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又怂,又博爱,潇洒一点,快乐一点,我好喜欢强强啊!!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12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8】【9】【10】【11】

======================


12


按说,他们只是要去个地府而已,原来从大槐树下去那么容易被发现的?那之前赵云澜卡在树里跟踪他爸也是知道的?那岂不是书里赵云澜和祝红被围攻的时候地府也是知道的?啊对了,地府本来就知道,然后沈巍就砍了半个城的鬼。

 

白宇挠挠头,觉得不仅地府有问题,神农有问题,沈巍也有问题。想起昨天被他“爸”抓走的事情,拉了拉朱一龙:“龙哥龙哥,带我去我办公室。”

 

朱一龙冲大家点头致歉,牵着白宇手往他办公室走。只是白宇对特调处的构造极其不熟悉,有人带路也依然磕磕绊绊的。朱一龙把心一横,劝自己就算丢人丢的也是沈巍的人,弯下腰捞起白宇的大长腿,实力展示了一下公主抱。

 

白宇:“好man哦~”

朱一龙:“你在皮我就松手了!”

 

众人:……

 

待门关上,屋里的人就跟被瞬间注入了灵魂似的,聚到一起。徒留一个发呆的郭长城,和一个抖鸡皮疙瘩的鬼面。

 

祝红:“卧槽我的妈厉害了!我就说老赵肯定是下面的那个!”

楚恕之:“你他妈也很厉害好么!刚才指着斩魂使鼻子那个是你不!”

祝红翻了个白眼:“不是我。”

楚恕之怒道:“你……敢做不敢认!”

大庆:“都别吵了喵!你们不觉得斩魂使要和老赵一起下黄泉才是重点吗?”

楚恕之:“是啊,干什么要背着地府?斩魂使还怕地府不成?”

大庆舔舔爪子:“总觉得他们要搞事儿。”

 

祝红&楚恕之:“废话!”

 

鬼面靠着墙,默默的撵着自己的刘海儿,那画面,说实话,有点好看。林静凑了过去:“那个,鬼王……大人?”

鬼王:“恩?”

林静嘿嘿笑道:“大人跟小的合个照行不!!!”

 

鬼王:????????

众人:……

 

大庆飞扑出去给了林静一爪:“你知道鬼王有多恐怖吗!!!”

林静:“……你有觉得鬼王很可怕吗?”

大庆:……

汪徵小声:“鬼王上次来过一次特调处,人还蛮好相处的……”

大庆:……………………

 

 

鬼面觉得,他此刻应该生气才对,毕竟鬼王可是名不见经传几千年的世界头号威胁。不过近一千年来,鬼王这个名号被上面禁了,没几个人知道了。大庆这只猫跟了镇魂令主好几辈子,才能对他有印象。

 

于是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肥猫啊,你急也没用。现在的小妖小鬼的才活了几百年,能知道我?”

 

大庆:“我不信你就一点恶意没有。”

 

鬼面摊摊手:“呵……你信不信又怎样?这世上我就对两个人感兴趣。”然后扬了扬脖子,指向赵云澜的办公室。

 

 

屋里,白宇抓住朱一龙的手臂:“龙哥啊,咱们怎么去酆都啊……”


朱一龙:“直接问怕是要暴露,一会儿想办法去查查书?而且大庆说的那个鬼差我也不知道啊……要是能读取沈巍的记忆就好了。”


白宇:“说起来,龙哥,昨天我是被我爸带走的,带去了西梅村的野坟地。”


朱一龙:“你是说……神农药钵?”

 

白宇点点头:“说不定他是想洗了我的脑的,但是没管用。哥哥啊,我感觉地府和神农都有问题诶,连沈巍也有问题。咱是不是来到了一个镇魂的平行宇宙啊……”


朱一龙摸摸白宇的头:“别担心,这次的情况和原著不一样,应该是因为咱们自己手动改了剧情。想要不被他们摆布,咱们就只能另辟蹊径……”

 

白宇抓住朱一龙的手:“其实……哥哥,从山河锥开始,剧情就一直都操控在沈巍的手里……你还记不记得,原著里沈巍在十一年前和神农药钵的对话。”

 

朱一龙回忆了一下:“神农药钵觉得是沈巍在破坏大封……”

白宇点点头:“恩,如果真的是沈巍做的呢……”

 

朱一龙:“你是说……!”

