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17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15】【16】

======================

17

赵云澜对白宇说到:“怎么称呼?”

 

白宇:“你们刚才说了什么, 不打算告诉我吗?”

 

赵云澜抬眉:“不说就算,走吧,去昆仑山,把功德笔弄出来。”

 

白宇回想起来,炼魂鼎在面面那里,出门前再三叮嘱他不要出来乱跑,算不算是好心有好报呢……

 

赵云澜自言自语般的念叨:“恩,现在的鬼面也不知道在哪儿,说起来鬼面在昆仑山摆阵,地府为什么要掺和进来?谁给他们的勇气让他以为鬼面和沈巍两个神仙打架他们一群小鬼能渔翁得利的?”

 

赵云澜念叨完先是看了眼沈巍又看了眼白宇。

 

沈巍皱眉道:“他们说神农和地府有问题,这点我相信。”

 

赵云澜:“恩?他们搞在一起要干什么。”

 

沈巍:“神农造就轮回,轮回在地府,说起来他们本就是一体的。”

 

沈巍皱皱眉,有些怨气的说到:“神农本来就希望鬼族消失,若是没有两个鬼王的存在,他大可以灭绝所有鬼族,然后顺理成章的鸠占鹊巢,在幽冥处建立他的轮回。”

 

赵云澜拍拍他:“怎么还怨声载道的了。”

 

沈巍:“神农贵为三皇之首也不是真的大公无私,就像个被人顶礼膜拜的教授,理论和观点被奉为金科玉律,然后就做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传道授业。但是我们鬼族的出现却让他的理论出现破绽!所以他不过是恼羞成怒的要抹杀掉这个污点好让他的理论继续完美罢了。”

 

赵云澜眨巴眨巴演,突然捂着肚子大笑出声:“小巍啊,你这真是人民教师当太久了啊!这什么例子啊哈哈哈哈哈。”

 

沈巍摇摇头,叹了口气,神色温柔的盯着赵云澜在那毫无形象的笑到就快滚地上了。

 

白宇静静的看着他们,有种自己置身戏外的错觉,仿佛回到了窝在沙发上捧着笔记本看《镇魂》电视剧的时候。一边兴奋的发弹幕一边跟他龙哥微信吐槽说这眼神深情过头了!都怪你才没人相信咱是兄弟情的。

 

然后他龙哥就会发个推眼镜的小表情说本来就不是。

 

那时候的白宇暗搓搓的希望这句话是他龙哥的一语双关。

 

在那场戏里,他们两个都投入的太过分了。但一切真情流露都可以被归为演技。很快乐,很安全,也很失落。

 

看着眼前不再和他有交集的巍澜上演着真实的一幕幕,白宇再次觉得,他不希望自己只是戏中人,他希望他们两个都不是戏中人。

 

他下意识的就去拉住沈巍,想把他从【戏】里拉出来,拉到他身边……

 

沈巍回头看他。

 

白宇:“龙哥!!!”

 

沈巍轻轻拨开白宇的手:“他出不来。”

 

 

 

白宇愣在原地,眼泪夺眶而出。太多的情绪涌进来,白宇只能哭着梳理它们。

 

现在龙哥肯定还在沈巍体内的,沈巍的魂火就是证据。一定是刚才三生石废掉了龙哥太多的精力,才让沈巍跑了出来。白宇死死盯着沈巍心口处的那一撮被锁起来的黑气,希望自己的眼神可以变成一盆冷水,狠狠的浇灭那簇漆黑的火苗。

 

 

白宇抹掉眼泪。

 

龙哥,我说了要保护你的。

 

 

 

 

赵云澜啧啧两声搭上沈巍肩膀:“别这么冷酷无情,你可是抢了人家男朋友的魂儿啊。”

 

沈巍:……

 

赵云澜:“真是一段人生奇遇啊!这怕不就是传说中的我绿我自己?!”

 

沈巍:“他不是你……”

 

赵云澜的手不老实的开始揩油:“这是幽默,我的老学究~”

 

沈巍将人推走:“你……”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也不能……!”

