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又怂,又博爱,潇洒一点,快乐一点,我好喜欢强强啊!!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3

沙雕RPS


突然脑洞,如有雷同、撞梗……那证明咱们有缘啊!~

====================


3



白宇不洗不涮的就爬上了沈巍的床铺,眯着眼睛看了眼挑灯夜战积极备课的朱一龙:“厉害啊龙哥……果然斩魂使是不会困的啊……”

朱一龙:……

白宇:”我……我先去见周公了……晚安哈……这个赵云澜是喝了多少酒……澜受想哭……哥你也别熬太晚了,斩魂使的能量少点用,先来处理一下人类本能的睡眠问题吧,说不定这一睁眼就回去了呢……”

朱一龙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将手边的资料放整齐了也爬上了床,闭眼前安慰自己,就当明天要试镜一个大学教授好了。

 

当然如果明天一睁眼在片场边的酒店里就更好了。

 

然,天不遂人愿。

 

结束了上午的两堂大课之后,朱一龙差不多是扶着腰出来的。自己站上讲台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那个“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好的一届镇魂女孩”的表情包,只是真讲起课来就没那么轻松了,这种误人子弟的罪恶感啊!!蹭到办公室看到了叼着棒棒糖坐在沙发上等他的白宇。

 

同是天涯沦落人,此刻朱一龙眼中的白宇就快开出花来了,无比真情实感的深情呼唤道:“小白!”

 

白宇抬头:“龙哥!你下课啦!快快跟我去医院……”

 

朱一龙:“恩?去医院干什么?”

 

白宇:“去完成功德笔的剧情啊……”

 

朱一龙和白宇同时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功德笔剧情啊……五行八卦完全不会啊……可以找人代练吗?

 

白宇:“龙哥啊,你说咱要是跟他们说实话会怎么样……”

朱一龙:“……你去说。”

白宇:“饶了我……”

 

俩人龟速蹭到了医院,见到了郭长城。

 

朱一龙睁大眼睛:“带着小郭?你真要打算给小郭讲课?”

 

白宇:“当然不是,一会儿厉鬼出来,还得靠小郭的小电棒呢……”

 

朱一龙:“对哦……”

 

完全不知道原著里的两尊大神现在把他当成战斗力的小郭恭恭敬敬哆哆嗦嗦的跟领导和领导家属打了招呼,本来应该在三步以外小心跟着的他就这么被居北两人推到了挡箭牌的位置。然后就被窗户上映出来的只剩半截身子疯狂淌血的怨灵吓了个灵魂出窍。

 

读过原著的两人表示一点都不想看到这坨东西,严肃拒绝了要去窗边查看的剧情!不管!万一真看到什么怎么办!

 

三人和李警官顺利会师之后,来到了病房。

 

一推门白宇就看到了一大股阴森的黑气笼罩住病床上的妇女,然后一个硕大的怨魂从妇女肚子里喷出来砸到天花板又弹了回来,带着凄厉的惨叫。

 

看来白宇的魂儿装在赵云澜的壳子里,居然没耽误他的天眼功能,看空中这飞速盘旋四处乱窜的厉鬼,不得不服,就是比五毛特效出品要好。

 

然后白宇白眼一翻就栽到朱一龙怀里了。

 

郭长城极度恐慌的嚎到:赵赵赵赵赵赵处!!你怎么了!!

 

白宇作为一个标准的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此刻的反应一言以蔽之就是:怕。

 

颤颤巍巍靠着朱一龙,想晕又晕不过去的白宇想把郭长城那根小电棒借给自己用用。顺便打心眼里佩服身后这位不动如山的龙哥。看看!都是没见过真鬼的凡人!看看人家这定力!!

 

看看……

 

就见朱一龙同志就这么岿然不动的靠着墙壁,站姿笔直的睁着眼睛晕过去了……

 

厉害啊……我龙哥……

 

……

经历过重大惊吓的俩人几乎同时进入了贤者模式,一起忽略了耳边高昂的人鬼合唱。白宇坐在床边,打开钱包,一张一张往外掏黄纸:“纸符是非常必要的道具,平时保存的时候也最好有规律,按照类别——比如攻击的、辟邪的等等——分别归置好,省得到时候要用,你乱七八糟地找不着自己要的那张,学会怎么用也是一门学问……”

 

小郭认认真真的记在本子上了。

 

白宇心话,其实这话是对我自己说的。

 

掏出来一张上面画着个眼睛的符纸,扭头看了眼朱一龙。

 

俩人开始脑波交流。

 

白宇:龙哥,你看是这张不。

朱一龙:是吧……毕竟画着眼睛。

白宇:你说贴错了会怎样……

朱一龙:小郭有身份buff,应该不会被贴死……

 

白宇把心一横,啪的一声就把符糊在了小郭的脸上。

 

内心:矮油?居然真的贴上了!这个符纸难道是N次贴做的?

 

白宇领着小郭,指了指妇女的耳后,问小郭:“你看到什么没?”

 

小郭:“好像…有点黑影”

 

白宇和朱一龙对视了一眼舒了一口气。

 

白宇嘴上念叨着:“耳后发黑,代表阴德有亏。”然后开始找接下来得贴在妇女脸上的那张该是什么样。

 

朱一龙迅速百度图片了几个驱邪符,悄悄地拿给白宇看。

 

白宇挑了个看上去差不多的往那妇女脸上一拍,立刻就听见了小郭凄惨而惊悚的嚎叫。

 

朱一龙和白宇默契的击了个掌:“耶!”

 

白宇小声:“就是你了!皮卡丘!”

 

床上那只厉鬼就这么被小郭的十万伏特轰成了渣渣。

 

 

 

接下来事情就比较麻烦了,就像朱一龙不会洗脑一样,白宇也不会催眠。到底该怎么阻止这喋喋不休嘴下无德的妇女别把他们的事情说出去呢?他们十分不想特调处被扣个封建迷信的帽子被迫关门。

 

朱一龙思考了一下,站到妇女面前,把沈巍的制冷功能调到了最强档,屋里窗帘床单吊瓶都在疯狂摇曳。搭配朱一龙那五星好评的演技:“我们刚才什么都没做,你的腿是自己好的。记住了吗?”

 

吓哭到失声的妇女拼命点头。

 

接着,屋里的窗户和灯管同时炸裂。妇女一个激灵活活吓晕了。

 

 

白宇愣了一会儿,拍手鼓掌:“厉害啊!我的哥!确实厉害啊!!”拎起吓瘫的小郭让他去吧别的成员叫过来,晚上打团战了。

朱一龙:“晚上那场要怎么打啊……唉……”

白宇嘻嘻笑着过去抓住了朱一龙的胳膊:“黑袍哥哥是不是又厉害了?嘿嘿嘿小的战五渣,就靠哥哥罩着了~~”

朱一龙伸手把人拍走,在手贴上脸还没拍走的这一刹那,门嚯的就被推开了。李警官和几个医生护士冲进来:“刚才是什么声音!!”

 

 

朱一龙白宇愣在原地,你搂着我我摸着你:……

众人:……

 

 

不是!警察叔叔!这六月都要飘雪花了啊!!!!



=========

to be continued

迫不及待想搞面面于是想删大纲的沙雕lo主……



评论(38)

热度(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