞了一下:“走~咱们去探探这石头的奥秘!”

 

朱一龙:“嗯。”

 

 

 

鬼面早就自觉躲远,贴着忘川边溜达,透过千丈忘川水仿佛看到了那风雨飘摇的大封,那个关了他五千年的牢房。

 

伏羲女娲两人加上星辰的力量,都没困住封印多久。后来只凭女娲自己就盖住了大地五千年?其实重点是因为蹲守牢房的第一任牢头是昆仑君吧。

 

立在大不敬之地的功德古木、昆仑山巅的大神木、功德笔、昆仑君躯体所化的镇魂灯……昆仑君……每件事几乎都和昆仑君有关……如果昆仑君真的是第一个“鬼族”,那么反而好解释了。

 

鬼面不像居北只能考脑补,他是真正有五千年记忆的人。他认真回想了一下五千年前第一次踏上这苍茫大地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第一次看到昆仑君是什么感觉。

 

 

当年昆仑君虽是崇高的大荒山圣,却并没有什么事迹,在那些上古大神的眼里也差不多是个奶毛都没蜕干净的小屁孩。但是蚩尤打不过神农他们的时候却选择来找昆仑君帮忙,庇佑他们……

 

蚩尤是凭什么认定昆仑君有这个能力的呢?

 

鬼面盯着居北二人的背影,心道,如果他们真的所料不错,那昆仑君的降世应该是鸿蒙初开后的第一场天地浩劫。

 

鬼面捻了一下头发,如果沈巍知道这昆仑君不是个遥不可及的圣洁人物,没有单纯可爱的童年,会是什么心情呢?

 

鬼面噗嗤一笑,心道,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白宇听到那一声有点变态的笑声扭过头看着十步开外的鬼面:“喂喂……别笑得那么不可描述……你打什么坏主意呢?”

 

鬼面:“哈哈~没什么,在想昆仑君要真是有啥黑历史,那沈巍这五千年岂不是跟个煞笔似的痴恋一个偶像的人设?”

 

居北:…………

 

白宇:“憋这么说,昆仑君可是真的加固了四柱,拯救了世界,还舍身化灯,助神农构建了轮回,以一己之力安抚天下生灵,相当了不起了好吗?”

 

鬼面:“我没说他不了不起啊,我很佩服他的。我只是不明白啊,沈巍他到底对昆仑君是什么感情啊???这股痴恋太莫名其妙,我反正不懂。还有昆仑君的过去为什么不让沈巍知道。”

 

白宇:“咳,这个嘛……你要知道哈,有时候呢……人啊,一旦喜欢上谁啊,就会觉得那个人特别的好,自己怎样都不够格,都配不上……然后呢,如果这个人一开始就对你有点好感,你就会特别的患得患失,怕破坏了他的好印象……”

 

鬼面:“有病????”

 

白宇把眉毛皱的一高一低:“啊……这个嘛,等你去谈个恋爱就懂了,大概……”

 

鬼面摊手:“旁观者清了解一下?”

 

朱一龙一直抿着嘴听着,终于搭了句话:“当然,能勇往直前,破开一切阻碍也是种恋爱的方法,更潇洒一点,也更危险一点……”

 

鬼面眯着眼睛看了眼居北二人,幽幽道:“所以,你们俩就是,一个瞻前顾后一个勇往直前那种?”

