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又怂,又博爱,潇洒一点,快乐一点,我好喜欢强强啊!!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22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

======================

22

白宇:“赵,赵云澜……面面他不solo难道你还希望他和裴裴发生点什么不成!”

 

朱一龙:“居然连面面都不放过。”

 

白宇:“你个颜控果然是只喜欢脸的!还想把两兄弟都收了不成!面面他还是个孩子啊!”

 

赵云澜撸起袖子:“今天不打死你们我就不姓赵……”

 

居北二人疯狂后退,朱一龙:“你本来就只喜欢沈巍的脸啊!”

 

白宇:“就是!你夸过沈巍别的么?除了大美人小美人还有别的吗?还嫌弃他不给你压,嫌弃他瞒着你!”

 

赵云澜突然就愣住了:“你们这是哪儿知道的细节!!!”

 

白宇:“你先甭管这个!怪不得沈巍不敢让你看到面面,原来是怕你见一个爱一个哦!”

 

赵云澜:“果然还是得打死你们……”

 

 

 

天上这三人正兀自追打,一道利刃般的黑气直破云霄,吓了三人一跳。低头一看,发现鬼面站在裴文德身边,一只手举过头顶,正前方的大地裂开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鸿沟,方才冲向裴文德的几只妖怪悉数不见。

 

大概是灰飞烟灭了。

 

鬼面重新蹲下,对震惊到失语的裴文德说:“虽然不想管,但你毕竟是我们的恩人,总不能让你死在我眼前。”

 

裴文德:“你,你们?”

 

对面的妖怪和整个缉妖小队一起恐惧的盯着鬼面。

 

鬼面对那群妖说到:“只有这个人不许动,剩下的我不管。”

 

裴文德:“你!!”

 

 

话虽如此,对面的妖也不再敢冲过来,互相给了个眼神,连忙撤走了。

 

裴文德捂着胸口慢慢坐起来,警觉地问鬼面:“你是什么!是人…还是妖!难不成……是魔?”

 

鬼面:“都不是。”

 

裴文德青筋暴露:“妖物!你耍我!?”说着挥出长刀劈向鬼面。

 

鬼面不闪不躲,刀刃砍到鬼面身上立刻崩断成两截,连衣服都未曾划破。

 

众人一起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可是,淬过妖血的宝刀啊……”

 

鬼面:“好低等的血……”

 

裴文德:“你……”

 

鬼面:“我不是妖那种低级的东西啊,我是鬼王。”

 

众人咽了口唾沫各自抚上了刀。然而鬼面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们,接着跟裴文德说:“不是黄泉路上那种鬼,我们脱胎于混沌,是三界生灵之外的鬼族。”

 

裴文德:“你刚才说我是恩人是什么意思!”

 

鬼面笑笑:“你是给了我们生命的人啊。你们人间有个类似的说法,就是父亲。”

 

裴文德一口血喷出来,远处的沈巍一个没站稳差点来个平地摔。

 

天上的白宇和朱一龙笑的一起滚到了地上:“天啊,我觉得面面说的好有道理啊!”

 

白宇:“确实~确实啊!!”

 

朱一龙:“面面不会被沈巍打死吧~~”

 

赵云澜:“玛德!劳资又不是踩蛋的公鸡!!溜达一圈回来就孵出一堆小鸡仔儿!!”

 

 

 

其余的人纷纷神情复杂的看着裴文德。

 

裴文德:“胡言乱语!”

 

年芳二十八的裴公子突然喜当爹正浑身上下散发着不适,背后的树林里突然跑出一个白衣女子。

 

白宇激动道:“女主出场了!白娘子出场了!”

 

朱一龙:“你说你,没事儿抢人家许仙的CP干什么。”

 

白宇:“那,那也不是我要抢的啊!是导演让抢的啊!再说,我也没抢啊,那剧情!剧情就!是吧……”

 

朱一龙:“昂……”

 

白宇:“不过裴裴在这里是镇魂令主了!不是法海了!所以肯定不会去抢女主的!龙哥你放心!”

 

朱一龙:“昂~”

 

白宇:“= =”

 

还受着重伤的裴文德这次没办法华丽救人了,眼见着阿仑甩出锁链捆缚住了白青青,白青青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朱一龙捂嘴忍着笑:“还好冲出来的是蛇妖不是面面哈哈哈哈。”

 

白宇挂着满脸黑线看着他亢奋的龙哥:“哥哥,珍爱生命,远离B站啊!”

 

赵云澜:“B站是啥?”

