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18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

======================

18


赵云澜:“鬼面……?”

 

识时务者为俊杰,面对敌人强大且打不过的情况,赵云澜一下子收起所有动作,负手而立,静观其变。

 

鬼面瞥了一眼赵云澜,和他哥一样大的脑袋里冒出了一堆小问号。收了巨斧,轻巧的从山头上蹦了下来,溜溜达达到朱一龙身边,把镇魂鞭扯成渣渣往地上一扔,还踩了两脚。

 

朱一龙连忙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扑到白宇身边:“你……”

 

白宇偷偷抹了抹手心里的血:“嘿嘿,内什么……我……”

 

朱一龙:“是我不好,我太冒险了……”

 

已经做好准备接受批评的白宇惊讶的盯着他龙哥好几秒:“不,不是……我就是觉得,不做点什么,有点……”

 

 

 

鬼面盯着白宇:………………?

 

白宇恍然大悟的把嘴挡上:“是我啊!面面!我刮了个胡子而已啊!”

 

鬼面:…………

 

赵云澜也是一脑子的问号,鬼面出来的恰到好处,怎么看都是坐收渔利的好时机,简直可以脑补接下来他阴阳怪气的发言了。但是这个鬼面却悠闲的很。

 

朱一龙努力调整好呼吸,问鬼面:“你怎么来了?”

 

鬼面:“地府一日内连发十二道金牌,把在前线抓小鬼的我叫过来了。”

 

朱一龙:“……你,这段时间,看了不少书么= =……”

 

鬼面竖了个拇指:“特调处的图书室真是好地方!”

 

赵云澜:!!!?????

 

 

 

鬼面的眼神在三个人身上扫了一圈又一圈,最后神色复杂的把视线落在了朱一龙身上:“一个都不够你用的??就算憋了五千年也不至于吧……”

 

朱一龙:……

赵云澜:……

白宇:……!!????

 

白宇怒指鬼面:“不是!我说你这倒霉孩子脑子里都是什么啊!!”

 

鬼面撇撇嘴走到两人身边:“所以说这么危险你们干什么当初不叫我一起= =,虽然我并不想跟着。”

 

居北俩人说不出话来,若是让面面一起跟着,炼功德笔要用炼魂鼎,又没有三生石,面面就要动用轮回晷。这样看上去,就跟……是在把他手里的圣器骗过来似的。在沈巍无力的大前提下,鬼面那就是天下第一,到时候一言不合犯了脾气,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后来得知阴间有个现成的三生石,他们俩才萌发了要带面面过来的想法。

 

不过赵云澜突然抽风这就很意外了。

 

两个人怒视赵云澜。

 

赵云澜抽了口烟冷静一下。创世神一般都会有种下意识,对世界整体的流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所以在出现了两个魂穿人这种变数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想去修正。

 

而且从白宇对他胡诌第一句话的时候,赵云澜就开始怀疑他们出现的必然性了。苏格拉底老先生的因果律告诉我们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必然的原因,有因才有果。所以但凡有万一的可能他们不是来自什么平行时空,而是和自己在一条线上。等回去了,你过去的记忆就不一样了,甚至你本人都会被这个穿越者取代了。

 

开玩笑。

 

从赵云澜决定再去买本书放回自己家里开始,他就已经在拒绝任何意外的发生了。

 

 

赵云澜手叉进裤兜,心话,撺掇他们打一架?

 

但自己好像不是好战分子来着。

 

真打死了,自己也死了,太不划算了太不划算了。

 

 

鬼面见二人不出声,又问了一遍:“就很奇怪了,你们弱成这样,为什么敢来昆仑山的?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把功德笔带回去,亏我还以为你们真有两把刷子呢。”

 

白宇:“我们,主要是……怕,怕你以为我们要把你的圣器骗过来……”

 

鬼面这时候还没搞懂轮回晷和山河锥的关系,完全get不到白宇的意思,歪了歪头:“哈?”

 

 

赵云澜把烟头掐灭:“鬼面。”

 

鬼面扭过头去看他。

 

赵云澜:“你……干什么来的?”

 

 

鬼面一笑:“来救人啊。”

 

 

 

居北突然觉得好感动。

 

 

赵云澜:“你来的可真及时……”

 

鬼面笑笑不说话。

 

赵云澜:“唉,首先你就不疑惑一下这里为什么有两个赵云澜吗?”