 

居北:………………

 

白宇:“不是,谁瞻前顾后了……谁……我那是出于现实的各种思量,犹豫了那么一小步……有时候,拖泥带水藕断丝连就是能够更长久啊……不懂的话你就回去多听几遍《匆匆那年》……”

 

白宇越说越小声,偷偷瞥了几眼朱一龙,他龙哥的眼神就没挪开过,一直注视着他。看着他龙哥的眼睛,白宇才开始确信,有的眼神里真的能藏着千言万语……

 

他们都太过通透,又有着扎根在骨子里的执拗,他们没有翻天的能力,爱也只能爱的苟延残喘,还不如包裹在“友情”的外衣下,把真爱演成偷 情,把压抑扭曲成刺激,然后收货一份畸形的长长久久……

 

他们曾经以为都各自退了一步,然而并没有迎来海阔天空。

 

朱一龙比白宇更不能接受这份现状……

 

眼前的这个人,要么是恋人,要么就连朋友都不是。

 

因为他磨炼十年的演技都演不出一份假装不爱。

 



“我也没有特别勇往直前……不过,我到是真的很羡慕那份勇气,只怪我不够强大……”说着朱一龙笑了笑,“我要是有沈巍的身份和能耐,绝对把这个人关在我身边,捆几层链子锁起来让他插翅难逃那种。”

 

白宇后退两步,抱紧自己:“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居一龙!!”

 

朱一龙:“哈哈~”

 

鬼面:“啊,这是个好方法~~”

 

白宇怒指:“你们鬼族都是什么阔怕的想法!!”

 

朱一龙:巍屈巴巴.jpg

 

白宇:“哥哥咱不跟鬼族学坏哈……说好的要为弟弟遮风挡雨呢?”

 

朱一龙眨眨大眼睛:“关起来不就都挡住了么……”

 

白宇:“确实……确实不行!!!”

 

朱一龙:“哈哈哈~”

 

 

白宇翻了个白眼突然神游,然后嘿了一声:“所以这昆仑君是不是也是当年被小鬼王的大眼萌给萌到了,然后小正太鬼王又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害的昆仑君不敢掉皮了?”

 

鬼面摊手:“?????这帮大仙儿,灭世救世都干脆利素的,怎么谈个恋爱就搞得别别扭扭怎么虐怎么来呢??”

 

朱一龙寻思了一会儿:“也好也好,不然昆仑君直接冲小鬼王展示了一下邪魅狂狷的本性,然后带着小鬼王一起走歪那咱们就等不来新 中国了……”

 

白宇:“GG~”

 

三个人突然开始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远处身在另一个时空的赵云澜突然一哆嗦。

 

靠,谁在说我坏话…………

 


赵云澜眼前的那个“神农”,也同样笑的一脸古怪,赵云澜的不爽立时就加倍了。

 

赵云澜:“我问你呢!你为什么打落我的魂火,我和鬼族什么关系!”

 

神农:“死是什么?鬼族又是什么?大不敬,是对谁不敬?”

 

赵云澜:“别给我装,我可不信神农大神的一缕神识只是个播放器,你要是不告诉我,就就毁了轮回!”

 

神农:“你知道吗?昆仑,这世界因果成环,轮回才是永恒,那些不能踏上轨道的异数被深埋在地下……”

 

赵云澜揪起神农破旧的衣领:“废话少说!去他马的因果成环,打天地劈开的那一刻,这第一个环就断了,你跟我提什么永恒?你怎么不说把天柱毁了来个山无棱天地合呢?这样咱们一块回到那个大鸡蛋里,就是永恒了!”

 

神农哈哈大笑:“昆仑啊!这才是你的本性啊!不论你承认与否,你生于混沌,你的本性就是希望这世界回到原点。”

 

赵云澜怒道:“滚!!少给老子扣帽子!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神魔大战前的真相,我帮你把这轮回维持下去。不然……”

 

神农笑道:“你真想知道?你承受的了吗?你当年用躯体做成灯托不就是为了让鬼王找不到可以承载你神魂的容器吗?”

 

赵云澜目眦欲裂:“那你就口述给我!”

 

神农悠悠笑道:“你刚才问我为何打落你的魂火?当然是为了让你弱一点……然后让那无光之地的混沌纷纷早产,拖生成对世界没有威胁的存在……”

 

赵云澜:“什么?”