 

赵云澜:“我错了,不是老学究,是大闺女!”

 

沈巍:“……快去昆仑山吧。”

 

赵云澜笑道:“遵命!但是这炼魂鼎还在鬼面那,咱们可有备用的?”

 

沈巍:“……炼魂鼎本就是地府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神器。咱们刚才闹出的动静挺大的,阎王应该已经带着东西派人赶过去了。”

 

赵云澜:“恩……听上去怎么好像是我破坏了你们的计划似的……”

 

沈巍:“没有,你破坏的是他们的计划,不是我的,还好你聪明。没有你,我都不能控制我自己……”

 

赵云澜:笑容渐渐变态.jpg “那,有奖励不?亲一个之类的。”

 

沈巍红着脸走开了。

 

赵云澜摊摊手:“真清纯。”

 

赵云澜看向白宇:“要不说你们这些穿越者碍事呢,你们有那能耐吗?这找圣器交给我们这些正主就行了,你们还是想办法回去吧。”

 

白宇错开眼神不看他,他和朱一龙本来的想法是带正版的赵云澜过来,再把面面叫过来,和平友好的焚出功德笔。岂料这正版的令主却不是个好说话的。

 

 

沈巍看向赵云澜和白宇:“走吧”。

 

语音刚落,沈巍已经变了一身黑袍,衣角抖动,涌出滚滚黑气。

 

白宇心不甘情不愿的和赵云澜一起靠近沈巍,沈巍却突然一声闷哼跪在了地上,紧紧抓住胸口,黑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

 

赵云澜惊慌的扶住沈巍:“你不要擅自用力量了!咱们用别的方式过去!”

 

沈巍:“还是,尽量赶在地府前面更好……”

 

赵云澜:“不用担心,正好让他们把炼魂鼎给咱准备好了。”

 

 

白宇看向赵云澜:“别的方式?走青藏铁路?很好,咱俩用谁的身份证买票?”

 

赵云澜:“所以说你们这些穿越者啊,啥都不懂!”说着摸出一张镇魂令,“我这大小是个官,总得有点权力有点官威啊。”

 

赵云澜召唤出一个纸傀儡,把镇魂令往傀儡脑袋上一贴,就见那小傀儡哆嗦了两下钻到地里去了:“令主大人发话,我不信他地府敢不听,想上昆仑山,没我怎么行?我让他们天一黑就来接咱了。”然后指了指白宇:“你想办法换个形象,赵云澜可没有个双胞胎弟弟。”

 

沈巍神色一变,错开了黏在赵云澜身上的视线。

 

赵云澜揉揉额头,伸出爪子在沈巍手感极好的脸上捏了捏:“宝贝儿诶,你放心,我一点儿搞娥皇女英的意思都没有!我就爱你一个!”

 

白宇忍无可忍:“你能不能先放下你的咸猪手!”

 

赵云澜:“凭什么!这我老婆!正版!原配!”

 

白宇:!!!

 

赵云澜:“羡慕嫉妒恨的话带着你的男朋友回你们自己的世界搅基去,这现在是我主场~”

 

白宇:“狗男男!”

 

赵云澜身心愉悦的接受了。

 

 

 

白宇找了家理发店刮掉了自己玫瑰花的刺,赵云澜看到忍不住感叹,挽着沈巍说:“我刮了胡子这么年轻的吗?我感觉我都能混进你们大学当学生了!”

 

白宇给了个鄙视的眼神:“大学生算什么,中学生都没问题。”

 

赵云澜:“这不要脸的劲儿真随我!”

 

白宇:“你自己一个人不要脸就行了,别带上我!我跟你说!好好把功德笔炼出来,你从时间裂缝里出来的你自己该懂,你不想回去以后见到个面目全非的世界就使劲作吧。”

 

赵云澜:“那怎样?坐下来好好谈谈怎么共建美好社会?”

