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23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

======================


23


白宇:“喂!龙哥!默契呢?默契呢?”

 

“你等下,你听我说,俩鬼王是共感的,所以面面一定被影响了,”朱一龙按下白宇四处乱晃的手,“所以面面一定也是喜欢昆仑君的。”

 

白宇:“不是,龙哥……你看刚才面面生气的点明明是觉得裴裴糟践了沈巍的真心呵护!所以还是喜欢他哥,我跟你说骨科可流行了!”

 

朱一龙:“不对,不对不对,你看,面面他居然听裴裴的话,说住手就住手,所以他还是喜欢裴裴,你看面面就从来不听沈巍的。”

 

白宇:“不对,不对龙哥,重点是刚才那最后一句,他觉得裴裴被动挨打是折辱的谁,他前面提了一大串沈巍所以面面他还是觉得裴裴对不起沈巍了所以还是喜欢沈巍!”

 

朱一龙:“那,那也可以是不让裴裴辱没了昆仑君的灵魂啊!你看,面面他刚才是不是头一句就说裴裴的灵魂高贵,所以那句你再这样折辱他其实说的是说的昆仑君……”

 

白宇:“来啊!PK啊!”

朱一龙:“恩……点关注不迷路,主播带你上高速!”

 

白宇:“哈哈哈哈行啊龙哥,有进步!”

朱一龙:“嘿嘿……”

 

白宇:“龙哥,真的!我跟你说,面面绝对是喜欢沈巍的,你看他从地里出来先干的第一件事儿是什么?”

朱一龙:“跑。”


白宇:“………………不是!这个不算!他一出来就去找沈巍了啊!而且锲而不舍!不离不弃!”

朱一龙:“你那都不是重点,我演过面面我还不懂吗?”

白宇:“恩?你懂什么?”

朱一龙:“真的,这事儿我最有发言权,我跟你说面面也好沈巍也好首先就对昆仑那张脸没抵抗力。”

白宇:“突……突厥王子那张脸?”

朱一龙:“你别这表情,我跟你说,他真的就喜欢长这样的。”

白宇:“……”

朱一龙:“真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白宇:…………!!!!!!

 

朱一龙:…………

 

白宇和朱一龙开始冒烟……

 

 

赵云澜鄙视了一眼:“靠,亲都亲了在这玩什么青涩!”

朱一龙&白宇:…………

 

 

白宇:“啊,龙哥,你刚才说了好多话诶!”

朱一龙:“恩……好累……”

 

……

朱一龙睁着大眼睛往上看了看,然后看向白宇,指了指自己:“啊,对了,所以刚才是我赢了。”

白宇扶额:“我的龙哥啊……”

 

 

和天上愉快的氛围完全相反的下面,裴文德有些呆住了,什么,四千年……

 

鬼面把裴文德扯到跟前:“你无论转世了几辈子,你的灵魂都没有换过!你最好想一想,你怎么可能真的忘干净!”

 

赵云澜蹲在地上,鬼面似乎是个不会撒谎的,所以说的话都特别有参考价值。于是昆仑君流弊到理应记得转世之后的所有记忆?

 

神农搞的这个轮回,说是永生,其实就是灵魂永存,每一辈子放进不同的躯壳。然后躯壳死了地府就把灵魂进行回收,去孟婆那里做个格式化,再接着投放出去。

 

显然赵云澜完全想不起自己前世,所想起来的也只有昆仑君的部分,还是在受到了多方暗示之后。给了他暗示的人有地府,有神农,有鬼面……仿佛只有一个人不希望他想起来,那就是沈巍。

 

还有个死猫,要怎么算好呢……

 

赵云澜托着下巴,那地球上的人越来越多,都哪儿来的灵魂啊= =……动物的?算了想多了,这是阎王们的业务范围。不过要是知道原理就好了,说实话还是想给他的小巍找个魂魄的。

 

这么想着,就瞄了一眼朱一龙。

 

朱一龙一哆嗦。

 

 

下面的小太子惨兮兮的喊着护驾,冲进来几波禁卫军。鬼面眼神凶狠的一抬手,被裴文德迅速按住:“他们都是服从命令而已,身份所限,职责便是如此,不要杀他们……”

 

鬼面不说话。

 

裴文德继续道:“杀人便是恶,你若杀人,我必手刃了你!”