白宇咽了口唾沫:“如果,沈巍十一年前破坏了大封,把面面放了出来。那么之后面面设法让巍澜见面以及后面的山河锥、功德笔等等乃至最后的自爆……就全都是…沈巍的算计了……”

 

朱一龙淌下了几滴冷汗:“说起来,剧情一开始,小郭就看到了斩魂使的影子……”

 

俩人被自己吓得抖做一团,要说他们前天在医院看到个普通size的冤魂就吓得半死,两天下来已经可以打厉鬼,逗阴差,见神仙,战妖怪了,现在都惦着下黄泉了,简直神进步。

 

朱一龙和白宇搂在一起抱团取暖抵御恐惧,一边克制不住的接着在想。

 

朱一龙:“先不要吓自己,沈巍他有五千年的时间呢,为什么不做,非要等到现在。”

 

白宇:“一来可能大封确实快到期了……二来……”

 

朱一龙搂紧了瑟瑟发抖的白宇,白宇接着说道:“二来是不是因为,小郭出现了……”

 

朱一龙:“天,天啊……如果小郭不出现,点亮灯芯的方法就只有杀了赵云澜,沈巍不会这么做,所以就,一直等到……灯芯出现?”

 

白宇:“恩……沈巍知道镇魂灯的灯芯是昆仑君的心血。估计一直不知道这个心血也是可以转世的……”

 

朱一龙:“恩,毕竟轮回是神农在管的。而且也有可能是小郭的功德还不够厚,需要存个几千年……天啊,会不会沈巍在龙城大学的时候就认出小郭是灯芯了啊……”

 

白宇:“噫……哥哥,我有点害怕QAQ”

 

朱一龙:“天啊,果然小说里头一个登场的就不会那么简单啊!不对不对不对,咱先冷静点,面面是十一年前放出来的,沈巍是遇到赵云澜之后才见到小郭的……不过……”

 

白宇:“唉,是不是根本没办法说服自己,毕竟昆仑君没了之后,沈巍就是这世界上最牛掰的神了……而且……”

 

白宇盯着朱一龙的胸口,然后抬起头和他对视,虽然他看不见:“而且,我看到了哥哥的心口,有一团黑气……”

 

朱一龙下意识的抓紧了胸口。白宇接着道:“开始我还不理解神农为什么非要我瞎,他们不会是要让我看到你胸口里的这个东西吧……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不知道那么多,只是想让我知道沈巍是个鬼……”

 

白宇死死抱住朱一龙:“但愿咱们穿过来只是一个意外,或者是老天被我感动了,让咱进来谈个恋爱。而不是沈巍干了什么打破次元壁的事儿。”

 

朱一龙回抱过去,沉默着不说话,心情却忽上忽下的。

 

 

只能在剧里谈恋爱,还不是饮鸩止渴。

 

 

 

白宇搂着朱一龙蹭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来,像是已经处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努力绽放了一个笑容:“咱们那么聪明!还有上帝视角,就算沈巍是boss咱还能刚不过他?再说了可能还不是他呢~~咱先按照自己的套路来!背着地府和神农找赵云澜帮忙把功德笔弄出来!那个时候的赵云澜应该已经很熟练了!”

 

朱一龙被白宇的笑容感染,也跟着笑了出来,捧着白宇的脸揉了揉:“没见过你这么乐观的,这昆仑君得阳光成你这样,我才能相信他能造出灯芯那么温暖的东西来。”

 

白宇:“哈哈,比不上昆仑君,他是要暖整个世界的。我只想暖你一个呀~”

 

朱一龙:“哼,甜言蜜语,那你家人呢?你发小呢?”

 

白宇:“这当然是分种类的呀!亲人专用的暖,朋友专用的暖,还有……”

 

朱一龙红着脸捂住了白宇的嘴:“你瞎了以后怎么说话,那么,那么奇怪!”

 

白宇:“大概是因为我害怕吧……”

 

 

后面的话白宇没有说出口,朱一龙却是懂的,害怕的又岂止白宇一个。

 

 

朱一龙轻轻揽着白宇:“我一步都不会离开你的。”在这个世界里。

 

 

白宇抿着嘴唇蹭了蹭朱一龙的肩膀:“好~那咱们接着说正事儿!等功德笔到手,咱们手里就有三个圣器了,到时候逼阎王交出镇魂灯,麻烦小郭去点一下,把这大封给他消了!让面面好好管着他的鬼界,然后当个能四处溜达的鬼王。对了哥哥!等改了规矩以后的大封石,咱们给它改个名儿叫神魔之井吧!哈哈哈!”

 

朱一龙:“醒醒!侵权了你!”