 

鬼面耸耸肩:“你们既然去了黄泉,那么你的来历也就那几种可能性,不是之前之后的哪辈子就是从未来过来的。你既然要跟他们打,那八成就是从未来过来的吧。”

 

 

三人一惊,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之前小瞧鬼面的智商了……

 

 

赵云澜细细回忆了一下,他对鬼面的谜之厌恶感是怎么来的,要说这辈子几次和鬼面碰头,他还真没把自己真么样,顶多就是拿自己当个砝码去折腾他哥。对昆仑君还怀着份感恩的心,还说他们千年前见过,自己态度没那么差……

 

联合那个鬼差(赵吏)的话,和三生石里沈巍的记忆……

 

赵云澜问鬼面:“一千年前是你杀了我?”

 

鬼面:“是啊。”

 

 

三人:!!!

 

赵云澜:“啧,答的真痛快。这么说我看你这个凶手有与生俱来的不爽就可以解释了。”

 

鬼面:“你看我不爽那是因为沈巍给了你好多既视感。千年前杀你也是因为你不死的话,昆仑君就得死了,他自己下不了手,我代劳了而已。”

 

赵云澜:“可我就是……”

 

鬼面笑的有些诡异:“你死了才是昆仑君,活着的不是。”

 

赵云澜:!!……

 

鬼面:“沈巍那个屋子你见过的吧。”

 

三人:……

 

 

 

鬼面看了眼朱一龙:“我可说啦。”

 

朱一龙眼神一慌,他要说什么?他要说沈巍害怕让赵云澜知道的事情吗?

 

鬼面五千年来都执着于给沈巍找麻烦,大概仅仅半个月的和平相处改不了鬼面的这个习惯。

 

鬼面:“那个屋子里有好几辈子的昆仑君,但是每一张画像、每一个照片都只停留在长大之后,没有老年的样子,对吧。”

 

赵云澜:“这……”

 

鬼面:“堂堂昆仑君,岂是风烛残年的神农可以洗成凡人的?赔上他那条老命都不够。要不是昆仑君魂飞魄散之前把自己折腾空了,神农哪有那个本事把昆仑君送入轮回?顺利转世了又有哪个肉体凡胎的壳子能扛得住?能活到中年就很不错了。”

 

三人:…………

 

鬼面:“要不然我那兄弟为什么那么多年都不把你的魂火还给你?不把你的神筋还给你?给了你你还不得立刻爆体而亡。”

 

赵云澜:“所以,都用不着沈巍来消耗我,我自己就会把自己耗死?”

 

鬼面:“如果他出手,你能死的更快点。”

 

赵云澜闭上眼,最初他还不明白沈巍为什么要瞒他那么多,想必现在这个身体连昆仑君的记忆都不一定扛得住吧。成千上万年的记忆,连三生石都无法承受,何况他一介凡人。

 

鬼面:“所以你说他傻不傻,让灵魂残破的昆仑君苟延残喘世世做个短命的凡人,自己却只能在旁边看着。”

 

 

很好,这下赵云澜可以真正的确定这个“沈巍”不是沈巍,是个名副其实的夺舍人了。真的沈巍知道赵云澜的灵魂装满了就会炸,怎么可能会为他也准备一个刚刚好的魂魄。

 

朱一龙和白宇也意识到了。

 

三个人出于一种莫名其妙的默契,谁也没敢当着鬼面的面说出来。

 

 

 

赵云澜对鬼面说:“那有解决的办法么?我可不想死那么早。”

 

鬼面指了下朱一龙和白宇:“沈巍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给自己弄出来个魂魄。这样他就影响不了你了啊,代价就是灵魂影响了他的能力。你们干脆就好好过几年凡人的生活呗。短命是解决不了的,除非你去找个道观修炼修炼,飞身成仙,肉身成圣什么的。”

 

 

鬼面轻巧的说完,招摇又嘚瑟的冲朱一龙笑笑:“有得就有失,现在你管不了我了,打不过我了,是什么感觉?”

 

朱一龙:“就……还好啊……”

 

鬼面:???????

 

等下,我的亲哥诶,你此刻应该气炸了才是啊!有了个灵魂副作用这么大的???