 

白宇:“哼……”

 

沈巍轻轻推开赵云澜:“云澜,你要不,先休息一下……”

 

赵云澜一把将人又拉了回来:“一起休息呀~”

 

沈巍:“我……”

 

赵云澜:“你别太多顾忌,我的命,我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这辈子花完了,下辈子接着花!我自己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

 

沈巍抬眼看着赵云澜,好看的眸子里闪过各种情绪:“我心疼……”

 

赵云澜眸色温柔:“你放心,等事儿都办完了,我到未来等你。”

 

 

白宇狠狠的把两人推开:“你们给我控制一点!!”

 

沈巍红着脸挣脱开了赵云澜,站到一旁整理了一下衣襟。

 

赵云澜:“切。”

 

 

 

 

夜幕降临。

 

判官大驾光临,带着足够壮观的车马,邀请三人上了车。

 

 

判官到是很高兴,不用劳心费神的给镇魂令主做思想工作,人家自动请缨去了昆仑山,还通知了地府同行,沈巍还跟他们一块儿走!这下连用赵云澜牵制一下斩魂使都不用了!

 

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儿!

 

只可惜鬼面没有安排上,这鬼王轮回晷炼魂鼎在手,居然沉得住气不去昆仑山作妖。没了神仙打架,怎么趁火打劫带走功德笔呢。

 

车马踩着云彩扶摇直上,一朵朵鬼火像机场跑道上的指示灯,给车队划出了清晰的航线。

 

此情此情。

 

简直就是圣诞老人。

 

白宇:“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jingle all the way~~”

 

赵云澜:“……你心态可真好。”

 

白宇:“我心态一点都不好,我在等着我龙哥给我接歌呢。”

 

 

赵云澜看了下什么反应都没有的沈巍,对白宇道:“我假装可怜你一下好了。”

 

 

车队落了地,白宇举目四望,这昆仑山跟他也真是有缘,一个月就来了两次,还都是非正常方式。

 

 

一行人鬼站在昆仑山口,赵云澜伸手触摸肉眼看不见的屏障,若是原本的赵云澜可能还需要镇魂令当钥匙,但是这个赵云澜已经和神木心意相通,有了大荒山圣的意识和十万大山共通,所差的只是全部灵魂的归位。

 

 

这次没有众神的围观,没有一地的幽畜,没有鬼面,只有一颗苍劲腐朽的大神木,在漆黑的夜空里,看上去就像一条能通天的路。

 

 

赵云澜走过去,温柔的抚摸大神木的树干:“我来了,我来治好你,告诉我真相吧。”之前大神木的记忆被沈巍修改过,这次没有阻挠不知道会看到什么景象。

 

只是……

 

赵云澜余光看了眼沈巍和白宇,转头对判官说:“你们炼魂鼎准备好了吗?”

 

判官一愣:“当然……当然……”随即从大袖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鼎递给赵云澜。

 

赵云澜不接:“还是请判官来亲自催动这个鼎吧。”

 

判官:“什么?”

 

赵云澜摊手,一脸惊讶的说:“我不过就是个开门的,判官为什么觉得我会用这神器呢?”

 

判官一肚子的疑问,心话您怎么知道镇魂令能开门?神农告诉您的还是斩魂使告诉您的?怎么都到了昆仑山了又变成一幅什么都不知道的意思了?判官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沈巍,他是没那勇气让斩魂使大人自己催动大鼎的,也算不准他跟赵云澜讲了多少,自己要是擅自说出昆仑君的事儿会不会立刻被斩魂使灭口。

 

判官的冷汗顺着脖子就流下去了,怎么想都是自己被这俩人坑了!就说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啊!这下自己耗神耗力的焚出功德笔,到时候哪还有力气去搞什么坐收渔利。这明摆着是给这俩人做嫁衣啊!

 

怎么鬼面这个搅屎棍这么老实呢???他应该已经收到信儿了吧??怎么还不来掺一脚呢??