 

 

…………

这边,居北和鬼面晃悠到了三生石边上,上回炸了的三生石已经恢复了原样,或许整体体积小了那么几克吧~毕竟他们俩手里有两块材料。

 

鬼面看着那石头:“你们要是想知道当年的事情,那么除了神农那里就只剩下昆仑君的脑子里有了。”

 

居北:“所以?”

 

鬼面:“所以什么所以??你去看看昆仑君的记忆啊!”

 

白宇:“可是……我现在……”

 

鬼面:“没关系,昆仑君肯定还在你身体里,你先去试试呗。”

 

朱一龙:“不行不行,回来炸了怎么办……”

 

鬼面:“炸了就炸了呗……又不是自己的身子……”

 

居北:…………

 

鬼面:“到时候把昆仑君的灵魂收集收集接着扔轮回里去就好,哈哈哈~”

 

白宇:“你哈哈哈个什么啊!!你们这种灵魂本体论就很烦诶!只有灵魂算个命,那我们活这一辈子算什么??”

 

鬼面:……

 

白宇:“而且你们自己不就是没有灵魂的那种吗?你们觉得自己不算条命吗?”

 

鬼面:……

 

白宇正在生气,脑子里却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

 

白宇脑子一晕,赶紧抓紧了朱一龙。

 

朱一龙:“怎,怎么了?小白?小白??你……”

 

白宇:“等,等下……我脑子里有声音……”

 

——你是?赵云澜?

——你好啊~夺舍人~

——不不不,我没想夺,目测是你家小巍把我们勾过来的……

——小巍他应该只带了那小哥过来,你应该是自己跟过来的。

——哈?

——缘分这东西,谁说得清。没力气跟你废话,你去摸那个三生石吧,不会有事儿的。

 

白宇叫出声:“不行!你死了怎么办!”

 

朱一龙扶住白宇:“怎么了?”

 

白宇摆摆手,掐了掐额头,接着在心里跟赵云澜对话。

 

——开玩笑,你会死的你知道吗?

——我死不了,未来那个赵云澜能好好的过来,就证明现在的我怎么折腾都没事儿。

 

 

白宇:……

 

白宇颤巍巍的跟朱一龙说:“我现在,好怕因果论这东西啊……”

 

白宇一个激灵,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捂住了胸口。

 

——你,你都知道什么……我靠你别是一直在窥屏吧!!

——说实话,我是在你进神木里面去以后才开始清醒的。

 

白宇欲哭无泪。

 

——大哥啊,你最好什么都别知道,我怕沈巍杀了我们……

 

 

白宇抓紧朱一龙:“龙哥啊,我现在怂的一比啊……”

 

鬼面摊手:“你们什么时候不怂的?”

 

居北:………………

 

朱一龙揉了揉白宇的脑袋:“没事儿没事儿,赵云澜他怎么说?”

 

白宇:“他说去摸摸三生石,没有事儿,因为未来那个赵云澜没事儿所以咱们也没事儿……”

 

朱一龙:“……可是,那不是时间节点里的赵云澜么……”

 

白宇:“是啊……他只是存在于节点里啊,出了节点谁知道连上的是什么样的世界……”

 

朱一龙微笑道:“所以你才让他别回答神农的问题让他在里面多待会儿么。”

 

白宇点点头。

 

没胡子的白宇乖巧起来有着惊人的杀伤力,只不过本尊依然自以为糙汉毫无自觉。朱一龙咽了口唾沫:“你呀,人太好……”

 

完全没get到奶白菜的还有另一位破坏气氛小能手鬼面同志。

 

鬼面:“所以呢?现在?摸不摸?”

 

居北:………………

 

鬼面:“首先我对生死确实是没什么概念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真的炸了,你觉得自己快要扛不住的时候放手不就OK了。”

 

居北:………………怎么办,好有道理………………

 

朱一龙:“上次我们几乎惊动了整个地府,这回他们一定加强防范了……我们……”

 

鬼面:“你们还行不行,有我在这谁能把你们怎么样?”