 

鬼面挑眉笑了:“哈哈哈……令主啊,你……杀的了我吗?”

 

裴文德:“宁可玉石同碎!”

 

鬼面:“你,没那个本事。”

 

裴文德:!!

 

 

鬼面对裴文德说:“你们人类的规矩太麻烦,你去跟这个太子说,想说什么说什么,他不敢不答应。”

 

太子瑟瑟发抖的盯着裴文德:“裴卿有什么要求,但,但说无妨……!”

 

裴文德和大家商量了一下,只求太子宽限了些时日,定查明真相,将皇帝魂魄巡回。便撤回去了。

 

鬼面摊摊手,嫌弃裴文德畏首畏尾。


裴文德看着浑身是伤的的灵佑,想起他刚才险些被鬼面捏死的情景,问道:“你刚才,为何要来……找这个鬼王。”


说完指了下鬼面。


灵佑:“三十三天外起黑云,是大凶之兆……历来只有能撼动三界的灾难才会显现……”


辑妖小队的人惊讶的看着鬼面。


开源冲裴文德比了个拇指,满脸写着“你这儿子厉害了!”


裴文德突然有种想善用职权扣他工资的冲动。


鬼面咋舌到:“你家佛祖在西边呢,没事儿总瞟道家的地盘干什么,三十三天有黑云就是我干的?那万一是太上老君的炉子糊了呢??”


众人:…………


白宇:“确实!确实啊!”



裴文德做了个深呼吸,接着问灵佑:“那食精鬼王为什么要吃皇帝的魂魄……”

 

灵佑:“妖可成仙,亦可成魔,皇帝是九五之尊,吸食他的魂魄食精鬼王就能修炼成魔。”

 

鬼面撇嘴指着裴文德:“真不识货!最尊贵的灵魂明明在这儿!”

 

裴文德转过身:“你什么意思!还有,连同你之前的话一起解释!什么四千年!什么令主!什么黄泉!”

 

鬼面:“已经告诉你这么多了,你还想不起来吗?”

 

裴文德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鬼面没有出声,只对裴文德做了个口型。

 

—昆

—仑

—君

 

 

裴文德睁大双目,突然头疼欲裂。眼前鬼面的身影都开始模糊,再仔细看过去,却发现鬼面的身形仿佛小了一圈,从那阴阳怪气的笑容里竟然透出一个倔强又青涩的脸。

 

裴文德:“你……你!!”

 

裴文德蜷缩在地上,众人纷纷向鬼面攻过去,鬼面连个眼神都懒得给,萦绕周身的黑气万能且万变,轻易的就把人固定在了墙上。

 



此时身在大封地的沈巍,死死按住了大封石,然而封印无论如何加固,都有无尽的戾气涌出来,接着一只只畸形的手从土里伸出来。

 

大封,要不行了。

 

沈巍青筋暴露的下了大封,双手持刀,躬下身,用力一扫。刀刃几乎划出一个整圆,崩裂声惨叫声震耳欲聋。其后迅速变得鸦雀无声,空气中只残留了些破碎的回音。

 

斩魂刀,上呈三十三天,下去十八层狱,天地人神,皆可斩于刀下。

 

 

沈巍,有狂的资本。

 

 

 

沈巍看着那块大封石,女娲仁慈?仁慈也不过是种选择,仙圣依然偏心自己造出的人类。神农打落魂火烧出鬼族,女娲为三界苍生封印了鬼族,然而罪过却要昆仑君来偿还。

 

 

人的灵魂明明因为带了三尸而鲜活,而鬼族却因为是三尸戾气所化而成为不祥,这又是谁定的规矩?

