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8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6】【7】

======================

8

鬼面:“你们知道破了大封,放我出来意味着什么吗?”

居北二人表示:嘿~我们还真知道~上帝视角就是爽啊!!

白宇:“难不成你要出来毁灭世界么?”

鬼面:“你们怎么知道我不会!”

白宇:“啧啧,小孩儿脾气,世界招你惹你了总要毁了人家?再说了,这个世界啊,没有那么不结实。不周山断了要毁,天漏了要毁,大封破了要毁,说的这个世界打被盘古劈开以后就一直在苟延残喘似的,本昆仑相当不高兴。”

鬼面:……

 

白宇:“况且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能放在桌上谈呢?非要武力解决的?兄弟,共赢了解一下?”

鬼面:……

 

白宇:“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人既要活在当下,又要放眼未来,朋友,科学发展观了解一下?”

鬼面:……

 

朱一龙突然觉得论传销能力,面面和豆子加起来可能都比不过白宇……

 

想到刚才阴差的交代,朱一龙看向鬼面:“面面,一会儿你用斩魂使的样子,去看一下大封吧。顺便量量尺寸。”

 

鬼面蹭的站起来:“什么!!!”

朱一龙:“量好尺寸好做个盖儿啊。”

鬼面:“!!??做什么盖儿!谁答应你们了!要去一起去!”

朱一龙:“一起去,地府不就知道咱们是同伙了吗?”

鬼面:“那你自己去!”

朱一龙心话,我不认路啊= =……只能道:“可是尺寸得你自己定啊……还有,我现在大概下不了黄泉。”

 

鬼面呵呵笑起来:“我说呢,清高的斩魂使怎么突然转了性,破天荒的找我聊聊。原来是因为自己没能力了,想让我代劳啊!”

朱一龙巍屈巴巴:“……原来你不想和我说话啊。”

鬼面气到冒烟:“!!我的重点是说你要利用我!!!你居然让我自己去看看关我的牢房门破了多大的洞??”

白宇接了一句:“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么?”

 

鬼面回头:“???”

 

白宇:“没什么,你继续,我就是突然觉得接这句话很合适。”

鬼面:“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么!!!”

 

……

……

 

鬼面觉得脑子有点乱,需要静静。黄泉挺好,去就去一趟吧。等回来了这个世界说不定就正常了。

 

朱一龙拍了拍鬼面的肩膀:“谢谢啊,等你回来请你吃火锅。”

鬼面:“我说我答应了吗!!”

朱一龙伸出两根手指头:“那……两顿。”

 

鬼面:!!!

 

……

……

 

鬼面甩门出去后,白宇拍拍朱一龙:“龙哥啊,咱把大boss忽悠瘸了诶!”

朱一龙:“是呢。”

白宇:“咱真厉害!带着boss刷剧情!”

朱一龙:“我还是有点担心他打死我的……”

白宇:“有吗?我看你皮的很愉快啊!龙哥你就是切开黑,我算看透了!”

 

二人笑的轻松愉快,也是赌了一把面面的缺爱人设,而且他们知道,大封不是关键,镇魂灯才是。

接下来功德笔要现世,镇魂灯要点亮。然后才能顺利通关。即便是在原著里,打面面这个boss都不是重要剧情。

面面一直都被沈巍玩儿的挺惨的。

 

 

白宇假装嫌弃的瞥了朱一龙一眼:“龙哥,说实话我有种你在欺负小孩儿的感觉。”

朱一龙一脸伤心:“行吧,你就偏心面面吧,唉……”

白宇:“不是,谁偏心面面了!那还不是因为面面生哥那个造型太可爱了我才想逗逗他的。”

朱一龙:“昂~说起来在片场你好像也更喜欢面面。”

白宇:“不是,什么时候啊!我什么时候喜欢面面了啊!”

朱一龙翻出澜州拉面表情包。

白宇:“那不是因为面面可爱!是因为龙哥你可爱好不好!”