 

居北突然有了一种抱到了大腿的感觉!!!

 

 

三人站到三生石跟前,白宇深吸一口气,对心里的赵云澜说:

 

——我们要看的是你的记忆,你懂?

——你有什么怕见人往事不成?

——嘿!你要是不打算看我也不着急啊!

——啧,来来来。

 

 

白宇伸出双手贴在了石头上,鬼面霸气的散出一大团的黑气把他们几个连同石头都圈了起来。

 

白宇渐渐放松自己的意识,把身体的支配权交给赵云澜,嘴里轻轻念出了几句咒语,三生石骤然华光大圣,映出的画面投在空中。

 

是一片浓郁的漆黑。

 

这是,鸿蒙未开之时?

 

四周雷声轰鸣,但眼前却依然是模糊的一片,几人意识到,这是昆仑君的记忆,在化形之前他看不到这一切,四周传来翻滚的岩浆声——地火。

 

头顶应该有光,有风,但他感受不到,围绕自己的是不断的灼痛,就像一块被反复锻造的铁,不断有沉重的力量砸在自己的身躯上。

 

砸碎,融化后再拼起来,周而复始,像一个死循环。

 

鬼面不禁皱眉,他记得这股灼烧,记得自己是多么想逃离这片地方,伸手碰一下那头顶上、千丈外的和煦清凉。

 

 

画面被加速,不知过了多久,昆仑君终于有力量撕开这一切,他不满的把禁锢他的大地踹的四分五裂,伸臂感受着盘古的馈赠——微风和光芒。

 

那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身影,继承盘古意志,十万大山精魂,最完整,最神圣,是开天辟地后,万物的代表。也是洪荒混沌所化,从地火里第一个诞生出的“鬼族”。

 

要知道,盘古创造了整个世界,有日月山川,有江河湖泊,却没有海。

 

这海,便是昆仑君诞生时,那地裂的产物。这段故事如果印在地理书上,那就是一次大规模的板块运动。

 

这世间科学和伪科学,神话和历史总是莫名的相关联,就像你永远也不知道月球背面是住着嫦娥还是外星人。

 

所谓大荒山,并不是青藏线上这一部分,历史上每一代的人都对它所在的方位有不同的脑补,有说是红山文化代表,地处内蒙的科尔沁沙地。曹雪芹又脑补是长白山。其实大斧落地成昆仑,而大荒,指的是盘古劈开混沌后,脚下所有的大地!

 

大荒山圣之所以名曰昆仑,只是选择了最尊贵的那座山的名字罢了。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本就证明,这一切,都是他昆仑君的。

 

 

 

这次天大的浩劫造成了这世上第一批“生灵的死亡”,也引来了伏羲和女娲。二人无法阻止昆仑君的一切行动,他每踏一步,碎裂的地面下便有无数地火涌出,所行之处寸草不生。

 

女娲和伏羲不忍看着世界毁于一旦,他们飞起对着昆仑君的耳朵大喊:“这个世界已然有了新的规矩,万物都在按部就班的生长,你不属于这里!”

 

 

凭什么?是谁定了新的规矩?我明明存在的更早,为什么反而要向新的规则屈服?

 

昆仑君不服,眼前这两个神明不认可他的存在。但是地底下他还有同伴!他缓缓向不周山走去,他听到地下传来咆哮声,他能听懂那声音,那声音里有渴望,有不甘,有暴虐,他要带他们出来。他要改掉这世界的规矩,阳光雨露,是盘古对所有人的馈赠,盘古的意志从不会厚此薄彼!

 

伏羲大喊:“你是盘古意志所化,难道盘古想看到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变得一片狼藉吗!”

 

女娲的声音接上:“你停下脚步!你看看你的身后!”

