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6

沙雕RPS

前文戳→【1】【2】【3】【4】【5】


=====================

6


白宇高兴的小幅度跳跃着,因为捆着所以大跳不起来。

“哥哥!哥哥!这儿!这儿!”


鬼面表情十分复杂。

白宇:“啊,不是,你哥还是你哥,我喊哥哥是因为,那什么,情趣你懂不?”

鬼面:………………

白宇:“不是……也不是那么猥琐的意义,总之……”

 

鬼面掏出一张禁音符。

 

白宇一脸冷汗:“握草你怎么也有这个!你可是鬼王啊!怎么可以用人类这种小道具是吧!”

 

鬼面伸手捏住白宇下巴:“你给我安静会!”

 

“你给我放开他!!”朱一龙的声音破空而来,斩魂刀紧随其后,鬼面飞速闪开,锁链被切断。

 

紧接着朱一龙就落在了白宇身边。

 

白宇突然觉得自己被激活了少女心。反正他镇魂也是演的真女主,此刻没有摄像助理导演围观,好像可以尽情浪一下。于是伸手搂住了朱一龙还在人怀里蹭了蹭:“黑袍哥哥真帅~~”

 

鬼面一个激灵,又退了一步。

 


白宇缩了缩脖子,往朱一龙的黑袍子里钻:“这这这,这海拔,也太冷了……”

朱一龙拿出烧开水的本事给白宇加热。

 

鬼面:“……想不到你就这么把事情都告诉他了。”

朱一龙满脸无辜的看着鬼面:“?”

 

鬼面:“你我是兄弟,是鬼王。我还以为你不敢透露我的存在呢。”

朱一龙:“不是我说的。”是P大说的。

 

鬼面一惊,难道昆仑君已经想起来了??这不可能啊,赵云澜没有接触到任何可以唤醒记忆的契机啊!也正是如此,他才没有直接把人带到大神木去。

 

和圣器相比,让这个亲哥哥不爽总是更优先一些。刚才逼沈巍暴露斩魂使的身份,然后又把赵云澜带到了昆仑君的老家,这一切都是为了打破他那个哥哥清高的面具,看他暴怒,看他露出鬼族嗜血的本性,然后在他最喜欢的人面前溃不成军。

 

然而却没有,如果赵云澜的反应尚且在意料之内,他这个哥哥的反应就太过反常了,刚才在医院眼睁睁的看赵云澜陷入危险,像无力地凡人一样手足无措,如果说那是一种表演,为了让赵云澜误会还勉强说的过去,可是赵云澜明明是知道他的身份的……

 

等下,像凡人一样?

 

鬼面眸色变红,用力的直视朱一龙。

朱一龙接受到鬼面刀子般的眼神后,揽着白宇又退了一步,他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但是该说什么……

 

白宇倒是在努力组织语言,打算说点啥缓解下尴尬的气氛,还没想好说辞就看鬼面表情突然狰狞,黑气从鬼面体内炸开,带着惊雷般的巨响。

 

雪山顶的千年积雪碎裂崩落,就见鬼面冲过来揪住朱一龙的衣领:“为什么……为什么你有了三魂七魄……”

 

鬼面目眦欲裂,声音颤抖,与其说是暴怒倒更像是在害怕。

 

朱一龙愣在原地,一瞬间的大脑空白之后,心想,因为我是魂穿来的?

 

鬼面松开手,步履沉重的往后退:“我该恭喜你啊,斩魂使大人,怎样?你现在终于和我们不一样了,终于和我不一样了!!!”

 

白宇觉得面面好像要哭,但是面具挡着看不见。

 

鬼面嘶吼着:“你终于是个干干净净的斩魂使了!终于可以配上昆仑君了是不是?”

 

“你做梦吧!你生于污秽之地,就注定一辈子肮脏!!!你以为你有了魂魄就能摆脱你的宿命了吗!!!!!”

 

狂风卷起雪屑,在空中凝结成了一个个冰锥,缠绕着滚滚黑气。

 

简直地动山摇。

 

朱一龙:“??????”

白宇:“面面面面面面面面你想开点啊你不要这么极端啊!!”