 

 

赵云澜:“怎么?功德笔不想要?那更好,我可回家啦。”

 

判官:“令主留步!小的这就……这就……”

 

判官咬咬牙,把小鼎甩上天空,一道神雷劈下准确的击中了小鼎,接着小鼎就跟个炮弹似的炸了,射出刺眼的强光瞬间胀大千倍,悬在空中飞速自转起来。

 

白宇:“哎哟我去,这是陀螺成精了?”

 

沈巍:……

 

白宇吐吐舌头,对沈巍做了个抱歉的表情。

 

沈巍:……

 

 

判官咬着牙催动炼魂鼎,这附在万千生灵身上的功德笔碎片哪那么容易就被卷过来的,有几个人能像鬼面那么流弊的分分钟就风卷残云般搞定的?

 

那可都是创世神级别的人物,能俾睨天下的。

 

这一耗,就耗到了破晓。

 

赵云澜打了个呵欠:“判官大人啊,您还行不行啊?”

 

判官差不多快油尽灯枯了,盼了一晚上,鬼面没来,地府也没人来,眼瞅着就要活活被玩儿死,干了几千年的判官突然有了辞职的心。

 

赵云澜伸着懒腰,晃悠到判官身边:“帮您一把?”

 

判官感激到颤抖。

 

 

赵云澜伸出手对着空中的大鼎,默默念了几句咒,大鼎从内部传出隆隆雷声,每炸响一次就胀大一倍,伴随着震耳欲聋的一连串炸雷,大鼎变得遮天蔽日。

 

 

赵云澜嘴角挑起一个轻微的弧度:“你知道吗?我觉得你特别的聪明”

 

沈巍:?

 

赵云澜突然甩出镇魂鞭困住了沈巍,眼神死死盯住他:“可是也太聪明了!”

 

判官已经被消耗的失去了意识,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白宇正死死抱着大神木。

 

赵云澜走到大鼎的正下方,这里就像一个风眼,在一片飓风中最为平静:“我跟判官还说过呢,说谎要九假一真,你可比他高级不少,用十成的真话编了个谎言。”

 

沈巍:“云澜……?”

 

赵云澜:“你那份恰到好处的罪恶感太完美了,你忘了吗?这个时候的沈巍还什么都没做呢,没改大神木和大封石的记忆,没有挖自己的心头血逼我留下。

现在的沈巍,我甚至都还没有抓住他!你却已经开始提前担心我要离你而去了!”

 

 

白宇惊慌失措的匍匐在地上,震惊于赵云澜的话。

 

 

沈巍不是那种会替自己解释的人,他也不挣扎,就任由镇魂鞭捆着自己,任由大鼎来席卷自己的神魂。

 

那微笑太沈巍了,那沉迷于自虐和自我牺牲的表情,就快让赵云澜怀疑他的推断是错的了。甚至大脑已经开始再给沈巍自动找理由了,例如他是看到了夺舍人的记忆,所以才知道将来要发生的事。例如他是千年前就开始步步为营,从一开始就把一切都算计了进去,要不惜一切的留住自己……

 

赵云澜咬紧牙关,加速了大鼎的转动。

 

 

整整一天的相处,赵云澜找不到任何能证明他“不是沈巍”的实质证据,从性格到举止,从神情到语气。除了沈巍壳子里的那个灵魂也是沈巍,简直没有别的解释了。

 

 

白宇的灵魂已经要渐渐脱离赵云澜了,沈巍的气息也开始暴涨。

 

 

赵云澜盯着他们:

 

只要在一起就会互相消耗的残缺的灵魂……

 

和他们俩个相当匹配的灵魂……

 

 

 

沈巍只是微笑着看着他,像是可以接受他所有的选择。可是赵云澜却生生回忆起沈巍那句”他们的魂魄那么合适,我不想放弃……”“我想陪着你,一直一直陪着你……”

 

赵云澜双目赤红。

 

该死!这家伙是在赌他会不会心软么!!!

