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15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12】【13】【14】

======================


15


三人坐上了赵吏的大吉普,在车水马龙的冥道上慢慢往大门开。

 

赵吏拍了两下喇叭往座椅上一滩:“年底真烦!春运真烦!堵死我了!”

 

赵云澜稳坐副驾驶,瞥一眼赵吏再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后面两人,思考了一会儿,问道:“我每次死都是你送走的?”

 

赵吏:“对啊,你昆仑君的灵魂太厉害,一般鬼勾不走。”

 

赵云澜:“哟?是个大人物?我怎么没听过你这号人。”

 

赵吏笑笑:“令主再厉害,也是主要管着人间的太平,地府大着呢,你也打听不过来,况且凭您的级别,平时逮的小鬼那都是直接拍一张镇魂令,鬼差们就来上门服务的,您很少亲自交接吧。”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儿:“这事儿跟沈巍有关系么。”

 

赵吏咧嘴一笑:“那还用说!当然了好么!每次转世那都是精挑细选的好身份、好身体、好相貌!”

 

 

居北俩人默默吐槽:沈巍算是上下五千年第一颜控了吧?深情一眼挚爱万年啊!啊不对书里是五千年。沈巍是有多喜欢这张脸,让昆仑君每一辈子都长一个样。

 

赵云澜心里有些难受,沈巍真是把他的生前身后都安排好了,就这么盯着自己五千年,这人是有多自虐,一种名为罪恶感的情绪爬上来,对这份情他该怎么还啊。

 

白宇有心搞事儿的问朱一龙:“龙哥,你只喜欢我的脸吗?”

朱一龙:“噗——”

 

赵云澜大脑停顿0.5秒。

 

平时再怎么正经自持的朱一龙只要碰上白宇就会一次次破功,首先就体现在他无法拒绝上:“你只凭脸的话怎么够。”

 

白宇:“啊!我伤心了!我不是你的小澜澜了吗!”

 

朱一龙认真的看着白宇,从眼睛到嘴唇,最后停留在玫瑰花的刺上,伸出手去摸了摸:“你这么好,又认真,又热情,又可爱……”

 

朱一龙觉得,这种打着搞事儿的旗号把真心话当玩笑说,真的很微妙,既痛快,又痛苦。

 

白宇蹭的一下子红了脸,他还真没想到他龙哥会反撩,着急忙慌的错开眼神:“不不不,别尬吹,还是龙哥帅……”

 

前排两个姓赵的一起打了个寒噤。

 

赵云澜对“龙哥”这个称呼并不是很好奇,聪明人的优点就是会根据现有资料在脑子里补完整体,包括赵吏认不出沈巍,和沈巍报了个假名(虽然其实是真的)。相比之下,后面那两个人的本身就很不对,具体不对在哪里又形容不出来,似乎是性格又似乎是氛围。

 

不过和思考这些正经的事情相比,他更生气这一任巍澜居然当着他的面·调·情!还含沙射影的说他家巍巍只是喜欢喜欢他的脸!就算是因脸结缘,能喜欢五千年也化成人间真情了好吗?那叫“每一世都是你最初的模样”!

 

生气,想巍巍!

 

反正车子堵着也不怎么动,赵吏在后视镜里盯了会儿朱一龙之后直接扭头去看本人了,盯的朱一龙有些毛骨悚然的错觉。

 

赵吏:“首先我挺佩服你的,敢和斩魂使抢男人,其次吧……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呢?”

 

朱一龙:……

 

白宇和赵云澜也同时看着朱一龙,朱一龙祭出法宝:萌混过关。

 

三人:……

 

赵吏把眉眼皱成了英国国旗:“啊!这画风差的有点多,不过我肯定见过你!这么好看的脸我是在哪儿见过呢……”

 

赵吏肯定没见过斩魂使真面目这辈子也肯定没碰见过“朱一龙”,但是又真的觉得眼熟,从带他们来的时候就那么觉得了,只不过那时候被他一句蚩尤相关给分散了注意力。赵吏猛然一惊,对了,一千年前!

 

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鬼使神差的想跟令主说什么一千年前他怎么死的,原来是种下意识!

 

赵吏突然变的严肃:“这位小哥,你把眼镜摘一下。”

 

朱一龙疑惑的摘掉了眼镜,白宇和赵云澜也觉得气氛突然就不对了。赵吏:“我一千年前见过你。”

 

三个人不同程度的吃了一惊。

 

朱一龙:“一千年前?的什么时候……我,我上辈子死的时候吗?”

 

赵吏看了眼两位令主,最后指着白宇说道:“他上上上不知几辈子死的时候。”

 

 

赵云澜第一个想法就是沈巍,毕竟他每一辈子都守着自己。但朱一龙和白宇对视一眼,却觉得这个人是鬼面。

 

一千年前,真的太多巧合了!

 

白宇抓住赵吏肩膀:“我那时!是怎么死的!”

 

赵吏:“这我得回去查查生死簿才知道具体的,不过,是这个小哥杀了你,可能性很大哟。”

 

赵云澜立刻就觉得如果是沈巍杀了他的话,一定是因为他们见到面了,破坏了和神农的契约,所以沈巍只好杀了自己,为了昆仑君能继续转世。

 

居北二人却觉得,一千年前,全盛时期的面面,出于什么原因杀了那一任令主。

 

 

赵吏突然打了个哈哈:“也没什么的,这也是一种前世今生的缘分啊~~”

 

赵吏没说的是,那年,他到达令主的尸体旁时,漫天的黑气席卷着山河竹林,那个好看的人就那么站在尸体几步之外的地方。

 

 

到底是谁。

 

 

 

赵云澜拉开车门:“你们先堵着,我溜达溜达去,坐的腰疼。”

 

居北急忙下车拉他:“不,不许跑啊喂!”