 

白宇:“一个你已经给沈巍生了一堆娃了的地方。”

 

赵云澜:“??????!!???”

 

 

下面一行人辛苦的打着那个形似毛猴的怪物,面面站在裴文德边上袖手旁观,看着自己胸前的血手印,心话沈巍为什么不阻止昆仑君喝妖血呢?就这么放任昆仑君霍霍这大好的容器?

 

一夜间经历了三场战斗的缉妖小队节节败退,危难之际大和尚灵佑登场,结出一个卍字金印困住了怪物。

 

白青青不敢贸然现出真身,却见那大和尚不是冲她而来,而是径直走向了鬼面。

 

灵佑:“人死后魂升于天,魄入于地,唯三尸游走,名之曰鬼。”

 

鬼面懒得看他:“你一个和尚研究道法干什么?”

 

灵佑:“殊途同归罢了,施主,不如回去你应该在的地方吧。”

 

鬼面眼中寒光乍现:“你算什么东西?”话音未落,黑气箭一般的射向灵佑和尚。灵佑忙掏出佛珠念咒,金字梵文做墙,挡住了鬼面的攻击。

 

鬼面满脸不屑的加大了力气,金墙顷刻崩裂。鬼面的手掌凌空虚握,灵佑浑身的关节立刻发出脆响,鲜血喷溅出来。

 

鬼面拧了下手腕:“我送你去西天见你们佛祖怎样?”

 

眼看鬼面就要握紧拳头,裴文德连忙喊道:“别杀他!!!”

 

鬼面停下手。

 

灵佑断断续续道:“施主,堪不破……”

 

鬼面对裴文德说到:“他再说一句话我就捏死他。”

 

裴文德立即招呼队员们过去堵上了灵佑的嘴:“老和尚!你少说几句吧!”

 

 

灵佑是个很识时务的和尚,老老实实闭上嘴开始打坐疗伤。

 

裴裴这一晚上透支太严重,半天脸色都不见好,虚弱的问鬼面:“我,我何时,施恩与你……”

 

鬼面:“我哥不让我说,不过我可以偷偷告诉你……”

 

鬼面在意识里突然遭受到了沈巍的重击,眼冒金星的抓住了头,接着沈巍的声音出现在了脑海里:

 

——他不能知道那么多!他不能想起来!!

 

——为什么?

 

——你以为能承受住昆仑君的容器有很多吗?

 

——那把昆仑君的灵魂拆一拆就好了,我相信你要是不插手的话,地府会这么做的。毕竟现在生灵越来越多,魂魄不够用。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要是想刺激我就冲我来!离他远一点!!

 

——我的兄弟啊,我真可怜你,他都想不起来你了,还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在这折磨自己有什么意义?

 

 

沈巍的声音突然消失,鬼面就当他终于开始考虑自己说的话了。

 

 

 

居北对视了一眼,心想沈巍不会是从这时开始思考要复活昆仑君的吧。不知道赵云澜有没有猜到,如果赵云澜真的也猜到了,会不会就相当于做了弊……

 

最后就无法肉身成圣了啊……

 

居北有些忐忑的看了眼赵云澜,心话是不是得阻止他知道点什么,不然沈巍谋划了千年的HE就要付之东流了啊!那岂不是也要跟剧版镇魂似的变成SE了啊!

 

白宇:“赵云澜啊,咱能快进不?你能不能看快点啊……”

 

赵云澜:“慢慢看呗!有什么我不能看的不成?”

 

白宇:“你有没有发现你特别任性。”

 

 

下面的裴文德见鬼面突然不说话,问道:“你要告诉我什么?”

 

鬼面狡黠的笑笑:“你试着自己想想?”

 

裴文德:……

 

阿昆:“老大……你,你还行么……”

 

裴文德:“没事儿,我休息一会儿就好。现在皇宫没人驻守,不立即赶回去,怕是会出事儿。”

 

话是这么说,裴文德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鬼面:“哇,你虚的厉害诶,要不要吃点啥补补?”

 

裴文德:“……”

 

鬼面抬头看像白青青:“我听说蛇胆不错……”

 

裴文德:“???”

 

白青青猛然抬头,惊惧的幻化出原型,挣脱束缚拼命逃走。

 

阿昆:“卧槽!果然长得太漂亮的都是妖怪啊!!”说完看了眼阿仑:“除了阿仑!”

 

鬼面弹出一缕黑气把蛇妖捆了回来,低头看着裴文德:“吃不?”

 

裴文德闭上眼冷静了一下:“都带回去!!”