 

鬼面赤红着双眼,也不去想就这些玩意儿能不能伤到斩魂使。沈巍有了魂魄,就相当于断了和鬼面唯一的联系,这激起了鬼面最原始的愤怒和恐慌。

 

沈巍有大千世界,有一段奇缘,有爱人,有要坚守的约定。鬼面又何曾喜欢过那些只会撕咬和吞噬的幽畜,但是他连出去的路都被封死了,所以他只能在黑暗里当他的万鬼之王。然后用尽一切手段给门外的亲哥哥找麻烦,这就是他这五千年来唯一在做的事。

 

朱一龙刚才挥的那一刀再加上一通飞,技能条差不多空了。这一堆冰锥要真跟万剑诀似的冲下来,他们俩说不定立刻就能感受一下神农的轮回套餐。

 

鬼面一声怒吼,冰锥迅速冲向两人。

 

白宇:“面面你冷静点啊!!!你哥是爱你的!!”

鬼面:……

朱一龙:……

 

鬼面一愣,冰锥“噗”的戳进了地里。

 

朱一龙:“你嫂子也是爱你的!!!”

鬼面:……

白宇:……

 

鬼面的面具“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白宇:“龙哥,你咋又抄作业!”

朱一龙:巍巍不知道,不关巍巍的事.jpg

 

鬼面:“你们这么着有意思么??!!”然后狠狠指向朱一龙:“你的刀呢!!”

朱一龙:“不知道……”

 

鬼面:………………

 

白宇灵光一闪:“其实,面面啊,你哥有了魂魄之后,能力不稳……”

朱一龙一脸握草小白你真聪明!!!

白宇心话,龙哥!你管理下你的表情!

 

鬼面冷笑道:“这算福祸相依?”

鬼面冷笑升级成狞笑:“哼,你没了力量还怎么困住我?嗯?”

 

一团闪着紫色电光的黑气又在鬼面手中凝结。

 

白宇:“等下等下!有什么非要打架不可的啊!!咱们坐下来冷静的聊一聊不好吗?”

鬼面不理会,黑气越聚越多,又一轮的地动山摇。

 

朱一龙看着鬼面:“……住手吧,你不想杀我。”

鬼面:!!?

 

朱一龙严肃道:“我也不想杀你。”

鬼面:……

 

 

白宇:“都是活了五千多年的人了,别那么幼稚好伐?就不能先聊聊么?真要打,等谈崩了再打不迟啊!”

 

鬼面仿佛突然被说服,收了气势。

 

什么情况?这俩人要找他聊聊????

 

白宇搓搓冻得冰凉的手,往朱一龙牌电暖气上又贴了帖:“利利索索的!赶快走吧!咱换个地方聊,就你们两个刚才那一通飞!再加上刚才那一炸!防空雷达肯定探测到了啊!不赶快跑一会儿咱们就该被PLA包围了!”

 

鬼面:……

朱一龙:……

 

白宇:“看啥看!老子可是吃皇粮的!我可一点都不想留下案底儿!我还惦着升官发财养巍巍呢!啊!我仿佛听到侦察机的声音了!”

 

鬼面:……

朱一龙:……

 

鬼面:“去哪儿。”

朱一龙白宇对视了一下:“特调处吧。”

 

鬼面:“那走吧。”说完就要开始腾云驾雾。

 

 

白宇朱一龙同时尔康手:“等下!”

 

鬼面回头:“干什么”

 

朱一龙拉了拉白宇的袖子,白宇:“带我们回龙城啊。”

 

鬼面:哈????

 

朱一龙:“……我也不知道我刚才怎么过来的……”

 

鬼面:“所以?”

 

朱一龙:“飞不回去了。”

 

鬼面:???!!!????!!!!!!

 

 

 

鬼面带着两个人裹在云里减了速度往龙城方向慢慢飞着。朱一龙掏出手机小声道:“过了青海绕着航线飞哈,小心点别撞到飞机……”

 

鬼面:…………

 

白宇突然想起个事儿,问到:“面面啊,刚才那个柱子是什么地方啊?”

鬼面:“……琼华派遗址。”





to be continued

==================

点小心心赠爆肝哟~~



PLA的意思嘛……就是……打出来会不会被锁?

PLA:People's Liberation Army of China


昆仑山也太厉害了!哪天写个昆仑君和阐教十二金仙的故事!

然后大庆和哮天犬愉快的在夕阳下奔跑。





评论(123)

热度(1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