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21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

======================

21


城里妖气弥漫,帝国的强弩之末,连都城都千疮百孔任由妖物随意进出。缉妖司本就人手不足,又受着天子和百姓的夹板气,费力不讨好,若没点信仰,还真就没人能坚持下去。

 

白宇:“裴裴的身份可不算差,正经官二代,宰相儿子诶!比赵云澜还根正苗红那种。”

 

赵云澜哼了一声。

 

白宇:“就是童年惨了些,人又固执,唉,怪可怜的。”

 

朱一龙一时嘴巴不受控制掐着嗓子来了一句:“你爱上了一只妖啊!!”说完自己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白宇:“龙哥!你坦白从宽!!你看了多少不该看的东西!!”

 

朱一龙笑的带着白宇一起抖。

 

白宇:“你偶尔也听听弹幕的话!乖乖叉自己出去好吗!”

 

 


这辑妖司的人都是一群刀口舔血的亡命徒,饮了妖血为了除妖,每次激战为了释放力量都要放不少血。

 

于是这辑妖司的后厨常备各种阿胶大枣补血……

 

白宇脑补了一下,沈巍装成个老嬷嬷给裴裴送十全大补汤的情景,笑的都快滚到地上了。

 

朱一龙放手看着白宇滚来滚去,掏出手机录了个视频:“这辈子的昆仑君说不定是最让沈巍操心的一任了,不过大庆呢?”

 

白宇:“大概还没出场,估计得等到裴裴对妖没有偏见了的时候,诶?龙哥你又偷拍我!”

 

朱一龙:乖巧.jpg

 

 

三人看着裴文德带着几个部下,策马出城,并真情实感的觉得裴文德挂在马身上的水袋里泡着人参枸杞。

 

那身段怪好看的,朱一龙偷偷咽了下口水。白宇心情十分微妙的盯着他龙哥好几秒。

 

朱一龙坦荡荡的对白宇笑笑:“你演的,真好看。”

 

白宇捂着脸:“龙哥!你怎么了龙哥!把那个撩一下就害羞的龙哥还给我~~~!”

 

朱一龙眨眨眼:“我害羞过吗?”

 

白宇认真的回忆了一下:emmmmm………确实……

 

 

 

 

 

赵云澜看了眼东面的天空:“三十三天外黑云起……这是鬼面要来了?”

 

白宇:“鬼面每次一出来都,这么大的动静吗?”

 

赵云澜:“毕竟涉及了大封。”

 

朱一龙:“emmm……我觉得他出来是找沈巍的吧……”

 

赵云澜:“啧,谁知道。”

 

 

 

不愧是演过面面的人,说对惹,鬼面出来还真是找沈巍的。


鬼面打小长得就慢,他哥已经可以出去陪昆仑君聊天了的时候,他还是一坨。

刚能出来溜达没多久就开始了神魔大战,乌泱泱打了个天昏地暗之后女娲化作后土盖住了大地,鬼面和其他鬼族就出不来了。

 

鬼族也分等级,沈巍早就不参与排名了,那在这极暗的大不敬之地里无论是觅食的还是惦着一较高下取而代之的就都盯上了鬼面。

 

一个没注意,手臂被生生扯了下去,黑暗中喷涌出去的血也不知是红是黑,鬼面伸手感受一下血的温度,下一刻就穿透了眼前的鬼族,微一用力就将眼前那坨生物炸成了一朵肮脏的烟花。

 

新的手臂在雾气中幻化出来。

 

那群高等的低等的鬼族和幽畜默默的远离他,无论是出于智商还是出于本能都不会再过去招惹他,只敢躲起来伺机而动。鬼王与生俱来的强大,同样都是脱胎于混沌得命于昆仑君魂火,但两个鬼王却是优胜劣汰之后站在顶端的人,剩下的鬼族无论数量有多少,都是垃圾。

 

根本毫无威胁。

 

大封坚持了四千年,期间若不是沈巍守着,早就破了。神农当初做此打算也是为了能有个势均力敌的人压制住鬼族,即便这个人本身也同样是深埋地下的戾气。

 

鬼面在意识里问了沈巍很多次,神农在利用你,你为什么要听他的呢?你放我出去,咱们为所欲为不好吗?即便你想得到昆仑君,又何必委曲求全?