 

昆仑君呆住,他伸出手去,抓不住风,也抓不住云,他在地底下期待的每一样美好都不能亲手握住,而这和煦的阳光,也因为他的出现被卷起的烟尘和浓雾一点点掩盖。

 

昆仑君落下了一串泪,后来便成为了长江的源头。

 

昆仑君跌坐在地,躯体分崩离析化作萤火飘散出去覆盖大地,那萤火冰凉,原来是这世间第一场雪。

 

自此,昆仑山巅,积雪万年不化。

 

荧光散去后,一个男孩站在雪里,看着归于平静的天空,决定以后再也不下昆仑山。

 

 

…………

画面突然出现波纹,白宇捂着额头,神情开始痛苦,朱一龙赶忙冲过去,将白宇强行拉了回来。

 

白宇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百遍过山车,头晕脚软到想吐,靠在朱一龙身上难受的喘着粗气。

 

不行,他们不能再待在地府了,镇魂灯什么的、轮回什么的、改日再说,现在回到人间才是最重要的。

 

朱一龙眼眶泛红,忍着泪水搂紧了白宇,顷刻间黑袍加身,抬手召出斩魂刀,对着上空一挥便切开了一条通道。

 

鬼面抬了下眉毛,玩味的笑了笑,没有跟着俩人一起回去,而是藏匿了身形,奔回了大封地,顺便把方才那一通冒黑气的锅都甩给斩魂使。

 

鬼面抬手按住大封石碑,心道,这地底下的“戾气”可是宝物啊。

 

…………

那边听神农讲故事的赵云澜也刚好听到了这里,他点燃了一根烟:“啧,我还真以为小昆仑天真无邪呢!说来也对,我自己小时候什么熊样我自己清楚,这昆仑君要是跟我一个德行,小时候绝对没可能那么乖巧!”

 

昆仑君把自己动手压住地火的记忆改成乖巧的看伏羲结印,到底是多怕这小鬼王不喜欢他啊……

 

啧,煞笔。

 

赵云澜抬头吹了个烟圈:“所以……后来你借走我的魂火也是为了压制下一波‘昆仑君’冒出来?”

 

神农又开始了他的迷之微笑。

 

赵云澜摆了个十分欠揍的表情:“说实话,我现在觉得我自己牛逼坏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么!”

 

神农又问出了他那个问题:“你知道‘死’是什么吗?”

 

赵云澜:“我这是摁到重播键了?你接着给我说!听了这段故事我可更觉得你们这些个神仙没点神仙样子了,人家昆仑君不就是生出来个头大了点么?特么让伏羲女娲一顿忽悠就给忽悠成死宅了。你觉得他们合适么?”

 

神农:“这世间因果相连,能运转千年便足以证明他们当年所做非错。”

 

赵云澜夹着烟的手指了下神农:“你这假的结果论没意思,这世界居然得靠着一个封印续命。从这结果来反推你们之前所有的作为都是错的!”

 

神农笑道:“对错不是你我来定的。”

 

赵云澜:“哼,你这话说的跟一旦无法反驳就甩出‘天机不可泄露’有什么两样?行了?接着往后说吧,然后呢?该造人了?”

 

神农:……

 

 

这边朱一龙带着白宇顺利回到人间,两人吐了嘴里的障目叶,狠狠的吸了口气。


阳光、空气、水,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突然就理解了鬼族们想要爬出来的执着了!

 

他们简直想在人间先过足了舒服的日子再去地府刷剧情……

 

白宇坐在床上灌了好几杯水下去,抻长了袖子擦了擦嘴,突然觉得屋子里少了点什么。

 

朱一龙掏出手机定了几份外卖,也突然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居北:…………

 

居北:“啊!面面呢?”



to be continued

=================

注:

GG:游戏结束~

月球背面的外星人:一个有名的猜想(因为地上的人永远看不到月球的另一面)

更了大约8000字~大家食用愉快~


求小心心小澜手评论><~

评论(39)

热度(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