 

白宇:“确实……那什么,面面啊,我现在是不是该去找个门派修个仙啊?你看是去琼华好呢,还是蜀山好呢?要不然乾元山金光洞什么的。”

 

鬼面:“!!???你们还好吗??修什么仙,你吃仙丹都没用,想肉身成圣那得天大的功德才行!现在这世道你想怎么搞个功德?”

 

然后瞥了眼朱一龙,接着对白宇说:“听说造人功德很大,你干脆下辈子投个女的,努力多生几个吧。”

 

白宇:“面面!!!”

 

玛德真庆幸这不是个ABO世界。

 

白宇顺了几口气,挽住他龙哥打算接着讨论下关于熊孩子面面的教育问题,就见朱一龙愣在原地,冷汗都流下来了。

 

白宇心理咯噔一下:“怎么……”

 

朱一龙:“肉身成圣,天大的功德,救世的功德……”

 

白宇狠狠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年沈巍把昆仑君的残魂托付神农送入轮回是为了续命,也可以说是将昆仑君的力量存在了神农那里。

 

让赵云澜肉身成圣,不用再受轮回之苦的大功德,不就是聚集四圣器,给这个世界新的秩序吗?

 

所以在小说的最后,镇魂灯点燃,四圣归位,轮回成形的时候,大功德降世。但是没有人意识到,这份大功德,在沈巍投身镇魂灯赴死的时候全落在了赵云澜一个人的身上。肉身成圣后神魂归位,大荒山圣重新醒了过来。随后神农放出了昆仑君的记忆和力量。

 

 

朱一龙和白宇神色复杂的看着鬼面。

 

 

最初他们还颇有点骨科情怀的觉得沈巍毕竟不舍得杀自己的亲弟弟,不然屠尽了鬼族不就不用守着大封了么?原来留着鬼族最终的目的是威胁整个世界。

 

留着鬼面,留着鬼族,制造一场千年的浩劫。

 

为了一个救世的大功德。让一个仙圣重归仙位。

 

 

 

说实话,朱一龙和白宇不想把事情想得这么阴暗。如果鬼族无情,那沈巍怎么会喜欢上赵云澜,若有情又怎会只有爱情一种。若没有一份手足情谊,沈巍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吞噬掉另一只鬼王。

 

就像鬼面五千年来都没有真的想过要杀死沈巍。


但是一想连修行千年的神农药钵都觉得这事情像个阴谋论,那他们两个才活了二三十年的想多一点也就情有可原了。

 

鬼面看着越退越远的两人:“??你们怎么啦?”

 

白宇拉了下朱一龙小声道:“你说这事儿面面会不会也是知道的,不然为什么书里会说鬼面没把沈巍当敌人。”

 

朱一龙:“可是……他最后可死了诶。”

 

白宇:“对于鬼族来说,无论死了还是活着,都是混沌啊,都无法离开大不敬之地啊……会不会面面其实……”

 

朱一龙:“emmmm……可是他最后一点死得其所的感觉都没有。”

 

白宇拉过朱一龙,咬着耳朵小声道:“你说,会不会……从一开始,本来就只有一个鬼王的?”

 

朱一龙本来还在耳朵发热有点不好意思,白宇这句话一说出来,朱一龙立刻冻了个激灵:“别,别闹……这脑洞有点大了……”

 

白宇:“面面死了,沈巍也死了,然后从镇魂灯里涅槃重生的鬼王是有灵魂的……”

 

朱一龙捂着脸:“有,有点可怕啊……”

 

 

鬼面:“…………??你们两个哆嗦什么呢?”

 

赵云澜又抽了一根烟,他总觉得这俩没事儿就抱一块瑟瑟发抖的西贝货知道点什么惊天大秘密。



to be continued

==========================

emmm……不知道这个用不用注释:

○十二道金牌,就是岳飞被秦桧十二道金牌坑回来那个故事。

   所以龙哥调侃了一下面面最近看了书……

○肉身成圣的代表人物是杨戬(奏是二郎神啦),封神演义安排的,本质上人家是个水神武神流传很久很流弊的神仙而且焦叔很帅

=================

欧!预告失误!我又没写到!

看着大纲开始日常着急……

神啊!给我日更1W的笔力吧!


求小心心~求评论~

评论(112)

热度(1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