 

沈巍一直都不曾回答过他。

 

直到大封的大限将至,鬼面新奇的踏出了第一步。

 

这乍一来到人间的鬼面除了撒丫子狂奔,第二件事儿就是去找沈巍。好不容易出来了,不去牢头跟前嘚瑟一下那哪是鬼面的风格!

 

正躲在裴家后厨偷偷给裴文德的晚餐里加料的沈巍猛然一惊。瞬移般出现在了长安城郊的树林里,两股浓郁的黑气相撞,沈巍的斩魂刀毫不留情的挥出去。


“滚回去!”

 

生平只见过一样武器的鬼面挥出巨斧格挡住:“我为何要听你的?你毫无理由的困了我四千年,怎么还一副错都在我的样子?”

 

沈巍:“你本不祥,我们都不祥,本就不该存在。”

 

鬼面:“你这种自卑我不懂,连天地万物都是混沌所化,你我天生天养,三皇五帝都不足以与你我相比,昆仑君到底何方神圣让你如此自惭形秽?”

 

沈巍满脸的愤怒与厌恶:“不许提他!”

 

鬼面笑了:“嫌我脏?不配开口提圣人的名字?你自己不是也说了,你我是一样的,你怎就提的?还把昆仑君的魂火带在身上,还把昆仑君的神筋塞在身体里?你这不是在污染他吗?”

 

沈巍暴怒:“闭嘴!!”

 

斩魂刀骤然变大,挥动间卷起刚猛的风,鬼面化作一团黑雾,但声音却没间断:“大封不行了,你困不住我了,不如好好想想我的提议吧,天地算什么?神农算什么?这三界除了昆仑君对你我有恩,其他人有何动不得的?”

 

沈巍一刀将鬼面那抽象的身影劈成两半。

 

鬼面的黑雾逐渐散去:“我倒要去看看这昆仑君是何方神圣。”

 

沈巍爆喝:“你敢!!!”

 

 

鬼面有何不敢?一刀戳进沈巍死穴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赵云澜看着恐惧又愤怒的沈巍,心口开始疼,这个人自虐了几千年,因为自己几句话就把本性压抑到了骨子里,摆着君子端方的脸。然而这个改变他的人却过了五千年才看到,或许之前也看到过吧,然后便遗忘了。

 

忘了,就更伤人了。

 



辑妖小队感受到了林间浓郁的阴邪之气,临时改了路线,进了林子却发现空无一物,无人,无妖,无魔。

 

随着裴文德的身影远去,沈巍出现在了刚才裴裴踏过的地方,蹲下身,抓起那一抔泥土。

 

看不到表情却能感受到浓郁的哀伤。

 

 

白宇对赵云澜道:“你家小巍真可怜,就这样你还要拼命去查真相吗?乖乖被骗得了,他又不会害你。”

 

赵云澜当然知道。

 

但是赵云澜要的是对等的感情,自己这颗只装了三十多年记忆的脑子配不上沈巍的深情。


感情要还,就还足五千年的份;恋爱要谈,就从亘古开始。

 

这特么才是神仙谈恋爱该有的水平!

 

 

 

白宇耸耸肩表示我们凡夫俗子谈恋爱不想扯上天地人神,不想扯上前世来生,不想扯上前任,不想没藏好蛛丝马迹就被全网通缉。

 

我们只想静静的虐狗。

 

如果可以,虐一辈子的狗,哈哈。

 

 


 

沈巍不敢靠近裴文德,但是鬼面是敢的,而发现沈巍只能咬着后槽牙生气却不能过来就嘚瑟的想原地蹦两圈。

 

辑妖小队经历一场恶战,收货妖头一颗,现在案甲休兵,倒在原地回血。

 

鬼面背着手溜达了过去。

 

大家迅速惊觉起来。

 

裴文德:“什么人!!!”