 

鬼面歪歪头:“不吃?为啥?很补的,反正你身体里的妖血也是蛇妖的,补你简直对症下药。”

 

裴文德:!!!


赵云澜突然道:“沈巍不会一直偷偷给裴文德喂的就是蛇胆吧……”

白宇&朱一龙:……


 


裴文德艰难的爬上马,对鬼面道:“等我知道你是个什么!绝不会放过你!”

 

鬼面一脸问号:“我不是都说了我是鬼王吗?”

 

裴文德:……

 

 


一行人策马回宫,开源看了眼身后,并没有鬼面的身影,于是问道:“老大,您儿子呢?”

 

裴文德:“住嘴!!!”

 

 

 

众人来到宫门,穿透重重屏障,果然皇宫失守,皇帝寝宫门户大开,食精鬼王正吃得开心,被缉妖小队强行阻止了,灵佑和尚拼了老命替皇帝守住了一魄。

 

食精鬼王被压制住,口中赫赫出声:“吾乃食精鬼王!尔等宵小能奈我何!!”

 

 

众人立时不严肃的想起刚才那个鬼王,不谈气质肤白貌美,没查清楚是不是做过恶之前都得犹豫下要不要动手!都是鬼王,这差距这么大!眼前这个怎么看都是可以直接打死的那种啊!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白宇大声BB:“裴裴只恨妖,不过能接受别的物种也真的很意外了,所以其实裴裴还是看上了面面的脸吧!毕竟是昆仑君转世啊!昆仑君是个什么?是个可以对小孩子下嘴的没节操的颜控啊!”

 

赵云澜:“你们现在说我坏话都不打算背着我了吗!!”

 

朱一龙:“冷静下,其实搞不好裴裴只是舐犊之情……”

 

赵云澜:“你们有完没完!!!”

 

在被打死的边缘疯狂试探的居北二人在作死中获得了谜之快落,乐此不疲。赵云澜此刻疯狂计划着等出了树用镇魂鞭把这俩人捆起来拿三昧真火烧烧。

 

 

灵佑和缉妖小队本就身负重伤,疲于应付。食精鬼王怪笑几声挣脱束缚朝着几人扑过来。

 

赵云澜啧了一声:“要不反派都没脑子呢,大好的时机不去接着吃皇帝的魂魄,跑来打主角他们,这不等着一会儿被面面打出屎吗?”

 

白宇:“……你怎么也叫面面了???”

 

赵云澜:“…………”靠靠靠被这俩人影响了……

 

鬼面果然及时出现了,往裴文德身前一站,大片黑气涌出将食精鬼王撞了个支离破碎,仓惶逃窜。

 

鬼面在这天地间只认两个人,一个是他哥斩魂使沈巍,一个是有给命之恩的昆仑君。可惜这两个人都不认他就是了。

 

 

鬼面回头看向裴文德:“打死么?”

 

裴文德没来及说话,太子便带人进来了,一屋子人立刻噤声跪倒。鬼面自然知道跪拜是大礼,所以肯定不会拜这人间的小太子。

 

太子也只当这个白衣服的是缉妖司新收的怪人,皇帝被害也没理由先对礼节问题发难。这太子作威作福惯了,皇家威严加身便觉得旁人皆是蝼蚁了,没问几句就给了裴文德一巴掌。

 

鬼面眼神一暗,一抬手就把整个宫殿的屋顶掀翻了,房梁瓦片砸在地上愣砸出了地震的效果,太子惊恐的摔倒在地上。鬼面抬脚踩断了太子几根肋骨:“你是个什么东西!令主也是你能打的??”

 

太子伤到了肺,咳出了血,裴文德连忙制止住了鬼面。

 

鬼面目眦欲裂的盯着裴文德:“你知道你的灵魂多高贵吗?你知道有个人对你求而不得四千年吗?那个人为了仰视你宁愿把自己锁在黄泉之下,你就这么自轻自贱,让这么个东西打你?”

 

裴文德:“你说……什么……”

 

鬼面:“你再这样折辱他,我就提前送你入轮回!”

 

裴文德:…………

 

 

 

 

天上的居北两人甩出了好几排的省略号。

白宇:“我脑补了一个不太好的故事。”

朱一龙:“我也……”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道:

白宇:“原来面面喜欢的是沈巍!”

朱一龙:“原来面面喜欢的是昆仑君!”

 

 

白宇&朱一龙:!!!?????? 



大神木外面的鬼面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我感觉正有些不可描述的词汇加在我身上…………”

 

沈巍:…………



to be continued



=====================

观影时!靠!你敢打裴裴!!灭了你!!

评论(72)

热度(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