 

 

沈巍比所有人都恨他们。

 

将他所有的恶意束缚住的是昆仑君。

 

但是如果鬼面能毁了这一切……

 

 

 

沈巍露出笑意。所谓天道,都是事后孔明。既然大封的大限将至,鬼面已经无法控制,不如就干脆搞个大的。

 

 

 

 

 

 

这边裴裴痛苦的伏在地上,本应该及时阻止鬼面的沈巍却没出现,赵云澜突然意识到了不对,满脸狐疑的盯着居北二人,心想他们刚才不会是故意闹腾让他忘了去观察沈巍吧!

 

不,他们确实是凑在一起就会闹腾,居北效应了解一下。

 

只不过确实也有点干扰赵云澜的意思。

 

白宇心里头美,虽然PK输了,但是刚才他龙哥说了啥?诶嘿嘿嘿嘿。突然告白啊!那是告白啊!

 

白宇搓搓裤子,对他龙哥说:“哥哥呀,其实,我也可喜欢你这样的了。”

 

朱一龙摆出巍屈巴巴的脸:“哦,只有脸嘛,我懂。”

 

白宇一呆:“不是,不是不是!”

 

白宇捂着自己的心口,心话他龙哥一定是早就知道他白宇对朱一龙的脸没有抵抗力了!专属眼神+专属笑容!偶尔低低头,展示下扑闪扑闪的睫毛,他就能立刻缴械投降背叛直男组织。

 

天知道镇魂拍了三个月,他就弯了三个月,本以为随着杀青能重回阳关道。

 

谁知那独木桥上的风景太美了。

 

当时他选择了执拗的回头,狼狈的逃走。

 

还好,当他再次回头的时候,一群镇魂女孩用最大的善意把他们托了起来,一个神奇的力量将他们拉进镇魂宇宙,给了他一个重温旧梦的机会。

 

白宇将朱一龙拉进怀里,朱一龙一愣:“小白?”

 

白宇:“对不起啊,龙哥,我错了……”

 

朱一龙:“小白……?”

 

白宇:“真的,龙哥,你真的……太好了……”

 

朱一龙笑笑:“真这么好,就不许再放手了。”

 

小白认认真真的点了点头。

 

 

白宇吸吸鼻子道:“说实话,那群嗑咱俩CP的孩子们,是不是特别不相信咱的演技,是不是我以前演的太差了?怎么他们一下子就看出来我是真情实感了……”

 

朱一龙:“……按照刚才的节奏咱们应该吻一下才对,你怎么突然就跑题了。”

 

点火倒计时!五!四!三!二!一!白宇烧起来了!哇!白宇越烧越红了!

 

 

 

赵云澜表示观影时不许塞狗粮:“你们给我好好看剧情!裴文德就快挂了好吗?”

 

居北二人迅速立正站好。

 

就见鬼面蹲着看正在原地抽搐的裴文德。

 

“……恩,你抽完了么?”

 

裴文德:“……”

 

这时一团肥硕的东西冲了出来,落地之后眼睛闪着碧绿的光芒。

 

 

天上的三人惊讶道:“大庆!!!”

 

 

 

大庆迈着猫步,叼着镇魂令放在了裴文德额头上。裴文德终于冷静了下来。


镇魂令取材自大神木,大神木本来就可以温养昆仑君的神魂,能变成鞭子什么的,是附加功能。

 

大庆找这辈子的令主也是找了挺久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又发现他对妖怪深恶痛绝……于是也没个机会接近。好在这一任的令主实在是家境不错,虽然这个令主本人颇有点苦行僧的架势,但是丞相家里有钱啊!本着保镖加享福,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原则,靠着卖萌当了裴姐姐的宠物,五星级猫粮吃多了就偶尔忘了正事儿,不过这个裴文德简直是历届令主里最正经的了,实在不需要他猫大爷做思想工作。

 

 

还好他及时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性。

 

鬼面盯着大庆。

 

感觉这只猫好像比自己岁数还大……



to be continued

====================

注:法海据说是真的有个姐姐的,而且这个姐姐很疼弟弟。

我争取下章就把裴裴写死……



评论(33)

热度(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