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19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


19


白宇:“贪生怕死罢辽……”

 

赵云澜琢磨了一会儿,心话要是没有沈巍做手脚,自己真的在大神木里看了个全套,会不会原地爆炸……

 

朱一龙:“面面,你能转一下鼎吗?为了功德笔……”

 

赵云澜心话:嘿!刚才一往情深那样子演的那么好!玛德掉了皮立马就不顾老子死活了!刚听完鬼面的爆炸论就打算让我进大神木里试一下吗??

 

鬼面乖巧的把小鼎掏了出来。

 

朱一龙看着赵云澜:“一会儿麻烦令主啦,我们俩个力所不及,你懂的。”

 

赵云澜:“懂个屁。”

 

赵云澜很生气,赵云澜觉得这个长得和沈巍一毛一样的家伙十足的坏。虽然没有机会审审他,但是他肯定清楚炼笔的流程,此刻又算准了他不打算在鬼面跟前揭发他们,捂着一堆半真不假不知哪句是真是假的话在这疯狂套路他。

 

十分生气。

 

赵云澜此刻满脸都写着【你们给我等着。】

 

居北二人往鬼面身后又贴了贴。

 

 

 

鬼面:“炼魂鼎需要三生石做底料,我没有。”

 

朱一龙眼睛一亮:“底料??”

 

白宇捂着脸:“龙哥,你,你冷静下……”

 

鬼面:“……?”

 

白宇掏出那时捡到的三生石崩出来的碎块递给了鬼面:“炉底石是吧!有的!”

 

鬼面伸手接住了。

 

 

人比人得死啊,判官你真是挂的不可惜。

 

这鼎到了鬼面手里,一眨眼的功夫就达到了遮天蔽日的效果。鬼面也化作一团黑烟盘旋于空中,将千万年积雪成冰的山巅蒙上了一层黑纱。接着鬼面的五官出现在黑雾里,再接着是逐渐清晰的躯体和四肢。

 

三个人竟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盘古。

 

当年盘古劈开混沌,便是用的斧子,那是这世界上第一件武器,鬼王本就是脱胎于混沌之气,或许是冥冥中的一种下意识吧。

 

这次鬼面不用腾出手来和沈巍打,专心的转鼎。两个巨大的手掌轻轻环住飞速转动的大鼎,整个天空都被填满了,视线所及,宛若黑夜。

 

三人退到大神木下,瞬间觉得自己成了孙猴子,那如来佛的五指山就在眼前晃悠。

 

细碎如萤火般的光芒从大地四处升起聚集而来,像一条条银河交汇于大鼎正上方。又像一条条风马旗,将大地和炼魂鼎连在了一起。

 

莫名的神圣。

 

白宇握住朱一龙的手,眼睛里有藏不住的兴奋:“咱们何其有幸啊,能见到这般景象!!”

 

朱一龙握紧那只手,眼神落在了白宇脸上:“是啊,何其有幸。”

 

每个人心里都有着浪漫的因子,有时被性格压制了,有时被形式制约了,但再木讷的人在遇到对的人那一刻,都会有为他疯狂一次的冲动。

 

想在全世界面前,宣示自己的主权。

 

 

现在,全世界的“人”,就在眼前,甚至比人更纯碎。

 

 

鬼使神差,福灵心至,从善如流。

 

朱一龙侧过身,在身边人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好轻,好轻。

 

白宇甚至没反应过来。要不是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在朱一龙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他简直要怀疑刚才是他的幻觉。

 

一个灿若星辰的微笑盛开在朱一龙的眸子里,白宇扯过朱一龙的衣领,微微颔首,送给那薄唇一个温柔的回礼。

 

 

 

 

 

赵云澜:靠。

 

大鼎突然华光大圣,极致的耀眼之后是山崩地裂般的震颤,大鼎分崩离析,功德笔出。

 

大神木长出枝丫,散发着勃勃的生机和功德笔交相呼应。

 

碎掉的大鼎掉下来两块“星星”落入朱一龙和白宇手里。这应该是那两块三生石的碎块吧,经大鼎淬炼,如玉般温润。

 

这存在于传说却不存在于小说的三生石,会不会就是回去的钥匙呢?