 

 

赌他会对沈巍心软,赌他即便猜到他们是冒牌货也会留下他们的魂魄。

 

 

 

赵云澜远比一般人要坚忍要强大,将两人的魂魄剥离怎么看都是最优的选择。尘归尘土归土,如果他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就没有必要掺和进来,将他们送走,把故事带回正轨才是对的。但是他的私心一大半都长在了沈巍身上。昆仑君还是上古大神的时候就堪不破众生平等了,掏空了自己也要把他心爱的小孩儿变得强大,送他去阳光下。

 

何况现在他只是个凡人,一个除了真心就别无他物的凡人。现在他这个已经偏了的真心把他的理智抽丝剥茧般拉走,在告诉他留下这两个人的魂魄,填补自己残缺的灵魂。然后他们就能世世相守了。

 

 

赵云澜兀自纠结。

 

 

是的,这个沈巍是朱一龙演的。

 

 

朱一龙知道赵云澜很聪明,再完美的谎言也有可能被拆穿。与其编一个完美的故事,不如在破绽里留下足够大的诱惑。

 

让赵云澜即便知道真相了也会按照他的预期去做,焚出功德笔,留下他和小白的魂魄。

 

朱一龙,只是长得软而已。

 

 

 

白宇松开扒着神木的一只手,掏出一把小刀。

 

在沈巍用冰冷的语气对他说“他出不来”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这个人是他龙哥了。透过天眼看到的那团黑气被锁的好好的,所以“他出不来”指的是体内的沈巍。

 

或许他们搞定鬼面的时候太轻松了,所以也小看了赵云澜。请神容易送神难,他们谁都不能把赵云澜再塞回时间空隙里去,而且想得到功德笔还必须要赵云澜的力量,这毕竟不是那个不可描述的剧版宇宙。

 

朱一龙用完整的魂魄诱惑赵云澜使用炼魂鼎,白宇则趁机提醒他功德笔的重要。

 

所以赵云澜就这样和他们一起来到了昆仑山。

 

两人一唱一和的掩饰着朱一龙在冷静的前提下只会制冷和一键换装以及不懂任何骚操作的实情。

 

 

一次默契绝佳的配合。

 

也是一次盛大的冒险。

 

赌命的那种。

 

 

毕竟,穿书这种事儿,一般都是走完剧情才会被放回去,中途被强行剥离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魂飞魄散。

 

白宇用小刀划破自己的手,他没他龙哥那么稳,和带着主角光环的人比谁心志坚定。虽然他心里还是有太多的疑惑,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

 

他现在唯一能用的有大伤害力的技能就是阴兵斩了,至少也要给赵云澜添点麻烦,把他从审判者的位置上拽下来点。

 

可惜他和龙哥两人太弱了,刚不过真的赵云澜,没有平等的武力值,怎么坐下来谈判?

 

又不是谁都像面面那么好哄的。

 

“九幽听令……”

 

抱歉啊龙哥,我再作一次……

 

“以血为誓……”

 

 

朱一龙像被过了电,眼神慌乱的看向大神木下的白宇。

 

 

 

!!!

咯啦一声巨响,面前遮天蔽日的炼魂鼎被人劈开,颇有盘古开天地的气势。大簇大簇的阳光倾泻下来。

 

三人下意识的护住头捂住眼睛。

 

大鼎的碎屑哐哐砸在地上,凿出一个个深坑之后就像被阳光晒化般蒸发了,昆仑山巅的这块地方像个笼屉似的冒着白烟。

 

那笼屉的边缘站着个人,逆着光,罡风卷着那人的白袍。

 

那人轻巧的把一柄巨大的斧子扛在肩头:

 

“哼,让你们不带着我。”

 

 

 

to be continued

==========================

补上昨天的份更了六千字~

我就是想让他们打一架,不会虐他们的!看我真挚的眼神鸭!

奏是特别喜欢那种聪明人vs聪明人,强强CP的感觉……于是写起来特别自虐_(:з」∠)_(疯狂修改)

还剩几个小伏笔,我下一章挖出来~

求小心心~求评论QAQ~ 

评论(103)

热度(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