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光光光光光

人怂~酷爱强强/大家开开心心的,风波都会过去的。

【巍澜/居北】居北穿书《镇魂》之《就很厉害了》2

沙雕RPS

突然脑洞,如有雷同、撞梗……那证明咱们有缘啊!~

======================

2

白宇觉得他龙哥可能是穿越的时候落下了几个零件,脑子里的那种。

 

白宇:”嗯……你试一下能不能激活斩魂使的能力,说不定能给大家洗个脑,把你这中文系导师改成表演系的……”等下我为什么要这么认真的思考?

朱一龙:”一般学校怎么会有表演系,是不是还得把龙城大学的名字改成龙城电影学院。”

白宇:”我觉得改成龙城戏剧学院更好。”

白宇扶额,深深的觉得自己可能穿越的时候也少了点零件。他们为什么在讨论这么神奇的话题?

白宇一把握住朱一龙的肩膀:”龙哥!咱们先冷静下!现在咱们得优先考虑怎么回去。”

 

朱一龙:”确实……”

 

白宇哈哈笑道:”龙哥!你说我口头禅干什么!我授权了吗?”

 

朱一龙:”那你也说我的好了。”

 

白宇:”还好还好还好,来咱们接着说正事。”

 

朱一龙:”是你跑题的!”

 

白宇:”对对对,是我是我,总之咱先思考下现在是哪一章的剧情,能走剧情就走剧情,然后平平安安刷到结局,咱们说不定就能回去了。”

 

朱一龙思索了大概十秒:”……现在的剧情是……咱们俩亲了半天,然后你拿出房本来对我告白,然后我把自己咬的一手血……”

 

白宇:"……我觉得这段剧情现阶段咱们一个也做不到……"

 

朱一龙:"是啊,首先没有关键道具,房本。"

 

白宇:"而且触发地点也不是在我家。"

 

 

……总感觉重点好像不对。

 

 

朱一龙抠了抠嘴唇上可怜的皮:“这毕竟是个爱情小说,我觉得咱们要走剧情的话,不能跳过这个。”

 

白宇突然脸颊一片燥热:"等,等下……龙哥你是说!!"

 

朱一龙:"咱们先对下台词。"

 

白宇有点蜜汁小失落道:"台词?"

 

朱一龙:“就那句经典台词啊,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

 

白宇福灵心至的和朱一龙一起念到:“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

 

两个轻轻的声音融在一起,竟有种娓娓道来的感觉。

 

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

 

白宇:“你要?拿去。”

 

朱一龙:“我接住了。”

 

 

 

窗帘突然无风自动。白宇觉得有一股寒气逼近,难不成是判官来了?可是好像没有这段剧情啊?白宇下意识的抓紧身旁的朱一龙,只一瞬间,就仿佛触了电般弹开了自己的手。

 

寒气,是从朱一龙身上传来的。

 

白宇惊慌失措的盯着面前的人,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抓住了朱一龙的胳膊。

 

冰凉,不似人类的温度。

 

“龙哥?你是龙哥不?哈……哈哈……别是斩魂使大人回来了吧……”

 

朱一龙不出声,眼神有些放空。

待视线再次对上,朱一龙的眼神已经让白宇有些不寒而栗了。

 

朱一龙眼神冰冷,声音沉稳:“魂穿?哼……我本大煞无魂,用什么来魂穿?”

 

白宇一抖急忙后撤,却被“朱一龙”一把抓住。

 

白宇:“你……你是沈巍?”

 

短暂的僵持之后“朱一龙”阴云密布的脸上突然晴空万里:“我是你龙哥啊~”

 

……

 

白宇觉得自己此刻有些精神错乱,有点像剧里面对沈巍黑袍使无缝切换时的赵云澜。但龙哥和斩魂使无缝切换的感觉就更恐怖了。

 

朱一龙:"……小白?吓到了?"

白宇:"我……我现在有点不相信世界了。"

朱一龙:"对不起…我……"

白宇:"哎哟……道什么歉啊我的龙哥!这全怪弟弟胆子小。"

朱一龙式微笑。

白宇:"不过我还是有点方,咱们来对个暗号?"

朱一龙:"暗号?"

 

白宇:"三、二……"

朱一龙:"镇!!"

白宇:"……恶者之心"

朱一龙:"扬!"

白宇:"善者之德……好吧你确实是我龙哥……"

朱一龙奶笑:"哈哈哈哈~"

 

 

……

目睹朱一龙徒手烧开了一锅水之后,白宇道:"龙哥你这是解锁了黑袍使的技能了吗?"

朱一龙:"嗯,不过好像只解锁了几个初级技能,像一键换装什么的。"

白宇:"太好了!咱们终于不是战五渣了!黑袍哥哥求抱大腿~~~~"

朱一龙:"你走开。"

 

白宇抱着水壶去泡了五包方便面,走个剧情么~

回来就看见朱一龙在那唉声叹气的看着自己的手。

 

白宇:"龙哥?怎么啦?"

朱一龙:"到底怎么给大家洗脑啊,明天要去上班要去教课的啊!"

白宇:"…………"

白宇再次觉得他龙哥丢了零件了。

 

不过说到上班,白宇也很头疼,首先这个签字问题就没办法解决,其次赵云澜左手一个符咒,右手一记鞭子的,火机里还装着三昧真火。他白宇一介凡人真的玩不转啊玩不转!

 

白宇转头看了看在认真掰着自己手指企图解锁斩魂使新技能的朱一龙,深深的觉得他龙哥这手法在练习练习可以去参加中忍考试了。

“龙哥,还记得你那个最拿手的土味情话吗?”

朱一龙抬头眨了眨大眼睛:“你带火机么得?”

白宇:“嗯,我不仅带了,而且我觉得我现在一开火机就能放一个红孩儿出来……”

朱一龙:“……"

 

生活不易,居居叹气,北宇一起。

 

白宇窝在沈巍家的书桌上,一遍一遍认真临摹赵云澜那笔走龙蛇堪比医生处方的字体,“还好沈巍是个痴汉,连赵云澜签过字儿的快递单都有。”

 

朱一龙:"这算什么,他那个屋子里还有你几辈子的照片呢。"

白宇:"对诶!哥哥!咱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朱一龙:"去看看你上辈子是不是裴文德么?"

白宇“哥哥……你实话实说,你看了多少不该看的东西。”

朱一龙:巍巍不知道,不关巍巍的事.jpg

 

白宇觉得自己这个身体还是有点惯性的,你看写出来这字儿!难看的程度根本不像出自两个人的手笔!

白宇气愤的把笔摔在了地上:“赵云澜你把我的书法功底还给我!”

那边放弃挣扎的朱一龙,翻出了自己的教材教案开始认真备课,心话还好不是坑爹的生物工程。

 

那么基本的生活问题解决之后,要怎么战斗呢?想在镇魂宇宙里一命通关怎么也得顺利把神装召唤出来啊。

神装=斩魂刀

是了,没有武器他怎么割草,怎么跟面面对砍?所以,斩魂刀要怎么变出来?

 

朱一龙虚心请教白宇。

白宇:"你喊一声卍解试试?"

朱一龙:"你走开,年纪小的读者都看不懂这个梗好吗?"

 

白宇眼珠子一转:“哥哥,你试试这个?”

朱一龙:"?"

白宇:“来跟我说~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钥匙啊!和你定下约定的小巍命令你!封印解除!”

 

朱一龙转身去找棍子了。

=========

to be continued

在沙雕的路上翩翩起舞

评论(137)

热度(1791)