 

面面从夜幕里走出来,盯着裴文德瞧了会儿:“你便是这一任的令主啊。”

 

裴文德:“你,你说什么!”

 

梅:“裴,裴大哥,他……不是妖……看不出,是什么……”

 

鬼面打定了主意要刺激沈巍,同款的黑发披在身后,弯下腰对裴文德说:“我是沈巍啊。”

 

 

裴文德浑身一震,只觉得面前这张绝美的脸无比的眼熟,仿佛每一辈子都曾见过。

 

沈巍怒不可遏的化作滚滚黑雾卷住鬼面,声音直接砸进了鬼面的识海。

 

——我不许你碰他!!!

 

鬼面笑的疯狂又得意。

 

——我碰了又怎样?你打的过我?你舍得跟我同归于尽?舍得昆仑君失去你的庇护之后在轮回里把各种动物牲畜都当一遍?

 

 

沈巍痛的撕心裂肺,从沈巍去求神农把昆仑君送入轮回的那一刻开始,鬼面就很通晓怎样把沈巍的心拧出血了。

 

一声划破天际的哀嚎随着黑雾散去,也卷走了地上摊着的几个辑妖司队员的记忆。

 

“刚才,怎么回事儿……”

 

“好强的……煞气……”

 

裴文德看向鬼面:“你是什么人!你怎么在这里的?”

 

鬼面摊手:“我看你们都晕在这里就过来看看啊。”

 

梅冲裴文德摇摇头:“不是妖怪……”

 

没等梅的后半句话说完,刚才被杀的妖怪的同族就报仇来了,裴文德伸手在刀刃上用力一划,利器沾染上妖血发出诡异的光芒。

 

“一个不留!!”


裴文德一手把鬼面推开:“离远一点!!”

 

鬼面呆滞的看着自己雪白的前襟印上了一个黑红的血手印。

 

“靠!”劳资吃了你哦!!

 

 


几个体力告罄弹尽粮绝的凡人,靠着妖血和法阵堪堪和那群妖怪打了个平手。

 

一个妖怪头目朝裴文德伸出手:“把它的头给我,咱们今天各自收手!怎样!”

 

妖怪的头里有内丹,傻子才会交出去。

 

裴文德嗤笑道:“哼,妖之间果然没什么感情,原来是为了同族的内丹啊。”

 

那边的妖也不恼:“送给敌人不如便宜自己,何错之有?”

 

说罢又打了起来。

 

 

裴文德重伤倒地,鬼面愣在一边,伸手想把人扶起来,双手箍住裴文德的上臂之后又犹豫了。怎么扶起来啊??他一向都是抓着猎物的头直接拎起来的,然后从脖子开始啃。在不是为了吃的前提下把人扶起来,他没干过啊!

 

鬼面松开手,蹲在裴文德身边开始犯愁。要不然别管好了……

 

裴文德奄奄一息的看向鬼面:“不用管我,你快走……”

 

鬼面:“哎呀你怎么知道我不想管你了的~~”

 

裴文德:…………

 

 

赵云澜:“鬼面他母胎solo是有原因的!”

朱一龙:……

白宇:……





to be continued

=====================

半夜肝文~求小心心~小澜手~评论~

↓没啥意义的注解↓

虽然用不上但还是叨叨一下时间线,裴裴的霸霸裴休852年开始当了五年宰相,因为剧里已经称其裴相国了(相国作为官职早就没了所以这里应该是对宰相的称呼吧),所以裴裴出场的时间线大概就是852-859这五年内,距离2013年1160年左右。

四舍五入一千年前就还好啦~没问题了啦~~况且面面也只是说“千年前见过”~~锅是我的~~

那啥,如果时间真的完全对上才可怕呀哈哈哈!


于是电影里的皇帝和太子大概就是李忱和李漼吧。(但李漼并不是太子而是长子也木有母后,这些先不管了恩恩。)

↑↑↑↑↑

随手查的不很准确,对晚唐木有研究!在下是个沉迷盛世的俗人~

~沉迷魔改~

评论(39)

热度(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