 

白宇:“哈哈哈~”

 

 


 

俩人又腻歪了白天才从屋子里出来,白宇仗着看不见,于是心也不烦。并且脸皮奇厚的挎着朱一龙享受着衣来伸手的待遇。   

 

白宇往沙发里一窝,翘着二郎腿使唤桑赞去给他们找酆都相关的书。

 

这一找,就找到了“鬼道”。

 

从古时候开始,人鬼大部分都是同路的。轨道即鬼道。

 

到了现代其实也没差,上头规划修路的时候也会看风水,动土的时候也会祭祀。即便是无神论社会,心里怀着点敬畏也是没错的。君子慎独,那不是君子的咋办?举头三尺有神明尚可一用。

 

修心和提高自己的品德修养,其实不冲突,殊途同归罢了。所以【镇恶者之心,扬善者之德】放在现代社会,简直印成标语都没问题好吗!

 

 

 

 

年关将至,鬼道上也是有春运的。不过朱一龙和白宇并不打算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感受一下这亡灵高铁。

 

他们准备先去四川,然后到半夜了再去铁路上找。

 

不过年底抢票那么猛,他们只抢到了半个月后的机票,直飞重庆。虽然居北二人觉得让面面带他们飞过去更快……

 

 

朱一龙看了看时间,打算带白宇出去吃个饭。思考了一下要不要带着面面去,就发现大庆一直炸着毛盯着鬼面。

 

朱一龙轻轻撞了撞白宇:“面面和大庆认识?”

 

白宇:“大概吧?面面见过不知道几辈子之前的镇魂令主,搞不好那时候认识的?”

 

朱一龙:“小白……你说,沈巍为什么怕赵云澜见到鬼面的脸?鬼面又为什么要戴面具?”

 

白宇:“其实搞不好只是剧情需要,要是面面一登场就和沈巍长得一样,就没悬念了不是……”

 

朱一龙:“可是= =,我一出场,观众就知道沈巍黑袍使面面都是朱一龙了啊……”

 

白宇:……

 

 

 

 

白宇对着前方一团漆黑的黑色影子也就是鬼面,说到:“面面啊,内什么,过些日子我和你哥要去个重庆,大年底下的,怕是大会小会饭局酒局太多,到时候要是实在推不掉的,你去给应付一下吧。”

 

鬼面:“???等下?什么??怎么应付啊?”

 

白宇:“你这好歹是在昆仑山待过的!怎么也得会点八九玄功七十二变之类的的对吧。变成我的样子去呗~”

 

鬼面:“靠!你信不信劳资给你搞失业了!”

 

白宇:“那你就没有朝阳的屋子住了。”

 

大庆:“神马!!你还要带人进来!你那腰扛得住么!”

 

白宇:“靠!怎么你们这些鬼啊妖啊的脑子里都那么多废料!再脑补我就送你去结扎!”

 

大庆:“你敢!!!!”

 

 

朱一龙小小声的插嘴道:“面面啊,下礼拜我们学校就结课了,你看要不你再替我去上个课……”

 

鬼面:“门儿都没有!!自己去!!!!”

 

朱一龙:巍屈巴巴.jpg

 

 

特调处的一众吃瓜群众纷纷觉得,斩魂使掉马之后……可爱了不少……

 

 

 

两周后,龙城的机场。

 

白宇的眼睛此刻恢复到了超高度近视的级别,和朱一龙当了两个星期的连体婴儿,连上课都坐屋里旁听那种。白宇心话他龙哥只要有剧本,演谁都能惟妙惟肖,还拜托了旁边的女同学,录了朱一龙讲课的视频,打算等恢复视力了鬼畜循环。

 

不过白宇揣着小心思,没有告诉朱一龙他现在能看见点人影子了。他还想在等几天,等能看清了的时候再装瞎,看看他龙哥平时心疼他的时候是个什么表情。

 

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呢~

 

白宇舔唇憋着坏坏的笑,朱一龙看到了也跟着笑起来。

 

朱一龙一直觉得,没有人的笑容能比白宇更有感染力,只要他笑起来,自己的眼神就像被上了锁。

 

 

连吃了两周狗粮的面面把行李推到了两人身边:“麻烦你们快点开始你们的蜜月旅行吧!”

 

朱一龙:“面面,开车回去的时候小心哈。”

 

鬼面:“你们怎么使唤人使唤的这么得心应手呢= =”

 

白宇:“一家人嘛~~别那么斤斤计较啦~~~给你带礼物回来!”