朱一龙:“昂~这样,好,原谅你了。”

白宇脸开始红:……怎么好像被调戏了……

 

敲门声突然想起。没等白宇回应,楚恕之直接推门进来了。手里拿着那个装着闹事厉鬼的玻璃瓶:“赵处,这家伙咱什么时候开始审……?”说着神色惊悚的看了眼朱一龙,认真的的思考了一些不能过审的问题。

 

白宇咳了一声:“走~咱去审审鬼。”

 

朱一龙一出屋,就看见昨天晚上并肩作战的那几位,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朱一龙心话,此情此景,我是不是该说一声筒子们好= =……

 

一群人就在审讯室里听这半截身子的鬼讲他那悲催又残忍的故事。居北二人心情微妙的听着,鬼面已经提前出现了,后面的情节还真不知道怎么发展。让小澜孩再瞎一回是万万不可的,但是大庆的铃铛还是得要回来的。

 

居北静静的听着,白宇思考着怎么把鸦族手里的猫铃铛诳出来。朱一龙却听着听着开始觉得不爽。地府生生把一个冤魂培养成了厉鬼,放他去行凶报仇如果还可以勉强说是冤有头债有主,那放任他攻击特调处是怎么回事?而且连写着阴兵斩的书都是从地府流出去的。

 

靠。你们是要搞死这一世的镇魂令主吗?

 

原著的赵云澜应付起来尚且吃力,何况他和白宇两个连技能都放不熟练的凡人?

正在生气中的朱一龙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放出来的煞气快把审讯室撑爆了。白宇过去扯住朱一龙袖子,心话这是怎么了?

朱一龙这才意识到一屋子的人都快吓跪了,有些过意不去的给大伙儿道了个歉,拉着白宇出了审讯室。

 

“小白,我觉得地府有问题。”朱一龙说的很认真。

 

白宇也严肃的应答:“怎么?”

朱一龙:“我目前也说不清,只是地府知道赵云澜对沈巍的重要性,为什么还会放任厉鬼去攻击他,他不怕沈巍把地府削平了吗?”

白宇:“可能是,因为赵云澜会转世?这一世作死了还有下辈子?”

朱一龙:“昆仑君又不是金蝉子,转世出生就是为了死的。沈巍那么喜欢他,肯定是要保他世世平安的,怎么会允许被地府砍着玩?我不知道前几任的镇魂令主是不是也这么多灾多难,但是这一世赵云澜遇到的危险,很多都是在他遇到沈巍之后……”

 

白宇:“所以,你是说,沈巍和赵云澜相见了之后,地府就敢去搞死赵云澜了?”

朱一龙:“恩……”

白宇:“为,为什么呢……”

朱一龙把白宇搂进怀里:“不知道……”

 

搞死赵云澜随便,搞死你不行。

 

白宇被这一搂,瞬间变得“白里透红,近朱者赤”。想推开又舍不得,就着这个姿势拍了拍朱一龙:“龙哥,一会儿跟我去趟龙城公/安/局。”

 

朱一龙:“去干什么啊?”

白宇:“嘿嘿~我托熟人给面面办了个身份证,一会儿你过去替他照个相片吧。”

朱一龙:“昂……这么上心啊。”

白宇 :“不是!你看!咱俩这西贝货日后干仗总不能次次靠开挂啊,保险起见,拉拢面面当战斗力啊!对吧。”

朱一龙:“噢……”

白宇:“嗯嗯!所以……恩……先放开我?”

 

祝红走过送给二人一个“玛德死给”的表情。

小蛇真是勇气可嘉!

 

……

白宇利用职务之便大走后门,最快也要七个工作日才出的证件就成了立等可取。

 

啧,万恶的官僚主义。

 

朱一龙:“不过,真要叫沈面啊。”

白宇:“面面自己都盖章了的!”

朱一龙:“但愿面面不会看了这个东西以后一怒之下站到了对方阵营= =”

白宇:“不然叫啥?沈璧君?沈凌雪?”

 

朱一龙:“…………”

 

白宇:“龙哥啊,你说你跟姓沈的是不是有仇啊,让两个沈家的妹子绿了两回,好不容易自己姓沈了,还是个不能过审的。”

 

朱一龙:“……”

=======================

to be continued

总之不能叫沈夜,不然到哪儿去找个谢衣啊

评论(57)

热度(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