 

三生石便是三生缘。二人默契的把石头收进掌心。

 

 

那功德笔飘进了大神木,居北看着赵云澜。鬼面也变回常人大小站在他们不远处。

 

赵云澜:“……鬼面?你就不感兴趣?”

 

鬼面摊摊手:“沈巍没兴趣我就没兴趣。”

 

赵云澜:………

 

赵云澜伸手触摸大神木,有些忐忑的担心他要看到的景象,但更多的是好奇和兴奋。大神木就像个有情绪的老人,要急于跟他们讲个故事似的伸出他的枝丫,触碰他们的灵魂。

 

只一瞬间,赵云澜迈步走进了大神木,然而朱一龙和白宇的魂魄竟然也被拉了进去!

 

在大树之外,真的沈巍苏醒了过来,真的赵云澜却倒在了地上。

 

 

沈巍默不出声的盯着大神木。

 

鬼面:“你最好不要对大神木下手。”

 

沈巍看向鬼面,煞气弥漫:“我当时放你出来,可是说好不告诉赵云澜任何相关的。”

 

鬼面:“你连前因后果都不告诉我,我干什么要听你的。”

 

沈巍死死盯着大神木。

 

鬼面:“担心的话你也进去看看好咯,反正你有昆仑君的神筋,是大荒山的现任山圣。”

 

沈巍扶起赵云澜的身体,昆仑君的神魂只有在昆仑山上在大神木里才能得到最好的温养,这也是为什么沈巍将赵云澜引导进大神木的原因,但残缺的灵魂依然不能补完,且不能养的太好无法投胎,毕竟当年昆仑君的躯体是在他眼前化为镇魂灯的,他摸索了几千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容器,还是要靠神农的轮回延续生命。

 

最终沈巍萌发了让昆仑君肉身成圣的想法。

 

这个千年的计划要想实现,必须确保昆仑君没有参与到任何环节。一切的恶都由沈巍背负,只要最后借着赵云澜的手,结束一切,就是真正的完美。

 

沈巍不是圣人,不信天道。他的存在就是一个天道的特例。

 

没有什么,是不能操控的。

 

除了那份只要靠近赵云澜就会越发浓郁的占有欲,浓郁到甚至想把他拉入深渊陪着自己。让他看看由于他太过聪明,屡屡触摸到真相,会造成什么后果。

 

 

还有猜到他意图的神农和地府的一个个小动作,沈巍咬紧牙,账,一个一个算。

 

鬼面蹲坐在大神木前:“你让昆仑君进去就算了,为什么你要把你找来的那个魂魄也扔进去?”

 

沈巍不说话,原因无他,这个灵魂太过强硬,轰不走还管不了的那种!除了最一开始趁着他心神松懈窜出来一会儿,就是刚才在三生石前他心力交瘁时出来一会儿。

 

还好他们来了昆仑山,用了炼魂鼎,加上大神木苏醒让沈巍有了把朱一龙踢出去的力气,不过可能最终把他带走的是昆仑君的意识。

 

很好,你们就在树里呆到这个故事结束吧!

 

凭借这个灵魂的高度契合,有可能最后就不需要鬼面送命了。

 

 

 

鬼面叹口气:“读你的脑子很累的!你就那么不屑和我说话?”

 

 

沈巍不回答他:“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鬼面:“等他们出来啊。”

 

沈巍:……

 

 

 

 

其实白宇的魂魄是被赵云澜拉走的,理由就很简单,不能只死我一个= =

 

白宇气急败坏的:“赵云澜!你有没有点君子气度!!你拉我们进来干什么!”

 

赵云澜:“你们不想要功德笔啊?你们不自己进来还指望我双手奉上么?”