 

鬼面小声:“切,你们还有两顿火锅没请我呢。”

 

朱一龙眼神躲了躲,心道:我忘了…………………………

 

 

 

白宇:“面面啊!你手里的轮回晷可收好了啊!千万别拿出来做傻事!知道不!别去做什么炼魂鼎知道不!乖乖在家等我们知道不!特调处那帮贱人应付不来的时候你去搭把手就行。”

 

鬼面:……

 

朱一龙:“我们打算直接去找功德笔,到时候咱们手里就有三样圣器,绝对比地府有利。到时候无论是地府有鬼还是神农有鬼,咱们都能与之一战。”

 

鬼面:“你们怎么就那么相信我……”

 

朱一龙白宇内心OS:因为我们看过原著知道你傻啊。

 

 

鬼面:“为什么我觉得你们在骂我= =”

 

居北同时摆手:“你想多了。”

 

白宇:“昆仑君的力量没了,斩魂使的力量不稳,现在这个世界最流弊的就是你了,你可万万不能作死!”

 

鬼面:“……你们也知道自己一个是凡人,一个力量不稳了啊,作死的是你们吧……你们真不需要我去吗?”

 

居北相视一笑:“现在保住我们的秘密行动更重要,靠你啦。”

 

鬼面:…………

 

 

 

飞机划过天空,空乘人员同情白宇眼盲,把两个人的座位换到了挨在一起的。朱一龙摆出营业级别的微笑冲换座的乘客道了谢。那位可怜的乘客半个航程都在捂着心口,只道这么好看的人不去当个演员明星什么的真的好暴殄天物啊!

 

白宇忍着笑,靠在了朱一龙肩头。朱一龙挑了下眉毛,把人推开了:“莫挨老子。”


白宇:“推开我干什么!因为这是另外的价钱吗?”

 

二人捂着嘴小声的笑了起来。

 

白宇小声道:“自打红了,还真没有不带助理不全副武装就敢坐飞机的时候呢。”


朱一龙:“是啊,所以名人都喜欢往国外跑吧。”

 

白宇搂紧了朱一龙的胳膊:“那就趁这机会好好腻乎一下吧~~~”


朱一龙:“你呀……”

 

 

三个小时的航程,转瞬即逝。一下飞机白宇就来了个夸张的深呼吸:“哥哥!这里遍地都是火锅的味道诶!”


朱一龙忍俊不禁:“你知道重庆火锅多辣么?你受得了就带你去吃。”


白宇笑的直接挂在了朱一龙的身上:“龙哥龙哥啊,你知道么,我刚才突然想起来那句宝贝儿你真辣……啊哈哈哈哈哈……”


朱一龙翻了个白眼:“你心态可真好!”


白宇:“你自己也不差啊!”

 



二人为了方便去铁轨上堵鬼,定了个火车站旁边的快捷酒店。


白宇往床上一趴:“哥哥你好坏哦~居然还是大床房~~”


朱一龙拎起枕头砸了过去:“少撩!你要真厉害等回到现实世界了再撩个试试?”


白宇撇撇嘴:“等回去了,咱怕是能在一块的时候都没有啊……”


朱一龙有些黯然。


白宇接着道:“所以人生得意须尽欢啊~~哥哥!”


朱一龙:“去去去!好好的准备准备吧,一会儿办正事儿去。”


白宇:“切”

 

 

等夜深人静,两人偷偷摸摸溜进了铁道线。白宇抓着朱一龙的手,小声道:“天啊,这晚上的铁轨,用天眼看的话,是冒着绿光的啊!!!”


朱一龙:“鬼,鬼道么……”


白宇点点头:“我,我听到火车的声音了……”

 

两个人一点卧轨的心思都没有,迅速找了个安全的地方。



一声凄厉的鸣笛声破空而至,连朱一龙都听到了。一辆老式的火车在雾里若隐若现,这造型和他们想象的有点不一样,他们本以为是霍格沃茨列车那种呢,没想到是印度火车那种!火车开得贼慢,亡灵阴差有挂在车门的有坐在车顶的,居然还有个小魂儿被其他鬼从窗户里挤了出来!

 

地府很穷吗??人间都有高铁了好伐!!

 

超载列车慢悠悠的开过去之后,居北二人还在发呆,就听见有人十分热情的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哟!令主大人!怎么这次这么早就死了???”

 

俩人急忙扭头,白宇看不清人脸,朱一龙瞪大了眼睛:“于、于毅老师????”

 

赵吏:?????



to be continued

==========================

半夜码字吓到自己了,所以白天才检查的文_(:з」∠)_断了日更,鞠躬……

中秋快乐~更了五千多字~大家食用愉快~~

求小心心小澜手和评论诶嘿嘿嘿~~


于毅真的帅!我要吹一波

其实除了沙雕我有在很认真的讲故事的~大家有木有看粗来啊QAQ~~

评论(66)

热度(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