 

赵云澜:“不放心一起走啊。”

 

居北二人沉默了一下,跟赵吏打了个招呼,一起溜达去了。

 

赵云澜很不习惯脑子里装太多的谜团,因为他的脑子不听话,总会自动开始分析,就导致他这个主人十分的心累。他已经对这个前世感兴趣了,并且知道他如果不查个清楚,沈巍什么都不会告诉他,或者给他一些删删减减的片段对付过去。

 

查前世这种事情,在阴间最方便的有木有!


白宇突然就反应过来赵云澜要干什么,毕竟用着同一个身子,总有些不科学的共鸣:“赵云澜!你要去查前世?”

 

赵云澜:“对啊。”

 

白宇:“你可不许去找判官!!那就暴露我们的目的了!”

 

赵云澜:“你这届令主怎么干的?就非得去看生死簿是吗?阴间有块三生石你不知道的吗?”

 

 

白宇一呆:“你在身边就是缘,缘分写在三生石上面……"

 

朱一龙顺嘴接到:“爱有万分之一甜,宁愿我就葬在这一点……”

 

合唱:“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的我~~~深深看你的脸……”

 

 

 

赵云澜掏出了鞭子。

 

居北立即住口后退:不是!对歌对出习惯了……

 

 

不过,三生石?

 

两人眼睛一亮。轮回晷脱胎于三生石,面面为了转动炼魂鼎动用了轮回晷,然后才被沈巍锁定失效。但是面面为什么非要用轮回晷呢?直接去黄泉拿一块不就好了?

 

难道是原本的镇魂宇宙里,忘川边上没有三生石?

 

 

白宇:“三生石只能看你上辈子,那一千年前的都不知道是几辈子了,还是得去看生死簿吧= =”

 

三人站在三生石前。赵云澜挑眉一笑:“我说是看我的了么?”说着迅速抓起朱一龙的手按在了石头上。

 

!!!!

 

赵云澜口中念念有词。

 

他要看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前生,而是“沈巍”的这辈子!

 

如果一千年前杀了镇魂令主的是沈巍,就一定会出现在他的今生事迹里。正好这个沈巍弱,可以强制。

 

 

开什么玩笑!赵云澜他是算准了他们两个会跟他一起过来吗??

 

但是这个人他不是沈巍!是朱一龙啊!!

 

 

三人脚下泛起光晕逐渐晕开,就像站在一片水里。

 

短短三十年的人生飞速掠过,直到去年,画面突然不再快进,镇魂剧组的一幕幕,绑定宣传的一幕幕,模糊又清晰。不断被放大的一张张笑脸,一个个表情倾泻出来。朱一龙拼命控制自己的意识,抵抗三生石把他的记忆播放出来。

 

 

小白就在他旁边,怎么可以被看到…………

 

 

太过用力的压制,令心口生疼,腿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白宇赶忙去扶他。却在这一瞬间,朱一龙全身炸出黑气,眼前的画面瞬间就变了。

 

 

无论是天地初开,还是魂火给命,还是模糊的视线里那一抹淡绿色的身影……

 

三生石承受不住这份记忆,崩裂出石屑,眼看就要炸了。

 

赵云澜按了自己的一只手上去,用昆仑君的灵魂安抚女娲留下的三生石。虽然他想知道的事情很多,但是此刻最重要的是一千年前沈巍杀他的原因,如果那是个契机,让沈巍知道接触自己并不会害死自己,然后聪明如沈巍就会开始思考陪伴他,留下他,所以神农药钵才会附身在他至亲的父亲身上,阻止沈巍的接近。再往后想,如果沈巍真的证明了契约不会束缚他们相见,那么守护大封的约定就也同样可能无效!

 

所以十一年前,沈巍你真的去破坏大封了吗?

 

 

动静太大,地府已经赶过来了许多鬼差,飞速闪过的画面里,终于停留在了恍若前世的情景前。

 

有两个长身玉立的身影站在竹林间。其中一人十分暴怒的抽出一柄长刀挥向对面的人,接着那个人化成了滚滚浓烟盘旋于林间。

 

 

 

“是你自己妄自菲薄,瞻前顾后,他死了不也是如你所愿吗?”

“与你何干!!”

 

 

画面像镜子般碎落成千万块。赵吏赶在一众鬼差最前面:“你们别搞事儿了!快走啊!”说着在三人额头贴了三张符纸,强行把人带进了拥挤的鬼群。混乱中白宇赶忙抓起两片三生石碎块放进口袋里。

 

白宇搀着半昏迷的朱一龙上了车,赵云澜坐在副驾驶上把门锁死。

 

四人假装镇定的挤在车流里前行。

 

赵云澜回头:“你们是什么人?”





to be continued

==========================

注:那首歌是《江南》林俊杰的。哈哈~

写得慢,继续着急中_(:з」∠)_


求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

北北的胡子这么快就长出来了!可开心死我了!

评论(42)

热度(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