 

白宇:…………!

 

 

 

白宇:“啊。。。好好奇外面是什么情况啊……”

 

朱一龙:……

 

白宇:“要是咱出去了他们两个跑了咱们会不会就成了孤魂野鬼啊……”

 

赵云澜鼓掌:“很好,你们可以化蝶了!”

 

白宇:!!!!!

 

 

三个人一起围观了一场身临其境的创世始末,白宇啧啧称奇:“你看看,还是咱的老祖宗务实,这天地间的万物,都是盘古自己身上的物件。不像上帝造物那么玄乎,张嘴就来。”

 

朱一龙从身后环住白宇,下巴放在了他肩膀上:“嗯。”

 

白宇:>\\\\\\\<………………

 

 

赵云澜:“喂喂喂!盘古马上就要造太阳了喂!!眼瞎了喂!!”

 

白宇摁着自己的心口,心话自己撩了他龙哥这么些日子不就是为了能及时行乐谈个恋爱嘛!现在他龙哥配合他了啊!!他理应得寸进尺更进一步才对啊!!

 

 

白宇内心狂吼:这个娇羞的家伙不是我啊啊!!!

 

 

 

赵云澜啧了一口,对朱一龙说:“现在鬼面不在,你给我说清楚了,我看你挺聪明的,演沈巍演的这么像,怎么就漏了那么大个破绽。”

 

朱一龙眨巴眨巴演:“那是演给你看的沈巍。”

 

赵云澜:“演给我看的?所以你故意的??”

 

朱一龙:“对啊,演你脑子里的沈巍,说你想听的话。”

 

赵云澜不爽的皱了眉,那两句话确实一脚就踩在了他的死穴上,完整的灵魂和永世的陪伴。

 

“所以你就为了功德笔,拿自己和你小男朋友的灵魂当诱饵?你不怕我把你们掏出来装瓶子里?”

 

朱一龙:“嗯……因为你那时没办法确定我们是不是假的啊。”

 

赵云澜现在要是能掏的出鞭子一定会抽他一顿:“你就那么笃定我舍不得拿沈巍冒险?!”靠靠靠这家伙是把他的纠结也算进去了么!!

 

朱一龙:“是啊。”

 

赵云澜现在真情实感的想打人。

 

白宇笑的快开花了:“龙哥!太帅了!确实帅!”

 

朱一龙也跟着一起笑了,就着近水楼台的好位置,在白宇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白宇:>\\\\\\\<?!!!!!!我的天哪?!!他龙哥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吗??

 

额……这里好像确实……算是个“新世界”……

 

 

赵云澜:“啧,不对,和逃命相比你反而要带我来昆仑山,知道事情要搞砸应该先劝我回黄泉才对!你铤而走险冒充沈巍也要带我来昆仑山……你在着急收集圣器,或者说你在着急结束什么!”

 

朱一龙沉默了一会儿:“确实……”

 

赵云澜:“?”

 

朱一龙没继续说,此前他确实是着急跑剧情的,原著宇宙会让他生出很多不该有的憧憬,而且压制沈巍的意识也很累。在剧组那样纷乱噪杂的环境里都没管住他的心,何况在这个没人围观而且小白还作死撩他的世界里。

 

他有点怕自己又一次入戏,然后就出不去了。

 

不过此刻他突然意识到,沈巍的某些做法他很同意。

 

白宇突然有种被盯上了的感觉……




to be continued

==========================


啊哈!终于亲上了!

啊哈!还是没写到!

下章开启一千年前年!

啊!明明上个月就想写到一千年前了_(:з」∠)_

裴裴上线!啊哈!

(笔力慢到想哭……)



求小心心~求评论~~能收货肝力的~~


======

啊……需不需要注释下风马旗?就西藏的……

↓就这个↓


上面有经文,应该是经幡的一种吧,连接天地的感觉,

就,很神圣,嗯……


评论(66)

热度(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